【永夜魔女】

關於部落格
十四虹的創作自耕農社團
黑子無節操本都出了以後好像沒有什麼不能萌的了(?
  • 509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今日魔】有你在的世界

有你在的世界

「怎麼感覺怪怪的…」
少年低咕著,渡步在真王廟的迴廊上。不知道為什麼,心中總是感覺不安。
有著一頭亮麗金色短髮,配上不輸給美少女的漂亮臉蛋,十貴族之一,也是前魔王三男的沃爾夫拉姆,從今天一早就感到心神不寧。
搞不好是惹到什麼不乾淨的東西—被別人這麼打發後,心事重重的沃爾夫拉姆不知不覺就到了真王廟。
或許和充滿智慧的真王廟巫女—烏露莉苛談談心之後,心情就會好些了。
不過同時,沃爾夫拉姆還是很認真地思索自己不安的來源。忽然,腦中靈光一現,少年重重擊掌。
「錯不了,一定是因為那傢伙害的!!」
一想到那個剛歸納出的罪魁禍首,沃爾夫拉姆忍不住握拳—雖然生氣的表情看起來比較像鬧脾氣。
「一定是因為有利那笨蛋在地球跟別人亂搞,所以才這樣害我心神不寧!!」少年說著,越想越氣。如果那個當事者在場,大概會被沃爾夫拉姆用火球燒烤致死。只聽這樣的內容和語氣,難以想像少年口中的『有利』其實就是整個真魔國裡現在權勢、位階方面都最高的人,也就是真魔國之王—魔王。
「這個花心的傢伙,這麼久沒回真魔國,一定是把我忘記了自己亂風流!啊—又不能衝去地球找他,真是氣死我了!」
爲了自己想像出的麻煩氣憤地嚷嚷著,真魔國的人倒是已經對他這樣的舉動習以為常了。因為身為婚約者有吃醋的權利,也有要求彼此忠貞的權利。
雖然當事者極力想否清、最後根本懶的解釋,但是沃爾夫拉姆倒是非常樂意以有利的婚約者自居,即使兩人都是男人。
「這傢伙…下次回來時我一定要逼問他,到底有沒有把我這個婚約者放在眼裡!」
心中的騷動越來越難耐,沃爾夫拉姆加快步伐,不知不覺到了真王廟的水池旁。就在他低頭快速穿越時,一陣水花嘩拉的聲響拉住他的腳步。
「難道是有利回來了?」
心中一陣驚喜,沃爾夫拉姆一時忘了剛才的情緒,準備以最美麗的姿態迎接自己許久未見的婚約者。偏偏映入眼簾的卻是對方和另一個男人糾纏在一起的畫面,讓沃爾夫拉姆瞬間愣住,也應証了他今早開始的所有不安。
「哇啊!怎麼又回來了??」吐水之後猛力吸氣,黑髮少年意識到自己所處的位置,對身旁的戴眼鏡少年更加不滿。
「村田,我說過多少次了,不要這樣忽然把我推進水池!先讓我有心理準備嘛—」
「這是訓練你的反應能力喔,渉谷。」微笑回應,名叫村田健的少年顯然對抱怨不以為意。「真方便,現在真的想來就能來了耶!」
「什麼訓練,村田你實在太過分了—」
忙著和村田拉扯的有利根本就沒注意到走廊下的沃爾夫拉姆。不安被證實、加上被忽視的不滿,少年的怒火迅速累積,然後爆發。
「有利你這個大笨蛋!!—」
「哇啊—冷靜點啊!沃爾夫拉姆!!—」
哀嚎聲響遍真王廟的各個角落,開始了真魔國充滿朝氣的一天。
*            *            *
「啊~沒想到能在今天見到陛下,早知道我就該更盛裝打扮才是!」
留著一頭銀色長髮的男子陶醉說著,臉上還泛起微微紅暈。
「陛下,您知道臣下有多想念您嗎—」
「我知道了,雲達!你這樣抱上來會弄得更濕的—」
一邊用毛巾擦拭濕頭髮,一邊還要阻止男人熱情的擁抱,真魔國第二十七代魔王—渉谷有利的眉頭從剛才就沒鬆開過。
雖然早就習慣雲達用擁抱來表示他的喜悅,不過每次被抱住還是感到很尷尬,即使對方是號稱真魔國第一美男子的雲達,一個正值青春期的男生被男人這樣抱住實在還是奇怪了點,而且自己也還沒把頭髮完全擦乾—
「好了雲達,陛下知道你很開心。」
一隻強壯的手即時介入兩人之間,像是保護似地把有利圈在懷中的範圍內,也隔開了雲達的擁抱,適時解決了有利的困窘。
「你不是有什麼文件要讓陛下過目嗎?快去拿來吧。」
「說的也是!陛下,臣下馬上回來,請一定不要離開喔!」
聽別人這麼一說,銀髮男子向魔王叮嚀後,連忙離開房間。
少年抬頭,對著聲音的主人露出感激的微笑。
「謝謝啊,肯拉德。」
看著少年,面貌英挺的褐髮青年露出一貫的溫柔笑容。
「沒有馬上就去迎接你真是抱歉,有利。」接過少年的毛巾,肯拉得一邊仔細地替他撂乾頭髮一邊說著。
「沃爾夫拉姆沒有對你怎麼樣吧?」
當他急忙趕到真王廟的水池旁時,自己的弟弟已經整個人撲在魔王身上了,要把四肢不斷亂動的么弟架開也花了一點時間。一遇到跟婚約者有關的事就容易失去理智,沃爾夫拉姆這點上真的是永遠長不大。
「也就是對我發了一長串牢騷啦!我已經習慣了。」有利苦笑。
「而且這次會來我自己也很訝異,肯拉德你不用太在意啦!」
連忙要青年別太過在意,有利馬上又恢復平常活力十足的神情,舒服的讓肯拉德整理頭髮。
自己敢這樣接下真魔國之王的位置、並且平安無事的做到現在,真的要感謝這些幹練的臣子兼夥伴們。有利對於他們每個人當然都非常信任,不過這其中最信任的大概還是前魔王的次男—肯拉德了吧!
不僅是他對護衛有利的發誓、還有一身堪稱是國內最厲害的劍術,也許還因為他是自己的命名父親,也是護送自己的靈魂到地球去的人。
雖然在這之前發生過許多大風大浪的事件,不過有利始終無法去懷疑這個男人;不知怎的,對於他,有利幾乎是打從靈魂深處去信任。
或許也是深深地依靠著他吧!因為他是一個這麼值得去依賴的人。
如果沒有他,自己大概就不會這麼喜愛真魔國了。很多時候有利都如此想著。
「有利,這次怎麼會忽然想來呢?」肯拉德柔聲詢問。
大概是之前有利總是三番兩次提醒不要用陛下來稱呼他,現在肯拉德已經很自然地直接叫他的名字了。也許是因為肯拉德就是替自己取名字的人,有利總是特別介意肯拉德以陛下來稱呼自己,而且特別喜歡他直接叫自己的名字。
「還不就是村田嘛!」有利開始抱怨起害自己全身溼透、現在人正在真王廟裡的同學村田健。可能因為他是雙黑賢者大人的轉世,總是做一些常人無法理解的舉動,起碼有利就常常無法理解。
大人物就是有大人物自己的想法跟打算,更別說在真魔國和真王大人齊名的賢者大人了。即使是在兩個世界都跟他親近相處的有利,也很難察覺村田的真正想法、和每個舉動的用意。
「其實今天是我們地球的情人節…村田說一個人過實在太悲慘了,硬把我拖到街上去。可是就我看來,兩個男生一起過情人節其實更悲慘吧?」
要是換成其他人,大概根本聽不懂『情人節』這種地球上的名詞。不過因為肯拉德曾經在地球待過一段時間,所以就連有利最愛的運動—棒球也頗有了解,這讓有利跟他聊天時特別有親切感,而且十分輕鬆愉快。
「本來說要一起去公園打棒球,結果沿路又在那裡抱怨什麼『十六年沒有女朋友』、『真想收到巧克力跟餅乾』,說著說著竟然忽然把我推進噴水池裡,這樣子真的很過分吧!」
聽著少年源源不絕的抱怨,肯拉德顯然很樂在其中。
「我不是討厭來真魔國啦,只是每次都這樣無預警把我推到水裡,實在是很困擾—」
差點停不下來的抱怨因為房外忽然的腳步聲而停下,有利看著褐色皮膚的小女孩撲進自己懷中,喜悅驚呼。
「古蕾塔!」
「有利!我好想你喔!」因為種種原因而成為有利養女的女孩向父親微笑。
「我也是啊!」把女兒抱到膝上,有利享受著做父親的滿足感。
「有利剛才說的情人節是什麼啊?」古蕾塔用可愛的臉問道。
「那是地球上的一個節日。」總算擦乾了有利的頭髮,肯拉德拿起毛巾,回覆小女孩的問題。
「記得是讓人們互表愛意的一個節日,通常是送花和巧克力吧?」
「是啊!手工做的巧克力跟餅乾好像最受歡迎。」有利思考。
「這樣啊?」古蕾塔想了一下。「有利沒有收到嗎?」
「這個嘛…到目前為止都沒收過,而且情人節才剛開始我就被推過來了。」
用尷尬的笑容回應女兒的疑問,有利回答。
小女孩微笑。
「那今天就讓古蕾塔做餅乾送給有利!因為我最喜歡有利了!」
有利愣了愣,接著用力抱緊貼心的女兒。
「古蕾塔真不愧是我女兒!那我也來幫忙,因為我也很喜歡古蕾塔。」
有利說著,邊抬頭用眼神向肯拉德詢問,後者微微一笑。
「有利你快去吧,雲達那裡我來說明就好了。畢竟是難得的節日呢!」
「謝謝你,肯拉德!」
看著父女倆牽手跑離房間的身影,肯拉德露出守護者的溫柔眼神。
無論是什麼時候,自己最想、最希望看到的,就是有利快樂的笑容。
而那也是自己最想守護的東西。
他最想保護的,而且未來無論如何也一定要保護的,無非也就是這個少年的幸福和快樂。
那是肯拉德向少年發誓過的,也是向自己發過誓的。
一定會保護有利。
微笑著,高瘦的身影在房內走動、整理著少年換下的濕衣服。就在這時,銀髮身影慌張地抱著滿懷的文件衝進房間。
「陛下呢?」帶著欲哭無淚的表情,雲達趕緊向肯拉德詢問魔王的去處。
「今天就讓陛下休息一下吧。因為是難得的情人節啊!」
是個希望喜歡的、最重要的人可以幸福的日子。
不理會雲達的疑惑,肯拉德再次微笑起來。
*            *            *
「唉呀—看來好像失敗了。」
皺眉看著剛出爐的餅乾成品—也許該說是失敗品比較妥當,有利真不知該哭還是該笑。
幸好他今天當的是魔王而不是烘焙王,不然這種烤焦的東西一定會笑死人。有利腦中開始了亂七八糟的念頭。
「對不起啊,古蕾塔。」一轉頭就能看到女兒比自己好上數百倍的成果,讓有利更有種抬不起頭的感覺。
「我還是重新烤過好了,讓女兒吃這種東西真的是太過分了。」
「才沒這回事!」貼心的女兒露出想讓養父鼓起精神的笑容。
「這是有利親手、辛苦做的餅乾,有很重要的心意,所以一定很好吃的!」
說著,小手真的拿起其中一塊外型古怪的餅乾放入口中。嚼了幾下,吞下,臉上的笑容瞬間有點僵住。古蕾塔尷尬笑著。
「嗯...其實味道真的沒有很差啦!真的喔…」
「不用安慰我了啦。」一邊爲女兒的體貼感到窩心,一邊又爲自己的失敗感到痛心,有利默默倒下餅乾,思索著該如何把這些見不得人的東西處理掉。
搶先一步察覺有利的意圖,古蕾塔拿走有利手中的袋子,改塞入自己剛包裝好的成品。
「這個送給有利,祝情人節快樂喔!」
看看女兒臉上甜甜的笑容,再看看塞入手中的、綁著可愛緞帶的小袋餅乾,有利的不愉快瞬間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滿心的感動。
「可以有這麼窩心的女兒,我真是太幸運了!」
「我也喜歡有利這麼好的爸爸喔!」替有利把餅乾包裝起來,古蕾塔回答。
就在父女兩相視而笑時,廚房的門忽然被撞開。有利轉頭。
「沃爾夫拉姆,你不是在跟村田講話嗎?」
在真王廟被肯拉德拉開以後,沃爾夫拉姆馬上拉住村田開始問話,也多虧如此有利跟肯拉德才能快速離開。
「是啊!花了好久時間才逼問清楚呢。」
「逼問什麼?」有利看著少年走向身邊。
「逼問你在地球有沒有跟別的男人亂搞!怎麼都沒把我這個婚約者放在眼裡!」
喂喂,為什麼不是女人而是跟男人亂搞?有利看起來這麼沒女人緣嗎??
「就跟你說婚約這件事情實在太古怪了,哪有兩個大男人—」
「喔,古蕾塔,這是什麼?」指著包裝精美的小包裹問道,金髮美少年完全沒把有利的抱怨聽進耳中。
「這是情人節餅乾,我也有準備沃爾夫拉姆的份喔!」
「啊,謝謝!」開心接過名義上也算自己養女的女孩送的餅乾,沃爾夫拉姆馬上提出疑問。「情人節?那是什麼?」
「聽肯拉德和有利說,是送禮物給自己喜歡的人的日子。」
「這樣啊!那有利也該送禮物給我吧?我可是你的愛人耶!」轉向有利,沃爾夫拉姆美麗的臉龐皺起眉頭。
「愛人?你什麼時候變成我的愛人?」
「你這個笨蛋,果然是外面有別人了嗎?你為什麼不多在乎我一點??」
「等一下,你忽然發飆幹麼啊?就跟你說那次求婚根本就是意外—」
「看來一定要用激烈手段才能讓你認可我了!有利你給我過來—」
「你要做什麼?放手啦!不要這樣亂來!等等,你手在摸哪裡啦—」
看著兩個父親互相拉扯,小女孩反而是開心的笑容。
「有利跟沃爾夫拉姆今天的感情也一樣好呢!」眼見兩人就要鬧出廚房了,古蕾塔卻顯的很高興,在兩人經過時還順手把有利烤的餅乾塞入他手中。她已經幫有利包裝好了。
沒注意這麼多的有利反射性抓緊手中的物品,邊應付沃爾夫拉姆的糾纏,丟下一句感謝之後奔出房間。沃爾夫拉姆也馬上追出去。
而在城堡的另一邊,前魔王的長男—肯拉德和沃爾夫拉姆的兄長古恩達,今天也是忙碌於管理城堡的政務中。就在他巡視完部下的工作要回到房間時,忽然一個東西從走廊另一頭奔來,撞入他懷中。
「哇哇—好痛!」
「是你啊?」總是嚴肅的臉挑起一邊眉,古恩達低頭看著撞上來的冒失鬼—這棟城堡的主人有利,輕嘆口氣。
「在走廊上不要這樣亂跑,很危險。」簡單叮嚀,大手扶著少年讓他站穩。
身為魔王還這麼漫不經心,要不是有自己擋著,剛才那一跑不是撞到牆就是會跌倒吧?
「抱歉啊,古恩達。」捂著吃痛的鼻子道歉,有利馬上又想起什麼似地抓住眼前的高大男子求救。
「對了!幫我擋一下,別說有看到我喔!」慌張說著,有利轉身又想繼續逃跑。
耳邊還能聽到走廊另端沃爾夫拉姆的叫喊聲,對照少年的著急模樣,古恩達大概猜出事情原由。自己弟弟的感情世界他向來沒有興趣介入,不過這回他忽然起了興致。
「跟我來。」拉住想跑走的少年,古恩達迅速彎進走廊旁的房間,把門帶上。
耳朵貼在門上,小心確認對方已經離開,有利鬆了口氣。
「呼…得救了。謝謝你啊,古恩達!」他向房間的主人道謝。
只是點點頭的男子回到自己書桌前坐好。深灰色長髮綁成馬尾、如果笑起來會更迷人的英俊臉龐總是帶著一股威嚴,有利時常覺得,比起自己,古恩達更適合擔任魔王。不過他似乎已經認同有利擔任魔王的表現了。
而且在跟沃爾夫拉姆的糾纏中願意幫助自己,古恩達似乎是第一次。
其實他人真的很好嘛!這麼想著,有利在桌子對面的椅子坐下,笑笑看著男子。
被有利這樣盯著顯然讓古恩達有些不自在。這個外表威嚴、不茍言笑的男人,很難讓人想像,竟然會有編織毛線娃娃的興趣、還有對可愛的東西無法抗拒的個性。
這麼說來,肯拉德有說過,古恩達絕對不會對有利怎樣。難道有利自己真的有這麼可愛?算是可愛的東西?
「不要這樣盯著我。」低沉的聲音說著,古恩達埋頭在一大疊的文件裡。
「讓你進來只是剛好有不少文件要找你簽名,別想太多。」
「什麼?騙人—原來是因為有工作才把我拉過來!」
有利露出像小動物受到驚嚇的表情。外面是纏人的沃爾夫拉姆,裡面是煩人的成堆文件,兩個選擇都一樣很恐怖啊!
有利這樣兩邊為難的反應看在古恩達眼裡似乎覺得有趣,他低笑幾聲。
「開玩笑的,你可以在這裡待到想走再走。」
最近似乎無法對這個少年生氣、不滿,古恩達於是這樣回應。
「太好了,古恩達果然是很好的人。」
終於放心的有利輕鬆地環顧房間的擺設,古恩達忽然注意到他順手放在桌上的小包裹。
「這是什麼?」隱約還能聞到淡淡的燒焦味。
「喔,這是和古蕾塔一起烤的情人節餅乾,不過好像失敗了。」尷尬說著,有利解開緞帶讓古恩達看內容物。
以手工餅乾來說真的是很失敗。古恩達皺眉。如果是他自己烤的,可是能可愛、好吃好幾倍呢!
「跟你烤的一定不能比啦!」有利苦笑。「本來想倒掉的,結果古蕾塔卻搶去包成這樣還給我。」
「是你辛苦做的吧?那就是很有心意的餅乾了,怎麼能隨便丟掉。」
有利聞言愣了愣,古恩達也在這時拿了一片放入口中,不過眉頭馬上皺的更緊。古恩達不動聲色地用桌旁的水壺替自己倒水。
對於男子沒有直接出聲批評,有利真的很感激。他趕快把餅乾收好。
「你剛說這是情人節餅乾,那是什麼?」也不對餅乾的味道多做評論,古恩達自然地轉移話題。
「喔,情人節啊。是地球那邊人們可以互表愛意、送禮的日子。」
「喔。」簡單點頭表示了解,古恩達繼續閱覽文件。有利看著他專注的臉,忽然開口。
「亞妮西娜小姐算是古恩達的情人嗎?」
忽然的問題讓古恩達差點被水嗆到,他拍拍胸口,回瞪有利。
「沒有啦!因為覺得你們感情很好的樣子!聽說她還是你的針織老師—」發現自己踩了地雷的有利小心避開男子彷彿可以殺人的視線,連忙要結束這個話題。
「看來是我想錯了。就當我沒問啊!哈哈—」
「只是我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而已。」
想起了紅髮魔女的恐怖,古恩達也速速解釋帶過。不過也不太清楚自己幹麼向這個少年解釋這麼多。
「說的也是,難怪會是這麼好的朋友。呵呵。」趕緊附和,有利乾笑。
自己看起來跟亞妮西娜感情有這麼好嗎?在古恩達的認知裡,他應該只是紅魔女最方便可靠的實驗者吧。不過好像有困難時兩個人會互相幫助就是了。
這麼說起來,兩人好像已經是親密好友的等級,或者又有點超過?
不想再思考這些東西,古恩達注意到少年的舉動,他起身。
「要走了?」
「嗯,要趕快移到沃爾夫拉姆不會發現的地方才行。抱歉打擾你這麼久啊!」
其實沒有很久啦。應該說,感覺其實沒這麼久。
有少年在身邊這樣待著,感覺其實不壞。
不過既然有利表示要離開,古恩達也不會為了這種奇怪念頭要對方待久一點。他陪有利走到房門口。
「啊,還有,抱歉讓你吃到這麼難吃的餅乾。古蕾塔有準備你的份,她的應該會好吃很多。」離開房間前,有利再次道歉。
古恩達看著少年的黑眸,輕揚起嘴角,順手拍了拍他頭幾下。
「古恩達?」有利對這舉動有些不解。古恩達迅速恢復嚴肅的表情。
「趁沃爾扶拉姆還沒發現前離開吧。肯拉德應該會幫你處理。」
替少年指出更適合他的避風港,古恩達把有利輕推出門外。
「我會說沒看過你的。」
少年魔王露出朝氣十足的笑容。
「謝謝啦,古恩達!」
看著揮手道謝的身影消失在走廊轉角,古恩達輕笑。
其實自己真的有不少文件要讓有利簽名,不過剛才就是沒辦法叫他在座位上坐好、一一把他們簽完。那真的很辛苦,所以古恩達忽然要求不出口。
自己最近真的拿這小子越來越沒辦法了呢。
古恩達多少可以理解,兄弟肯拉德想守護有利的心情了。
這樣的一位王,誰捨得失去他呢?
知道接下來肯拉德會處理一切,古恩達回房、關起門,假裝沒聽到么弟從遠處奔來的腳步聲。
*            *            *
「哇啊—」
「有利!」
聽到樓梯上方的哀嚎,肯拉德一個箭步上前,正好接住在樓梯上跌倒的少年。
「呼!好險,還以為這次死定了。」在肯拉德懷裡放鬆身子,有利真的是累壞了。在整座血盟城裡跑上跑下一整個上午,難怪會腿軟、差點摔下樓梯。
「你出現的正好,肯拉德。」在男子的協助下站好,有利向他抬頭。
「我正要去找你呢!快把我藏在沃爾夫拉姆不會發現的地方,啊,也不能讓雲達發現!」
馬上了解是怎麼一回事,肯拉德輕笑。
「我知道了,有利。」
「其實我也不是故意要躲沃爾夫拉姆啦!」回到肯拉德辦公用的房間,有利馬上攤在椅子上,肯拉德邊聽著邊倒水給有利補充水分。
「也不知道他今天是哪跟筋不對,一副要把我拆吃入腹的氣勢!這樣子我哪敢跟他在一起啊,只好先避開到他冷靜為止嘛。」
「他最近真的特別熱情呢。」肯拉德下了判斷,跟著坐下。
「為什麼對我熱情?我明明就是男生耶!」有利已經快哭出來了。如果對他這麼獻殷勤的人是女生有多好啊?
「我現在已經可以完全體會村田的感受了。我明明性向就很正常,還是個喜歡棒球的陽光少年,為什麼還是十六年沒交過女朋友啊?我偶爾也想和可愛的女生一起看電影、約會啊!」把上身趴在桌上,有利無奈地碎碎唸著。
「沃爾夫拉姆長的這麼可愛,當男生真的太可惜了。如果有這麼可愛的女生出現當我的婚約者,我會高興一百倍—肯拉德?」
有利愣住,看著肯拉德不知何時拆開自己扔在桌上的包裹,正在吃裡面的餅乾。
「不要吃啦!那個餅乾很難吃耶!」趕緊阻止男子,就怕人家待會食物中毒昏倒。
不過青年臉上仍是一貫的笑容。
「不會啊。這是有利你親手做的吧!」微笑說著,肯拉德再拿起一片餅乾。
「啊,是我自己做的沒錯。」有利愣愣看著吃了餅乾還一點異狀都沒有的男子。肯拉德的味覺有這麼遲鈍嗎?
「有利親手烤的餅乾啊…我覺得還挺好吃的。」肯拉德對著有利溫柔笑著。「對了,你剛才說了些什麼?抱歉我沒有很認真聽。」
「不,其實沒說什麼啦…」看著肯拉德滿足吃著餅乾的臉,有利忽然無法接續剛才的抱怨了。
不知道為什麼,當這麼看著肯拉德的時候,就會突然覺得—沒有女朋友其實也沒關係啦。
因為有肯拉德在啊,只要有他就夠了。
有沒有女朋友比起來一點也不重要。
沒有深究這意念背後的意涵,有利只是忽然覺得有種滿足於現況、而且還因此感到小小幸福的心情。他不禁向肯拉德露出微笑。
「對了,有利。在午餐前要不要去練習棒球?」
聽到自己最喜歡的運動,有利的臉瞬間亮了起來。
「好啊!哎呀—差點忘了今天出門的目的就是要去玩棒球的啊。天氣這麼好,不練習一下就太對不起自己了!」
「是啊,有利。」和藹笑著,肯拉德注視著少年的眼神,蘊含著無比的溫柔。
而且今天是一個這麼特別的日子嘛。
是希望重要的、喜歡的人可以開心快樂的日子啊。
真魔國的另一處,真王廟裡,黑髮的眼鏡少年望著天空,接著像感染到遠方好友快樂的氣息般露出笑容。
「賢者大人在想什麼嗎?」
少年轉頭,披著委地的銀色長髮的女孩走到身旁。
「也沒什麼啦,烏露莉苛。」村田微笑。「只是在想涉谷現在不知道在做什麼。」
「賢者大人這次怎麼會忽然想和陛下回來真魔國呢?」
「因為情人節啊!」村田再次望向天空。
「我只是覺得,還是回來這裡、和特別的人過比較好吧。」
女巫輕輕微笑。
「賢者大人真的好溫柔呢。這麼為陛下著想。」
「還好啦!」少年苦笑。「如果是涉谷的話,一定能讓這裡成為充滿幸福的國家。所以他自己當然也要先很幸福才行吧!」
像是要說給某個已經去了遠方的好友聽似的,村田望著未知的焦點。
「一定可以的。因為是有利陛下啊!」烏露莉苛回應,帶著美麗的笑容。
「這麼說來…烏露莉苛其實可以不用一直待在真王廟裡了吧?」
在之前足不出戶的原因、要侍奉的靈魂已經不在了,曾經的言賜巫女現在也能獲得自由了吧?
「大概吧,不過要習慣外面的生活,也許還要好長一段時間呢。」女孩仰望天空。「而且我一直覺得,真王殿下一定還在真魔國的某個角落裡,溫柔地守護著我們、聆聽我們的禱告呢。」
「陰魂不散啊?還真像那傢伙有可能會做的事。」調侃著,鏡片後的眼眸卻帶著無比懷念的光芒。
「話說,賢者大人—」
「我說過叫我村田就好了,烏露莉苛。」
女孩仰望少年,微笑。
「情人節是個怎麼樣的日子呢?」她提出疑問。
「是個和喜歡的人一起渡過的節日吧。」
「那麼村田不到血盟城去嗎?」
「我還是別去打擾有利比較好。」
女孩聞言微微皺起眉。
「自己一個人在真王廟裡太可憐了吧?」
村田低下頭,對上女孩美麗的清澈雙眼。
「是嗎?」他揚起嘴角。「我不覺得自己是一個人啊。」
巫女聽了之後臉微微潮紅,接著輕笑。
「不然和我到街上走走如何?我還沒好好逛過真魔國的街道呢。」
轉過身,輕倚欄杆,少年微笑提議。
「我也沒有好好逛過呢。這樣會不會造成你的困擾?」水靈靈的大眼疑惑
「不會,只要妳不嫌棄的話!」村田向女孩回應。
「反正是特別的節日嘛。」
語畢,兩人相視而笑。
今天的真魔國,幸福的一天還沒結束呢!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