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魔女】

關於部落格
十四虹的創作自耕農社團
黑子無節操本都出了以後好像沒有什麼不能萌的了(?
  • 509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巨人】團兵02-原著趴囉

里維做了一個夢。
夢裡視線剎那傾倒,天空、地面霎時反轉,在內心動搖的自己面前,伸出了厚實溫暖的手。
艾爾文.史密斯的手。
雖然沒有厚繭、沒有傷痕,但是里維就是知道是誰的手。
夢中的自己讓艾爾文拉起了身,同時為著被過肩摔而耿耿於懷,也一時無法消彌當視線天旋地轉時感到的恐懼與震撼。
 
真是太可笑的夢了。
調查兵團兵長,號稱人類最強戰士的里維,竟然被艾爾文.史密斯一招就俐落撂倒,這只是做夢吧—果然也只是夢而已。
跟兩人真正相識的現實多不符合。
雖然當年兩人確實打了一架,後來成為調查軍團長的那個男人幾乎被里維壓著打,高大的身軀根本挺不起身;雖然被揍得狼狽,就這麼一下,最後一次的出手—艾爾文猛力扯過里維揮舞的拳頭,順勢反身旋到少年背後,一個施力狠狠將里維壓倒趴下—途中還牽動到自己周身的傷口而咬牙低吼。
即便是如此狼狽的險勝也是勝利,即使是黑街的霸主也知道信用為何。
青年起身後從壓制下解脫的里維沒有多言,最後還是握住了青年伸出的佈滿傷痕與血跡的手,而回握的力道是如此穩實。
那是里維與艾爾文.史密斯糟糕透頂的初遇。
 
        *     *
 
十七歲的里維是稱霸黑街流氓的霸主,已經無法否認自己就是個流氓。
成長過程中為了求生而不停戰鬥、撂倒他人的時候還能說這是生存的逼不得已,等到一回神時里維已經讓黑街所有的牛鬼蛇神臣服,不知不覺成了這個地下世界的領主。而即將邁入成年的年紀也讓里維認清了,這個黑暗混亂的地下世界就是他所能接觸的全部,知道自己一生永遠無法脫離,差不多是性格與認知完全定型的年齡了。
他已經不會再埋怨什麼,也不再嘗試清洗手上那股怎麼洗都洗不淨的血腥味;不再想著衣物弄髒與否的問題,里維直接穿得一身黑,在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殺死的日子裡,就藏身在暗無天日的地下黑街渡過一身。
里維已經認定這就是他的全世界了。
直到叫做艾爾文.史密斯的男人來到他面前。
 
『你果然如同傳聞中的一樣強。』
一頭金色短髮梳成服貼三七頭的青年對著里維輕笑,像完全沒注意到少年手上揪著瀕臨斷氣的男人、另手沾染血跡的小刀、還有身後數個沉浮血水中的屍體。
艾爾文.史密斯一身乾淨整潔的高雅裝束,合身剪裁的外套與長褲用得是里維認不出來的布料,但感覺得出價值高昂;青年舉止從容優雅,行走在骯髒的下水道間也沒讓衣物沾上髒污。
這番太過乾淨的身影在陰影間顯得太過耀眼。
讓里維心中湧起衝動想狠狠弄髒。
『你是地上哪來的公子哥?聽到傳聞特地來觀光的嗎?』
里維用刀劃過手中掐住的脖子,扔下屍體時刻意激起汙水、濺了幾滴到艾爾文身上。對於高級衣物上沾染的髒污,艾爾文倒是眉也不挑一下。
『要說我是觀光客還太簡單了點,我不打算參觀完就走。』
艾爾文有禮地帶著淺笑解釋,卻讓里維反射性湧起警戒心退了幾步。
『我想要你,里維。』
『啊?』
青年過於直白的言論讓里維瞪大了眼。他知道不管地下地上都有男人號男色,不過有人會特地衣冠楚楚來到水溝裡撿隻素未謀面的老鼠嗎?
更何況里維雖然被歸類在最低下階層的人類,也不是什麼誰想要就能擁有的東西。況且里維還有稱霸整個黑街的實力。
『里維。』青年又踏前了一步,看似溫和的翠藍雙眸卻在里維眼中映出獵食者的凶光。黑衣少年緊握手中的刀刃。
『我想要你的力量。』
『……想找殺手嗎?』
『有點類似,但是要殺的不是人類。』艾爾文絲毫不受里維露骨的敵意影響。
『是巨人。』
 
即使是從未出過黑街、缺乏教育知識的里維,也聽過「巨人」的存在,也知曉這些遊蕩在高聳牆外以人為食的怪物將人類逼迫到只能關在牆內的何等窘境。
但又如何?
人類被巨人逼迫到聚集一地建起高牆已經是百年前的事,首都裡生活安逸的人也許早將巨人當成傳說、或者合理將資源圈層的藉口,搞不好一切都只是統治階層的陰謀想蒙騙愚昧的普通人。
起碼在首都的地下世界裡,黑街的居民完全感受不到巨人的存在。
不僅是因為陰暗的地下溝渠間看不到據說建來阻擋巨人的高聳圍牆,雖然也不是沒人妄想過「如果不是因為巨人壓縮人類的生存空間,我們也不必被排擠淪落到水溝邊生活,好歹能躲進森林裡吧」,但這裡生存條件的苛刻足以讓人遺忘所有外在的謠言或妄想。
沒人在意牆外的巨人會吃人,在這裡光是應付不被人所殺就自顧不暇。
沒人有空妄想沒有巨人的世界是否較為美好,暗無天日的地下世界早已奪走任何想像的空間與能力。
只有殺戮才能生存,只有犧牲他人的性命自己的性命才能留存。
殺人、殺巨人,究竟有什麼區別?
 
『我為什麼非得幫你不可?』
『因為你很強,所以我想要你的幫助。』
『幫你殺巨人對我有什麼好處?』
『可以幫助所有人類—』
『我為什麼要去幫助「地上」的人類?』
 
里維的聲音連自身也聽不出來地細微顫抖著。
眼前貴族青年的身影太過整潔,蔚藍雙眸太過耀眼,尤其當他口中嚷嚷著打倒巨人是為了全人類的福祉、那眼神更是正直的刺目……直讓里維由衷作噁。
如果是巨人把人類逼到牆內,又是誰把里維這樣的人逼到黑街?不就是人類嗎?替這樣的人類砍殺完全世界的巨人,世界又能改變什麼?高牆倒下以後,黑街裡就能投入陽光嗎?
里維從來就不希望自己是黑街最強的霸主,從來就沒希望過自己是被遺棄在這等地方長大。逼迫里維構築出此等強悍的、這個黑暗世界給予的所有殘酷,這個衣著乾淨的公子哥到底瞭不瞭解?
 
見著里維遲遲沒有回應,艾爾文依然沒失去耐心,笑容更加溫和地朝少年伸手。
『跟我做個交易吧,里維。』
里維直直瞪著艾爾文溫和漾著笑意的雙眼。
『我會給你乾淨的床、乾淨的衣服、溫暖的食物,還有自由。』
一瞬間里維的身子為著關鍵字一顫。
『為了人類,和我一起去殺巨人吧?』
『……你覺得我有可能答應嗎?』
『不然跟我打一場吧?你贏了,殺了我也可以;我贏了,就跟我走。』
 
一直懸在半空中等待著的手,突然現出傷痕,一抹鮮紅因此沾染上青年潔白的手套。艾爾文似乎為了突來的刺痛顫了下眉頭,隨即果斷脫去兩手的手套,接著脫下外套,毫不在意地直接扔向一旁髒亂的地板上。
就著傷痕緊握拳頭,艾爾文揚起嘴角。
『你這是願意跟我較量一次吧?』
『在我殺死你以前你都有機會逃回地上。』
『我是為了得到你而來的,我不會逃。』
艾爾文微笑著擺出架式,而里維則覺得血液挾著難以排解的濃烈情感隱隱沸騰,他揪緊眉頭、眼神一凜,持著小刀向著艾爾文揮舞而去。
 
最後等傷痕累累的艾爾文抽開身體,被扳倒在地的前黑街霸主.里維,翻過身仰望著光線微弱的屋頂,一時無法消化自己已經被打倒的事實。
直到在一旁坐起身喘息的青年開口。
『看來是我贏了啊,呵呵。』
『……』
『那我們就成交了吧?』
『……』
里維沒有回應,但是也沒有反駁。正因為堅持著信用的界線,里維才能在龍蛇雜處的黑街持著力量成為霸主,知曉這點的艾爾文旦且當作少年默認了,忍不住笑了起來。聽見笑聲的里維眉頭皺得更緊。
『……我果然還是不想為了地上那些傢伙去殺巨人。』
『那就為了我吧,如何?』
艾爾文笑答,將方才小心收入以弄髒外衣口袋中的領巾抽起,俯身擦拭里維的臉頰與雙手。從未接觸過的柔軟觸感和淡雅香氣一時震撼了不良少年的心底,最後青年伸出手,沒人擦拭的手上滿是血汙。
最後里維還是將手緊緊握上了。
 
        *     *
 
於是艾爾文將里維帶出了地下那個滿是血腥與骯髒的地方。
十七歲這年,里維終於睡在床鋪上,洗過熱水澡、穿著乾淨的睡衣,房間有牆友們有屋頂還有窗,從窗外看去雖然在盡頭是一排高牆,頂上卻是無垠的天空。
原來天空真的一片蔚藍無盡,隨著日落透紅、在夜裡的漆黑里也點綴著星光。
除了這些,艾爾文也真的給予了里維「自由」,在背上擔負上名為「自由之翼」的翅膀。然而如今看的到天空的生活與一切,對比黑街的過往已然是一種自由。
只是少年心中開始多少繫念起某個男人的存在,這未嘗不是另外一種束縛。
 
日後的相處中,當里維隱約察覺到,艾爾文這個男人不只他當初險勝而已的實力,很可能是故意示弱引誘里維窮追猛打一番……二十歲的里維已經通過試驗,正式納入調查軍團中艾爾文的麾下了。
為了查證自己當初是不是被這男人設計陰了,里維開始纏著艾爾文再陪他過招,以驗證當時的勝利並不是僥倖。
「……我當初確實是故意挨打。」當男人坦率承認,里維眉頭揪得更緊,腿已經準備抬起——
「即使如此我也不會接受你的要求再打一架。我們已經是夥伴了,互相殘殺沒有必要。」
「又是你那套冠冕堂皇的漂亮說詞—」
「但是互相切戳的話,我隨時歡迎。」
這下子對著艾爾文的笑臉,里維倒是踹不下去了。
「……你是用強者的角度看我笑話嗎?」
「絕對不是。而且三年前我還可以贏你一點,現在我可不敢自信了。」
 
對著艾爾文這樣帶有讚賞的眼光,意識到自己被稱讚的里維略感憋扭地別過臉。那天的下午茶結束後,兩人還真的切磋了一場,不過也許是茶喝多、或別的什麼因素,依舊是艾爾文險勝,但之後幾次也曾經換里維贏回來。
為了活著而進行的殺戮依然持續,只是對象換成了巨人。但也許因為頂上是一片遼闊的蒼穹,里維的心境與留在黑街時截然不同,間歇還會做著一些斷斷續續的夢。
 
夢裡他與艾爾文穿著樸素簡單的服飾,沒有制服、沒有沉重累贅的立體機動裝置,艾爾文依舊比較年長,自己好像還是很會打架。而且只有兩人初識的那一場艾爾文是險勝,之後每次都被里維壓著打。
而這樣打鬧的日子裡沒有巨人。日子平凡輕鬆地毫無殺戮之氣的存在。
「沒有巨人的世界嗎?聽起來真是美好。」
某次偷閒的午間,里維啜飲著紅茶、隨意分享了自己的夢境給男人,對方在茶芬氤氳間愉悅輕笑。
「只是沒有巨人……你大概就不會來找我,我們就不會認識了。」
里維就著茶杯,細聲悶悶地說著。然而艾爾文卻聽得清清楚楚。
蔚藍的雙眸笑得微瞇起眼。
「這可不盡然。你夢中那個沒有巨人的世界裡,我們不是也相遇了?」
「……」
「不管在哪,我們的結識都是命中注定吧。」
「……拜託你別在出任務前講這種不吉利的話,噁心死了。」
「不吉利嗎?可是我是跟著你出任務的啊。」
艾爾文輕笑說道。而里維發現,男人沉穩嗓音中流露的信賴,感覺並不壞。
也許夢裡的平和日子,跟著這個男人便終究可以體驗到的吧。里維啜飲著紅茶、在茶香的環繞下想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