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魔女】

關於部落格
十四虹的創作自耕農社團
黑子無節操本都出了以後好像沒有什麼不能萌的了(?
  • 509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籃】鄰戶同居[試閱]

1.【火神與黑子的午茶】
「火神君,櫻花真美啊。」
午後斜陽透著玻璃灑下,黑子哲也淡藍色的瞳眸凝視著人行道上的櫻花樹,忍不住讚嘆。暖陽下的落櫻美得讓人忘記這是鬧哄哄的速食店、而賞花的人手上拿的還是香草奶昔。
雖然是這樣的氣氛,對座的紅髮少年也沒吐槽,倒是難得不符本性的也略為傷感地附和。
「以前都沒注意這裡可以看到這麼漂亮的櫻花。」
「都畢業了才發現,有些可惜呢。」黑子輕笑。
「以後就不能常常像這樣來喝奶昔和吃漢堡了吧?有點感傷了呢。」
「真的畢業了啊……還是沒有實感。」
火神大我撐著頭如此感嘆。
桌上,裝著畢業證書的黑色捲筒隨意輕放,慣例堆成小山的漢堡、杯壁沁著水珠的奶昔一口都沒動。畢業典禮結束後的現在,即便是以往看慣的日常風景都令人感傷,連火神這樣的粗性格也多少有些悵然。
然而就像窗外的櫻花綻放著燦爛絕美的姿態,誠凜高中的三年來,黑子和火神也盡力揮灑青春的汗水描繪出閃亮耀眼的歷程,躍動著不輸奇蹟的光芒。
「以後會很懷念呢,成為火神君影子的日子。」黑子向著面前的火神輕輕瞇眼。
「說什麼傻話啊。」火神一貫爽朗的笑容,像說著兩人的路程不會就此結束。
因此黑子也感染了那一直明亮到刺目的光所帶來的活力感。
「火神說的沒錯呢。所以……」
黑子微笑。卻僅僅只是看起來在微笑。
「為什麼黃瀨君也在這?」
「嗚嗚小黑子你不要用這種嫌棄的語氣說我嘛!—」
 
黑子喝起奶昔,微皺著眉頭不悅地瞪著眼前的金髮少年。接收到目光的黃瀨涼太忍不住將身子往火神靠近。
「小黑子好過份啊!明明以前是中學同學、好朋友、還是好隊友的,為什麼我不能來參加你們的畢業典禮—而且已經畢業的學長還不是也在—」
黃瀨不甘心地指向座位對面、方才就沉默坐在黑子身旁的高大青年,後者維持著一貫的微笑。
「木吉學長是我們誠凜籃球隊的前輩。」黑子回應黃瀨。「畢業以後還會來關心後輩是理所當然的。你明明是其他學校的還從神奈川大老遠跑來才不正常。」
「小黑子好冷淡啦!不要這樣一副要把人家趕走的樣子啦!」
「好了,黃瀨你吵死了,稍微安靜點。」眼見黃瀨簡直要蹭到自己身上哭了,火神尷尬咳了咳聲、默默推開黃瀨,同時認真望著黑子,略微紅著臉。
「黑子,其實這傢伙今天是我叫來的啦,我是想跟你說—」
「火神君和黃瀨君在交往了,對吧?」
「欸?」聽到黑子果斷的結論,火神迅速漲紅了臉。
「欸!小火神怎麼偷講?明明說好讓我親口跟小黑子說的—」黃瀨又不甘地著急抱怨。
「你們兩個太明顯了,想要不發現都很困難。」黑子說得平靜,又喝了口奶昔。
「欸!?真的嗎?」火神看向木吉想要求證,但青年依然只是搞不清楚狀況的一臉笑。
「騙你的,火神君。」黑子對面前兩人慌張的反應似乎很滿意,多虧幾年搭檔的默契,火神察覺了黑子平淡神情裡隱藏的愉悅。「其實以火神君和黃瀨君來講,隱藏的很好了。不過我是你的影子喔,可是你三年來最重要的夥伴呢。當然看得出來。」
「黑子……果然,你真的很了解我。」火神露出投降的笑容,黑子也就跟著輕揚起嘴角,兩人對視而笑。
「這如此閃耀、難以介入的氣氛到底是……小火神你明明是在跟我交往!—」
「欸,黃瀨你不要亂吵啦,喂!」
「真是的,還是一樣吵吵鬧鬧的,都沒變呢。」
黑子望著眼前的火神與黃瀨的拉扯。
「可是就要畢業了呢……」
「別說得這麼感傷啦,不是也要唸同一所大學嘛!」火神咧嘴而笑。
「也是呢,想到還有火神君在,新生活也會安心不少。」
「小黑子不要忘記人家啦!我也要跟你們唸同一間大學耶!」黃瀨連忙湊上前。
「黃瀨君就算了,想到有黃瀨君的學校生活就可以預見會有很多麻煩。」黑子嘆氣。
「嗚嗚小黑子你不要再嫌棄人家了啦!—」
「黃瀨你夠了啦!不要往我身上擦!」火神忽略一旁的黃瀨,有些支吾的開口。「總之,那個,黑子……」
「我知道啦,火神君。黃瀨君就交給你囉。」
對著自己重要的光與過往曾經的戰友,黑子這次的輕笑純粹而真誠。
「黃瀨君他只有臉好看,很多方面都還不行呢。請務必要幸福。」
「嗚嗚小黑子的祝福……」黃瀨這次是因為感動紅了眼。「可是聽起來有點怪怪的?」
「謝謝黑子啦!」火神總算鬆了口氣。
黑子是火神高中最好的朋友與夥伴,自己又是跟他中學的隊友交往……總之好好告知過以後火神彷彿如釋重負的輕鬆。
直到這時他才注意到坐在黑子身旁一直沒有開口的木吉鐵平。
 
「話說回來前輩怎麼在這裡啊?前輩來參加畢業典禮我也很高興的,可是我以為木吉前輩會和日向前輩他們一起離開……」
火神話還沒講完,眼前的黑子放在桌上的手,輕輕覆到了木吉的手上。
「因為我也有話想跟火神君說啊。」
黑子說道,交疊的手悄悄握緊。
「我和木吉前輩要從今天開始交往了。」
「就是這樣,火神。請多指教囉。」
終於開口的木吉鐵平依然是爽朗的笑容,火神跟黃瀨聞言瞪大了眼。
 
「欸欸欸欸欸什麼時候開始的!!」火神大受驚嚇。
「欸欸欸欸欸欸!!小黑子什麼時候—嗚嗚嗚都不跟我說!好過份啦難怪一直拒絕我—」黃瀨又開始喧鬧。
「欸!黃瀨!到底誰才是你男朋友!!」這次火神終於忍不住揍了下去。
 
看著眼前又吵鬧起來的情侶,這邊才剛做完宣告的戀人檔笑著彼此相視。
「果然變成驚喜了。」黑子的表情隱隱有絲得意。
「雖然火神也讓我驚訝了。」木吉搔搔頭,這次的笑容有點靦腆。
「黑子,總之……請你多多指教了。」
「彼此彼此,木吉前輩。」
黑子說完,握緊了情人的大手。
喜歡的人。最好的朋友。曾經的夥伴。最愛的香草奶昔。美麗的櫻花。一如往常的嬉鬧午後。
即將到來的耀眼未來。黑子哲也覺得心滿意足。
*     *     *
終於拆完最後一個空紙箱,黃瀨涼太抹去額上的汗水,對整理的成果十分滿意。
「OK!照片擺好了、寫真集擺好了、海報貼好了、衣服收好了—」
「哇啊!這麼大張的海報是怎麼一回事—」
端飲料進房的火神一看到牆上的海報—金髮模特兒的俏皮笑臉大大佔據畫面—便皺起眉頭。
「黃瀨你自戀也該有個限度吧!竟然面對床前貼!」
「我才不是自戀!讓小火神一起床就可以看到我的燦爛笑容可是我的夢想耶!」
黃瀨正振振有詞合理化海報的存在,火神放下飲料後只是一把揪過黃瀨的後頸、直接用唇堵了上去讓他閉嘴。
「……以後天天都可以看到真人了,我要海報幹嘛啊。」
近距離地瞪視未回過神的戀人,火神極力隱藏一絲不自然的害羞。
「真受不了你,快拆下來。」
「……哇啊不愧是人家的小火神!—」
回神後黃瀨紅著臉、興高采烈地又黏到火神身上,這次火神由著他,苦笑著動手拆下海報。
 
高中畢業後沒幾天,黃瀨和火神開始同居了。
因為唸的是同一所大學、又是火神的家比較近、而且還是自有住宅,加上是情侶,同居也成了自然而然的局面。
雖然畢業那天與黑子兩人分開後,黃瀨才想到忘記跟黑子報告兩人接著就要同居了—但想著既然要進同所學校、加上黑子的觀察力,到時候自然會知道吧。
雖然好幾次興奮得差點在簡訊中向黑子炫耀,不過想著黑子與木吉的震撼消息、怎麼樣都想反驚訝回去,黃瀨忍住了秘密。但想到今天以後就可以和情人共同生活,腦子怎樣也冷靜不下來。
「對了!要去跟鄰居打招呼才行!」滿意地蹭完火神,黃瀨突然想到了什麼。
「一搬來就到處宣揚啊你。」
「才不是勒!因為是小火神的家啊,所以想要敦親睦鄰一下。」
黃瀨擺出人氣模特兒的迷人架式,興沖沖地晃到了隔壁住戶門前按下門鈴。
「您好,我是今天起搬來隔壁的黃瀨涼太,以後請多多指教……」
等房門一開黃瀨就興奮地說出準備已久的台詞,但等到看見來人後瞪大了眼。
「欸!?小黑子??」
「喔,黃瀨君你終於搬來啦。」開門的黑子哲也冷靜地接過黃瀨手中的慰問品。
「喔,是黃瀨啊!你好啊。」跟著探頭的木吉鐵平與呆愣的黃瀨握了握手。
「黃瀨君,招呼打過以後我就先回去整理了。等等晚餐見。」
「我也先去幫忙了,以後請多多指教囉!」
兩人自然地又關回房門,過了好幾秒黃瀨才回過神來,他馬上衝回家。
「為什麼小黑子住在隔壁!!」
「喔,因為他們也想在附近租房子,剛好我家隔壁正要出租,我就告訴他們可以搬過來啊。」
「為什麼都不跟我講!!」
「呃……想給你驚喜……」
「一定是小火神忘記了啦!可是、可是—」
「欸,你怎麼快哭了啊—」
「這麼開心的事情不早點跟我說!以後又可以跟小黑子在一起、打球、上學了呢!真的很開心啊—」
本來以為黃瀨真的快氣哭了而有點緊張的火神聞言臉沉了下來。
「欸黃瀨你,忘了什麼吧?」
「欸?」黃瀨正抹過眼角高興的淚水。
「以後你還要跟我住在一起耶!你把男朋友放哪了!」
黃瀨瞬間意識到其中的醋味、隨即被火神攬進懷裡。
「說、說得也是—」
聽到黃瀨埋在肩頭的小聲回應,火神低頭發現對方耳根的通紅。
「怎麼這就像小女生一樣臉紅成這樣啊,真可愛。」
火神忍不住揉弄黃瀨的後腦勺調侃道。
「不要這樣戲弄我啦!」黃瀨更無法抬起頭了。
 
因為太幸福了。也不在意自己現在像清純少女一樣,真的是每次跟火神在一起就會純情的不像話。明明是迷人的模特兒呢。
等到黃瀨終於能夠鬆開身子,火神笑著貼上他的耳側輕咬。
「以後要小聲一點啊,吵到黑子他們就不好了。」火神低聲地說。
「小火神不要再欺負我了啦!!」黃瀨的臉再次漲紅。
 
同時隔著一道牆的另一邊,黑子放下圍在耳側的手,繼續喝起奶昔。
「隔壁咚咚咚的好熱鬧啊。」木吉笑道。
「一定是黃瀨君那個笨蛋吧。」黑子咬著吸管,木吉察覺了淡藍眼眸中一閃而過的複雜情緒,輕瞇起眼。
「可以住在這裡真是太好了。」
「木吉前輩很喜歡嗎?」
「也是因為喜歡這房子。不過,可以和火神跟黃瀨當鄰居,你看起來很高興呢。」
木吉說著坐到黑子身旁,抱過他、輕輕在黑子額上輕柔一吻。
黑子白皙的臉頰抹上了一層淡紅。
「最重要的還是因為今天開始就可以跟前輩一起住了啊。會開心也是一定的。」
「是呢,我也很開心。」
「雖然有點擔心……晚上會不會被黃瀨君吵到。」
木吉聽黑子說完,愣了會才意會過來。
「哈哈,黑子你想太多了。」
木吉說完俯身輕輕咬過黑子耳垂。
「晚上你也會很忙的,一定沒空去注意。」
木吉笑得爽朗,低語的聲音中卻夾著一絲色氣。黑子因此整張臉一片漲紅。
而木吉對這反應看來很滿意的笑了。
 
喜歡的人。重要的朋友。以前的夥伴。鍾愛的香草奶昔。美味的料理。一如既往的嬉鬧日常。
未來的日子想必也會幸福的閃閃發光。

2.【木吉家之朝】
黑子哲也醒來的時候,面前的木吉鐵平正凝視著他,目光柔和的堪比灑入臥室的晨光。
「早安啊,黑子。」
木吉露出一貫的溫和笑容,而藍髮少年花了點時間才終於意識起:自己正與對方在同一張床上。
黑子不自覺地漲紅了臉。
「……木吉前輩,早安。」
木吉聞言輕笑,大手揉了揉黑子初醒時的一頭亂髮。
「哈哈,一如以往的亂呢。有睡好嗎?」
被木吉揉頭好一陣子以後黑子才伸起手覆上去制止他,低垂的頭、耳根正隱隱泛著紅潮。
「這麼容易就臉紅可不行喔,黑子。」
木吉伸出雙手抬起黑子的臉頰,看著視線漂移的淡藍色眸子揚起嘴角。
「我們才開始同居第一天呢。」
說完,他俯下身在黑子臉龐輕啄一吻。
「……我先去盥洗。」
黑子說完匆匆爬下床,木吉看著黑子動作略顯僵硬的背影,表情十分開心。
 
稍後等木吉梳洗完走出浴室,黑子人正在半開放的廚房裡。
「在煮什麼?早餐?」
木吉走到黑子身旁,一低頭看到熱水中沉在鍋底的白色物體。
「……抱歉,我只擅長這個。」黑子微垂眼簾小聲地說。
「難得同居第一天的早餐……」
木吉也聽到了,他愣了會、這才笑著瞇起眼。
「水煮蛋很好啊。我很喜歡。我有說過你煮的水煮蛋是最好吃的嗎?」
「上次吃完監督煮的以後有說過。」
「哎呀,你看我就算被監督敲頭也要讚美你啊。」
看到木吉一貫的爽朗笑容,黑子終於紓解自起床後持續的莫名緊張感。木吉見狀也察覺黑子反應似地柔下目光。
「好,那我就來烤吐司吧!黑子,還想吃什麼?」
木吉笑道,把吐司放進烤箱裡以後才愕然擊掌。
「我忘記我現在也只擅長烤吐司!」
「沒關係,木吉前輩。我喜歡水煮蛋也喜歡吐司。」
「我很少早餐吃麵包,我也很期待喔。」木吉微笑盯著烤箱上的計時器。
「不過……」黑子撈出水煮蛋,拿出小碟子準備盛入鹽巴。
「偶爾還是吃吃日式早餐好了。只是這樣就得和火神君學習一下。」
木吉聞言回頭凝視著黑子盛盤的側臉,直到烤箱發出提示音。他取出吐司,端到餐桌前趁機摟過也要上桌的黑子的腰身、低頭輕吻他額際。
「去火神那做新娘修練嗎?」
「……現在才做新娘修練,不會太早或是太晚嗎?」黑子撇過頭,小聲嚷嚷。「都開始同居了。」
「哈哈。」木吉在餐桌前就座,對著面前擺上的吐司與水煮蛋合掌。
「那麼,我開動了。」
「我開動了。」黑子正想著要等蛋放的稍涼,對面的木吉已經伸手先行撥了起來,很迅速就讓兩人盤子裡躺著微冒熱氣的白色玉子。
「好像不小心煮太多蛋了……」黑子注視著盤中近半打的水煮蛋。「現在拿去分給火神君和黃瀨君的話,也許可以交換到味噌湯回來。」
「火神搞不好還穿著圍裙呢!手上還正拿著湯杓—」
「火神君雖然人很高大,卻很適合圍裙呢,味噌湯也煮得很美味。」
黑子碰了碰雞蛋,確定不燙手了才拿起來,沾了些許鹽巴。
「不知道味噌湯難不難煮……」黑子估量著自己的廚藝,將雞蛋送到嘴前。
「一定學得起來的。我等著黑子每天早上都讓我喝到味噌湯呢!」
剛咬下蛋白的黑子睜大眼,花了些時間才順利吞入口中的食物而沒噎到,他一邊喝著順手用茶包沖泡的紅茶、一邊有些埋怨地瞄向木吉。他卻只是咬著吐司、笑得一臉幸福洋溢。
「木吉前輩的台詞好像求婚一樣。」
「咦,會嗎?求婚的話我會說『我想與你玩一輩子的花牌』—」
看木吉認真回答,黑子輕揚唇角,吃完手中剩下的蛋。
同時心裡惦記著,是該認真跟火神學著怎麼煮味噌湯了。

3.【火神家之朝】
火神大我醒來的時候,眼前的金髮男子燦爛的笑容正對著自己—從床前牆上的大幅海報上。受到視覺刺激的腦袋花了點時間才運轉出前因後果,火神轉頭望向正枕在自己肩上的笑容本尊—黃瀨涼太,看來睡得正沉,形狀優美的雙唇微啟、嘴角還流下了完全不符模特兒身分的口水。
一下子浮現火神腦中的念頭卻是覺得這模樣真是可愛。但下一秒他還是大手推開黃瀨、坐起身活動被壓了不知多久的手臂,而視線瞥過模特兒翻身而展露的白皙裸背,昨夜的記憶又隨著零散的痕跡浮現。
兩個人正式同居的第一夜。
不只黃瀨涼太有些放了分寸,連火神大我也有些難以控制自己。
現在才感到害臊—火神捂住發紅的臉,同時晃了晃身旁的軀體。
「黃瀨,黃瀨、醒醒!」
「姆……小火神你讓人家整夜沒睡了,我起不來啦……再睡一下—」
「快起床!中午不是有攝影嗎!」
火神掀開棉被、拖起黃瀨推進浴室,把他放進浴缸以後才湊到他耳邊低語。
「我昨晚只有幫你擦過身體,所以你最好洗個澡—再不清醒我就幫你洗囉?」
一直恍神的黃瀨聞言終於驚醒,回神以後挾著昨夜的回憶臉忽地漲紅
「我、我自己會洗!小火神你快出去!」
被推出浴室,火神想起黃瀨跟晚上徹底相反的羞窘神情,心情十分愉快。
 
稍後等黃瀨梳洗完走出浴室,火神人正在半開放的廚房裡。
「小火神~」
黃瀨走到火神身邊,下巴壓到他的肩上、趴在他身上黏蹭著,身高相近的兩個大男生就這樣黏著擠在流理檯前。
「欸、黃瀨—走開啦!我正在做早餐—」
「小火神真冷淡!」黃瀨說著,稍稍曲腿蹭了蹭火神—因為剛才沐浴完只順手抓了火神的T桖套上,下身除了短褲可說是裸露狀態。
被黃瀨從身後興沖沖黏著,火神雖然皺眉、但也放棄撥開他。這傢伙會這麼黏人,早在同居前就預想到了。火神於是繼續手上的動作。
「欸,小火神—早餐是什麼?」
「法國吐司可以吧?」火神攪拌著打入碗中的蛋液。「奶油不會用太多,對胃的負擔應該不大。」
「小火神好賢慧,超愛你的—」
「欸!別黏著我了,自己去把牛奶加熱—」火神說著把土司沾上金黃色的蛋汁,放入事先微熱過奶油的平底鍋。「還有蛋要不要熟?你火腿先煎過嗎?還有桌上的水果我切好了可是你等它稍微退冰再吃。本來想順手弄個沙拉可是怕起床就吃冰的你會胃不舒服……」
黃瀨聽完火神一整串詳細的叮嚀,從冰箱拿出牛奶的手停在空中,半晌才反應過來。
「小火神,你……好像媽媽喔。可是為什麼一直擔心我胃痛—」
「誰是媽媽啊!」火神生氣反駁、手也沒停下操控鍋子的動作。「我只是想說、你不是幾乎都沒睡?而且那個、就是、怕你腰痠還是肚子痛……昨天晚上……」
後面火神越說越小聲,最後廚房裡只剩下平底鍋裡煎著吐司的細小聲響。
終於先回過神的黃瀨漲紅了臉連忙開口。
「小火神這種事情昨天晚上就該想到啊!怕我會肚子痛還不輕一點—」
「明明是誰一直纏著我不放啊!我也被你壓的腰痛好嘛—」
「後面叫你停下來都不要,小火神明明也做得很開心!—」
「真是夠了快點吃啦!都要涼了啦!」
火神迅速地將盤子放到餐桌上,鬥嘴期間他還是顧好了吐司沒有燒焦、蛋也煎得非常漂亮,襯著微泛油光冒著熱氣的火腿片,陣陣奶油香讓黃瀨不自覺閉嘴坐到桌前。
從微波爐裡拿出熱牛奶放到黃瀨面前,火神也在餐桌坐定位。兩個人臉上都還泛著潮紅—來自於莫名的害臊。不敢正眼與火神相望,黃瀨隨手將吐司塞進嘴哩,隨即睜大眼。
「好好吃!好香又好鬆軟—」黃瀨眼睛一亮,隨即開胃似地吃得一口接一口,火神見狀也滿意的開始用餐。黃瀨這才看到火神的盤子,咀嚼的動作一愣。
同樣雪白的陶瓷餐盤上,只有黃瀨的盤子裡盛著金黃色的法式吐司。火神的餐盤裡雖然份量是黃瀨的兩倍,卻只有明顯是丟進烤麵包機隨便烤過的白吐司。
「小火神……」
「嗯哼?」吃到一半的火神鼓著臉頰抬頭。
「小火神真是超會作法國吐司的。我吃了都愛上你了~」
「說什麼傻話。不是早就愛上我了嗎?」火神順口回應,繼續埋頭。
直到幾分鐘後黃瀨注意到火神紅透的耳根。而他自己早就兩頰發燙。
「……小火神果然很厲害。」
「什麼啦!」
「我是說廚藝啦!」黃瀨笑得幾乎瞇起眼,繼續吃著溫熱的法式吐司。
同時心裡惦記著,是不是該去跟黑子學一下展現不輸給火神的帥氣的方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