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永夜魔女】
關於部落格
十四虹的創作自耕農社團
黑子無節操本都出了以後好像沒有什麼不能萌的了(?
  • 513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小說]萬夜殤[BL原創]

 見鬼的男人.貳
【萬夜殤】
 
夜裡,莫名睡不安穩的何博信猛然驚醒。
睡眠不安穩的原因也不是莫名的。搬新家的第一個晚上,睡慣軟床墊的身體顯然不適應在榻榻米上打地舖,當然睡不好。
是不是要換張床或是墊個床墊呢……何博信摸到枕旁的眼鏡戴上,在一片漆黑中望著房間天花板,深思。
 
睡不安穩的另個原因,大概還因為這房子陰森的氣氛。
山林不比都市,日式木造的房間裡若是沒點燈,角落陰暗處甚至漆黑得勝過夜色。
自然的月光灑落庭院、從門縫間滲入,將庭間茂密植叢的影子印上紙門、籠罩入室,融合了房內原有的陰暗黑影,隨著夜風搖曳。
一片曖昧荒涼的殘光剪影印入眼簾,晃動間彷彿連那些四散的古老污漬也蠢蠢欲動、隨之匯集。
視野間,好像從膨脹的黑影中就要冒出什麼鬼怪似的。
在這古老、有著不祥過往的舊宅中
 
何博信的腦中才浮出這樣的念頭,身體就無法動彈。
一股情緒剎時湧出,激起細小電流挾著刺激感竄遍全身。
心跳劇烈加速,寂靜間只有胸間的怦動聲響清晰可聞,像鼓聲直入耳膜。
說起來庭院裡的蟲鳴是何時消聲的?
彷彿連風都被奪走了聲音,過於異樣的靜默中,何博信瞪大了眼
 
視線的餘光裡,盤據房角的陰影真的,動了起來。
不是錯覺。眼前那團像是從角落爬出的陰影,拖動、匯聚著整個房間的黑暗,以扭曲、難以辨識的型態,緩慢靠近。
躺在地上無法移動的何博信,只能眼睜睜看著那東西迫近腳邊,接著壓上、吞噬了他的腳,腿,直到腰間。
而不知是因為驚嚇、或是別種力量作祟,麻木的下身整個失去知覺,甚至無法分辨肢體是真的被吞噬、抑或僅是被黑暗籠罩。
他就這麼眼見著,那團在眼睛部位有著微微綠光的黑影,像是壓坐在他身上、彎下了腰……
何博信壓制住劇烈翻湧的情感,對著黑影艱難開口。
 
「坐好了,就自己動。」
低沉的嗓音在寂靜中字字清晰。
而那團黑影聞言,好一會之後才動了動像是嘴巴的地方。
「……你不知道什麼是鬼壓床嗎?」
 

 
「這套物件坪數大、無公設,背山面海風景佳,環境清幽、單純,超低價,絕對自住投資兩相宜……」
耳邊是房仲業一貫陳腔濫調的推銷詞,何博信推推黑框眼鏡,望著眼前的「好房子」忍不住想笑,連年輕房仲的推銷詞講得底氣不足又心虛都懶得計較了。
「屋齡雖然高了一點,但是屋況佳……上一任買家才新裝過水電瓦斯跟網路,即刻就可以入住—」
「前屋主住了多久?」
何博信隨口一問,本來就講得不太自信的房仲頓時啞口,好半天才回答。
「呃……因為屋主生涯規劃突然有變動,所以沒住很久……家具也都很新……」
房仲答得支吾其詞,不敢透漏滴點實情。
前屋主經手這間房子確實是前不久的事,也的確是才簡單新裝潢剛不久,但是要說住了多久……才住了三天就搬走,這真是不便多說。
更別說會搬走的理由。簡直是賣房大忌。
也不知道上個經手買賣的仲介是誰,賣家也不委託回去,這案子硬生生就丟給還是菜鳥的自己。別說有沒有自信賣掉,連帶人順利看屋他都沒把握啊……
還好男人聽了只是點頭、也沒多問。房仲只好繼續隨口推薦物件的優點,卻只是站在通往門口的小徑上伸手比劃,始終不願意再走近。
「所以看看何先生意下如何?前屋主開價很隨意,喜歡都可以再談……呃,這是何先生您的狗嗎?」
青年有些尷尬地退了幾步,再也無法忽視一旁從剛才就對著自己猛吠的中型犬。雖然牠看著也只是一直叫,沒有靠近或咬上來的意圖,但被狗連著狂叫還是讓看來本就膽量不足的房仲難以負荷。
「不是耶,從半山腰就自己跟上來的,我原先還以為是養在這裡的狗。」何博信看著朝房仲狂吠的狗—這隻柴犬從路邊遇到後就緊跟著自己,一路上都很安靜,哪知道一到房子前就開始衝著青年狂叫。
原來柴犬可以叫到這麼大聲。何博信又聽了一陣子,這才慢條斯理地開口。
「謝謝你的介紹。可不可以幫我開個門,讓我自己看看屋況?名片和資料留給我,晚上我會再打電話麻煩你回來鎖門。」
「當然沒問題啊!何先生!請自便!到處看看沒問題!」
青年聽到要求後彷彿如釋重負、連連答應。
「晚上我另外有事、沒辦法再過來了!門都沒鎖,何先生看完直接走就行—晚上山裡冷,何先生穿得少還是別留太晚—有事情再聯絡我—」
將資料迅速塞給男人,房仲逃也似地慌忙轉身、騎上機車就走了,飆車的速度跟剛才膽怯的模樣完全不像同個人。
何博信也沒多想,旁邊跟著又安靜下來的柴犬,悠哉朝著融入樹蔭間的房子走去。
 
鄉鎮的開發不及大都市,空氣清淨許多,涼爽的風挾著青草植物的味道充斥鼻間,夾帶著些許泥土氣味。
讓何博信不禁心情愉悅起來。
方才房仲的推銷也不算錯,眼前的日式老宅當然沒有公設問題,坪數不小、一個人住更是十分綽綽有餘。房子坐落在半山腰間,遠望就是海景;深山裡沒有什麼住宅、也沒有鄰居,周遭當然清幽單純。雖然離市鎮有段距離,開車也半小時就能到達。
走過一段幾乎埋沒在草葉間的小徑才來到大門前,木製拉門上的嶄新門鎖顯然是現代科技的產物,因為沒鎖上所以輕易便能拉開。
何博信脫了鞋赤腳走入房間。托搬走不久的前屋主之福,屋內還算乾淨。老舊氛圍的室內只有簡單牽過水電跟網路,幾乎沒有裝潢,也沒留下什麼現代家電,連電話都沒有。
不知道前屋主是懶的裝修、還是偏好簡單,但就是這樣樸實原始的古色古香,讓何博信特別喜歡。即使庭院裡的茂密植物顯然長久未經修剪,他也覺得無妨,倒有種融入山林的自然感。
杳無人煙的山中老屋,除了林間隱約的蟲鳴鳥叫、就只剩下一人一狗輕踏走過榻榻米的聲響。雖然還是日正當中的晌午,整棟房子卻因為籠罩在濃密植物間而顯得特別寒涼陰暗,屋內處處是採光不佳堆積出的陰影,一片寂靜中顯得格外陰森。
明明是大白天,整棟房子卻透出令人不寒而慄的詭譎怪異……
何博信卻絲毫不以為懼。
或許因為個性、也可能因為職業,他完全不害怕,還在心中盤算著房子裡的自然陰涼能在夏天省下多少冷氣費。
而擅自跟進的柴犬也滿房間悠哉地溜噠,安安靜靜,好像早先狂吠驚恐的是別隻狗一樣。看來也對這房子頗為滿意。
 
何博信迅速在電話中表達了購屋意願。
房仲的聲音聽起來超乎預期的喜悅,直說他開的價格恰恰就在賣家的理想範圍,馬上就可以辦理後續事宜,甚至即刻入住都沒問題。
但是聽到何博信的行李就在後車廂、當真可以直接入住的時候,青年的聲音又帶了絲驚恐與猶豫……但也僅是囑咐叮嚀了幾句,只說萬一有什麼突發需求,同一條小路再深入一點還有一棟小別墅,至少還有一戶鄰居可以照應;鑰匙過兩天就跟過戶文件一起送去,祝福入厝順利愉快……便急速掛了電話。
何博信還沒看過這種未付錢就急著過戶交屋的房仲和買家,只覺得有趣。至於為何好山好水好風景的半深山裡只有一戶鄰居、為什麼這房子好像沒鑰匙也沒關係,也不太重要了。
他花了點時間下山把車子開上來、搬出行李……一袋簡單的盥洗衣物、一箱書、一台筆電,就這麼入住新買的老宅。
 
然後入厝的第一晚,何博信就見鬼了。
而且還被鬼壓在身上,遇到了俗稱的「鬼壓床」。
 
「鬼壓床?我知道啊。」仰視著坐壓在身上的未知黑影,何博信氣定神閒地回應。
「就是在床上被鬼壓囉,這種壓上來的姿勢算是騎乘式吧?」
他語調悠閒,一點也沒有普通人撞鬼後應有的恐懼或不安;反正深夜的房裡一片漆黑、身前的黑影更是怎樣盯著也看不出所以然,何博信索性閉上雙眼,神情看來十分享受。
「我最喜歡像你這種主動的,多有情趣……是人字旁、不是女字旁的『你』對吧?哎,老實講男的更好,我對女人整個不行啊……」
當何博信提及性別與性向話題時,黑影彷彿不穩定地顫動飄蕩了下,他有所察覺地微睜半眼、又迅速閉回,嘴角微揚。
「真好,一開始就這麼刺激……準備好自己動了嗎?」
何博信說得語氣輕佻,低沉嗓音甚至帶了絲情動的低啞。
「話說,你有辦法解開一點對我的壓制吧?」他微微皺眉,瞇起眼凝視身上形體不明的黑影。「完全不讓我動,我要怎麼展現腰力滿足你啊?當然,你完全要自己來我也很樂意啦……那手呢?至少解開手吧,我想要摸摸你的腰或是大腿還有可愛的『小東西』……」何博信還用特別魅惑的口氣強調某代稱。「喔……手不能動我也無法脫褲子啊……對了,鬼壓床的情況下還能正常勃起嗎?—」
 
霎那間一陣強風狂噬,原先房內凝重停滯的空氣彷彿瞬間壓縮、凝結,何博信還來不及眨眼,原先盤據身上的黑影便產生了異變
何博信對上了一雙美到令他捨不得眨眸的眼。
眼前就這麼憑空出現了一個少年,蒼白的膚色在一片漆黑的房裡微微泛著螢亮,神情陰冷、眸色深沉。
何博信直覺知道自己見鬼了。
而且挑在他語氣內容最下流的時刻現身,想來這鬼壓床壓到忍無可忍了。
聽說鬼怕髒話,越髒越有驅邪效果……敢情他剛才真的講得有這麼髒?不僅把鬼都打出原形,還打過頭、打得對方一臉怨毒想下詛咒的感覺。
然而眼前的怨靈卻有著一張非常俊秀美麗的臉,何博信頓時體會到什麼是美到奪去呼吸—雖然他不確定是不是給鬼壓到窒息的;那雙眼睛漂亮得哪怕是帶盡殺氣,在何博信眼中也只是更顯得添媚。
僅僅是被無聲瞪視,他便覺得原先被壓至麻木的身體彷彿感受到一股電流,直竄心窩……他忍不住在兇惡的注視下壓抑開口。
 
「美人,有沒有感受到我硬硬的……」
 
話還沒說完,美麗的鬼影就瞬間消失了,無聲無息。
空氣繼續流動、房間再次恢復寧靜,月光又灑落空無一人的房內,耳邊又隱約響起了庭院裡的蛙鳴鳥叫。
身體恢復知覺重獲自由的何博信抬起脖子、看著腿間不知何時搭起的帳篷,再想起方才黑暗中那雙溢滿殺意的眼睛。
何博信感到怦然心動。他知道心跳加速不是見鬼驚嚇的緣故。
「莫非這就是一見鍾情?……」
 
當他喃喃自語之時,房間的磁場似乎剎那起了波動。
察覺於此,在一片祥靜的夜裡,何博信不禁微微一笑。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