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永夜魔女】
關於部落格
十四虹的創作自耕農社團
黑子無節操本都出了以後好像沒有什麼不能萌的了(?
  • 5118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巨人】團兵01-現代趴囉

當視線猛然顛倒、地面與天空整個翻轉,肩背傳來的刺痛感讓里維終於意識到自己被人撂倒的事實。眼前一頭金色短髮梳成服貼三七頭的青年彎身俯視著里維,稍微止喘後澄藍的雙眸一亮,好像對這突然逆轉的勝利感到訝異與驚喜。
當然了,一個過肩摔就把橫掃整區不良少年的霸主里維給扳倒,里維才是比誰都訝異的那個。
「看來是我贏了啊,呵呵。」
「不需要你解釋,白癡。」
「那我們就成交了吧?」
叫做艾爾文的男人微笑朝著里維伸出手,躺在地上的少年皺眉悶聲了一陣子才勉為其難舉起手。
果斷比了個中指。
「你這個角度拉我是要我倒立嗎,白癡。」
「抱歉,是我失誤了,哈哈!」
青年道歉著繞到里維面前重新伸出手。這次手被對方握住了,力道甚至大得讓人發疼。
這是里維和艾爾文.史密斯最糟糕的相遇。
 
        *     *
 
十七歲的里維是稱霸地區不良少年的霸主,卻不是個不良少年。
一開始只是因為里維獨來獨往的特異行徑惹來了些真不良少年的挑釁、而他一路接續著打敗不斷聞風而至的混混們,最後演變成打遍附近不良少年的情況,霸主之名不脛而走。
原本天真想著把附近全部的混混都打平以後就沒有人會再來找麻煩、可以不必打架的里維,很快又遇到其他區的飆車族來鬧事而不得不出手的情況,又恰好讓叫做艾爾文.史密斯的青年撞見,從此面臨比被混混糾纏還頭痛的局面。
『你真的很強耶!』
『是怎麼辦到的啊?一個人打倒這麼多人!』
『願意來幫我嗎?一起幫我驅逐不良少年吧!……不是說你啦,我知道你不是不良少年。』
就是因為聽到最後一句,里維的腳抬到一半停下。
他只是懶得多解釋,並非不介蒂與厭惡的不良份子被歸為一類。
為了這句明辨清白的補充,里維對艾爾文的糾纏有些心軟,再聽了他多講幾句。
『來助我一臂之力吧!向世界展現你不被身高限制的霸氣—嗚噗!』
身高一直停在一百六的里維還是抬腿踢了回去。隨著青年的哀號、里維旋身又要再補上一腳,這次抬高的右腿卻被直直接住。
『不然來、打個賭吧?』金髮青年雖然有些吃力但還是緊緊固定住里維的腿,在這樣僵持的氣氛中對里維揚起嘴角一笑。
『下一招如果你贏,我就放棄;如果我能贏你,聽我的話成為我的力量吧?』
『我為什麼非得陪你打賭不可?』里維沒怎麼鬆過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你沒有壞處吧?贏了就不用被糾纏—』
艾爾文依舊是那付難以捉摸想法的微笑。
『輸了,表示終於出現值得你挑戰的對手,不也很好嗎?』
里維聞言一愣,放鬆了腿上原本僵持著的力道。順利勾起少年興致的青年看起來有絲得意,他深知物以類聚的道理,知道越是強者、爬得越高,必然會更加孤獨。里維不是自願獨來獨往,只是還沒找到能夠並肩同行的人罷了。
 
『說好了,打完賭就少煩我。』
『這得看打賭結果而定呢。』
 
而艾爾文讓里維看到了天旋地轉後的全新景色—原來躺在地面上仰望,就能消彌與天空的距離,人與那片蔚藍的遠近其實無關身高。被那隻大手從地上拉起身時,里維猛然想起,這是人生第一次輸給什麼人吧,在認真想贏的情況下。
這之後,為了打賭的約定、也為了一股想贏回來的執著,里維就跟著艾爾文行動了。
 
        *     *
 
「像你這樣的人竟然是學校老師,我覺得世界沒救了。」
等艾爾文說明完協助事項與動機後,里維真心為自己、以及全校所有同學感到不安。原來這個金髮梳成服貼三七頭的男人就是自己就讀學校的老師,年紀還非常年輕,才二十三歲;大學跳級畢業以後馬上接任這所私立學校的老師,恰好遇上外校不良少年頻繁對本校學生找碴的事件,於是把腦筋動到號稱連外地混混也挑戰不贏的里維身上,希望他能協助保護校園。
「還有先說好了,我也才跟那些飆車族還什麼的混混打過這麼一次,不保證每次都可以贏。萬一最後無法到達你的理想,我可不負責。」
「這你到是別擔心,里維。」艾爾文微笑。
「我對你可是很有信心的。其實兩年前你還在跟本區不良少年打架的時候我就已經注意到你了,我觀察你很久了,我知道你一定能夠勝任保護好校園。」
 
一瞬間里維微瞪大眼,而艾爾文依然笑得自若。半晌里維才臉色略紅地蹙起眉頭。
「你,注意我這麼久了?……」
里維從來沒有被這麼肯定信任過,說不感動是騙人的。只是……
「你根本就是跟蹤狂吧?難怪我老是覺得有奇怪的視線!……」
「我比較認為那應該稱為『觀察』。」
「觀察個頭!你馬上跟我再打一場!現在、立刻!」
被偷窺了兩年會火大也是當然的,但老實講里維也不是這麼在意。打從視線天旋地轉的那刻,少年腦中就只有一個念頭
贏回來。
向這個第一次出現足以匹敵的對手贏回來。
 
然而面對少年執著到近乎閃閃發光的眼神,艾爾文首次困擾似地蹙起眉頭。
「老實講,那次能贏你真的是我僥倖,下一次我不覺得自己有這麼幸運了……」
「贏了就想逃嗎?太奸詐了吧!」
「我不會逃。」
艾爾文接下里維不由分說揮上的拳頭、緊緊握住,回答得無比認真。
「在你有機會重新挑戰我以前,我不會逃。」
那雙藍眸就這麼直直揪得里維不禁怦然,像一片海洋讓少年沉沒落入。
即使察覺到這股想扳回輸贏的執著隱約亦是青年的一番設計,也無心計較。
 
於是向來孤僻的淡然的里維好一陣子就這樣反過來糾纏艾爾文,又因為對方的拒絕挑戰,只好將多餘的精力發洩在不良少年身上,展現了卓越的驅逐成果。
即使如此還是不夠。
想要挑戰的企圖與好勝心幾乎讓血液沸騰,讓從來未曾有過如此強烈情感的里維難以消化,每每看見青年就症狀加重。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濃烈的情感推砌,里維開始斷斷續續地作夢。
 
夢裡他與艾爾文穿戴著奇怪的器具在建築物之間飛躍,好像下一秒就會飛入天空;夢裡還有高聳的牆、參天的巨木,他們騎著高大的馬,還要拿大把的美工刀砍殺敵人。
里維在夢裡還是跟著艾爾文,還得一起砍向好像怪獸一樣的巨人。在夢中的里維好像已經跟艾爾文有了很深的淵源,而且彼此間似乎有著深厚的牽絆,總讓清醒後的里維心中殘留著細碎的情感餘韻。
幾次模糊夢境留下的碎片發酵,逐漸讓里維有了錯覺,好像真的認識「艾爾文」許久,而「里維」對他毫無二心地信賴。朦朧的夢境似乎逐漸侵蝕現實,真正來往不過一個月,里維卻好像感覺對金髮青年熟悉得不似錯覺,明明仔細思索、腦中的資訊依舊停留在初相識的稀少。
於是某日午後里維無意間脫口而出。
「我一直覺得你有種熟悉感,但是我們以前明明沒有見過面。……我是說以前我沒有認真跟你打過照面。」
既然開口,里維不自覺連夢中的奇幻元素也跟著講了;無論是吊著繩索飛舞、拿刀砍巨人等等,等意識到所言何物以後里維自己都紅了臉,才暗自訝異,艾爾文沒有因為這些話題調侃取笑他。
「……不把我當成神經病?」
「你不是說了是夢嗎?況且有點有趣,讓我想到前幾天帶你去看的蜘蛛人電影。」艾爾文微笑倒了杯熱茶給里維。
有了共同的敵人與合作驅逐外校混混的約定以後,里維翹課時間的去處多了艾爾文辦公室的選項,睜隻眼閉隻眼的青年與少年偷閒的午後時光也增加了。雖然里維的夢境內容千奇百怪,艾爾文卻依然聽得認真,讓對上那眼神的里維時不時又覺得那番深至靈魂的羈絆也許是真實的。
而艾爾文像看出了這番疑惑與動搖,卻也沒點破解釋。
「也許是因為我們的相遇是命中注定,才讓你對我有熟悉感,不覺得這個說法很浪漫嗎?」
艾爾文笑著認真說道。
「還日有所思到天天作夢,我不知道里維你已經這麼喜歡我了—嗚噗!」
 
這次里維猛然抬起的腿直接掃過了艾爾文的長腿,青年猝不及防地被撂倒、還讓紅茶潑了一身,里維更順手把自己手上杯裡的茶也一起倒下去。
「嘖,原來你真的是僥倖贏我的。」
「現在發現好像來不及了?」
艾爾文一身狼狽卻依然笑得冷靜,向著里維伸出手。半晌,懸空的手還是被使力握住,里維施力協助拉著高大青年起身,臉上的表情不悅到了極點。
即使如此,隔天里維還是翹課到辦公室去了。
 
「里維,你既然贏我了,對我有什麼要求嗎?」
校園已經幾天沒見過其他學校的不良少年了,反敗為勝的決鬥也在意外的情形下開始又結束。僥倖成立的賭約反正也已經完成了。
雖然像是暗示著什麼,艾爾文的表情卻太過自然而讓人摸不著頭緒。
最後少年皺著眉頭開口。
「……紅茶。我想要喝有加糖的。」
「……就這樣?」
「……連不良少年都知道下午茶需要點心,不要永遠只有茶。你看你多沒常識。」
艾爾文於是笑得微瞇起眼,感覺的出十分開心。
里維意識到這並非夢境,而是確確實實第一次見到男人如此的笑容。
「如你所願,里維。」
艾爾文輕笑說道。而里維發現,男人低沉的笑聲,並不難聽。
這也算是多對他了解了一點吧。里維啜飲著紅茶、在茶香的環繞下想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