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永夜魔女】
關於部落格
十四虹的創作自耕農社團
黑子無節操本都出了以後好像沒有什麼不能萌的了(?
  • 513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黑籃】Colorful delicacies試閱

1.火神X黑子,會有R18(噴
 

【黑子、奶昔與小火神】
 
「監督這亞馬遜女人根本不是人啊……大熱天跑操場30圈已經很慘了,下午竟然說要加倍到60!……什麼美國人耐操沒問題?非洲人也會給操死啊!說到底我也不是美國人好嗎—總之我才不幹!躲到這裡應該沒有人—哇啊啊啊啊!!」
直到最後的哀號以前都只是內心碎碎唸著的火神大我捂著驚魂未甫的胸口,對不知何時出現身旁的藍髮少年露出抱怨的眼神。
「你、你什麼時候冒出來的啊!黑子!」
「我是第一個來的喔。」
對比火神的反應激動,一如往常神色自若的黑子哲也睜著淡藍雙眼、因著身高差略仰著頭凝視著火神。
「是說這樣好嗎?不只翹了訓練還翹課跑到頂樓來。」
「那不是人的訓練計劃……乖乖留著會死人的!欸等等……」
烈日高照的校舍頂樓,在眩目的艷陽下反射的有點夢幻的一頭淡藍柔髮……注視著這樣些許不真實的少年身影,火神終於察覺到異樣的違和感。
「你這不也是正在翹課嘛!!」
「……火神君真遲鈍啊。」
「真不想被你這樣說!」
 
來往個沒幾句,火神大我就折服在高溫下,癱坐著努力讓高壯的身子能處在建築陰影的遮蔽中。而這時他注意到黑子手上的飲料。紙杯外壁的水珠不時低落,明顯對比出杯中物與室外炎熱的溫度差。火神咽了咽口水。
「黑子你手上的飲料,該不會……」
「是香草奶昔。」
「你翹課溜去買的?這比我單純翹課嚴重吧你—」
「沒問題,校門口的警衛沒注意到我。」
「Misdirection不是這樣用的吧!」
無視火神的斥責,黑子依舊銜著吸管,即使是一如往常沒什麼情緒起伏的表情,也看得出在熱天的當下喝著冰奶昔的涼爽舒適感。火神又咽了咽口水。
「欸,黑子,分我喝一口吧?」
「不要。火神君的一口一定就整杯喝完了吧?」
黑子頭也不抬地回應。
「抱歉,關於奶昔的事情我不能退讓。」
黑子過於淡然的語氣讓因為高熱而煩躁火神更加氣短,大手直接朝對方的手腕抓去。
「不是說了要當我的影子嘛!都這麼親近了還不分我口冷飲!」
「我們親近的事物只有籃球喔,火神君。」
「你這傢伙!對夥伴也太無情了—」
就這樣來往拉扯間一不小心黑子纖細的手一滑、紙杯的塑膠蓋被擠開,米白色的液體就這樣潑灑出來,白點遍佈了少年整個上身。
「對!對不起!」
火神這才連忙鬆手,而且慌張的注意到自己的手勁把黑子白皙的手腕都抓出了痕跡。總是面無表情的黑子這下對於剩沒幾口的香草奶昔也露出了可惜的眼神。
「黑子,那個……真的很抱歉,放學我買一杯賠你……」
少有情緒起伏的少年竟然會因為奶昔而展露有些哀傷的神情,讓遲鈍的火神同學也倍感罪惡,主動提出補償方案。
「所以別難過了啦—」
「沒關係,反正本來就打算這麼熱的天裡讓火神君放學請我喝奶昔的。」
「等等為什麼本來就要我請你!」
「我跟火神君不是夥伴嗎?」
「不要這時候就把夥伴搬出來啊!讓人火大!」
忽視一旁火神嚷嚷著的不滿,黑子盯著灑滿身前的白色液體。
「不過果然還是覺得好可惜啊……」
濃稠半融的奶昔順著手腕緩緩滑動,黑子凝視了會,湊上前去輕舔過自己的手。
朱舌探出薄唇、順著白皙肌膚沿著米白奶昔舔舐而上的瞬間,藍髮少年也反射性輕垂眼簾。
這樣的畫面無來由地讓火神不自覺又咽了咽口水。
「黑子!奶昔潑到衣服上了、黏黏的不舒服吧?要不要去廁所清洗一下啊?」
理智反射性地催促火神快點結束眼前莫名煽情的景色。
「要不要我去幫你拿替換的運動服?你放在櫃子裡吧?」
「說的也是。」
黑子這才意識到自己的慘況似的,回神以後也沒多想,在火神面前直接解起鈕扣、把襯衫敞開準備脫下,以運動員、高中男生來說都過於纖弱的軀體就直接曝露出來,讓火神瞬間腦袋一股燥熱、視線飄移著不知該移往何處。
就在黑子襯衫半脫時,差點反射性遮住眼睛的火神心裡才暗地驚醒—黑子也是男生啊,看見裸體有什麼害羞的?而且為什麼害羞的是旁觀者的他啊?
「欸,你別現場脫啊,著涼怎麼辦!」但火神還是出聲阻止了。
「天氣很熱,沒關係。」黑子不知是否故意沒聽懂,總之還是把襯衫脫了。瘦弱但結實的上身即使覆蓋在建物的陰影中,身上的汗水還是微微反射著陽光。
「奶昔真的濺得到處都是……」
眼見黑子又準備用舔得處理身上的災情,火神連忙翻出面紙搶先胡亂擦上。
「火神君還帶著面紙嗎?好賢慧啊。」
「被潑到的明明是你,為什麼是我一團亂啊!」
「對啊,火神君好奇怪。」
「你—」
火神正要接口,這才意識到自己胡亂擦拭的手順著痕跡、已經從手臂到了腰側,而且還滑過對方胸前……察覺到這行為無疑就是將對方的身體都摸過一遍,火神覺得自己的體溫又在高溫下攀升了。接著又懊惱自己莫名的反應而陷入思緒。
「……火神君。」
黑子的聲音將火神拉回現實。
「站起來了,小火神。」
 
「欸?」

...........................................待續>.0

2.奇蹟X黑子,幾乎都是R18


斑斕多彩

黃瀨涼太覺得非常興奮。
好不容易進入了帝光中學著名的籃球部,而且還以新人之姿擠進了號稱是奇蹟世代的一軍,還能參與一軍的合宿訓練,與包括涼太十分崇憬的籃球天才—青峰大輝共同度過數日……
黃瀨涼太真的很興奮。
幾乎無法安穩入睡的他因此覺得耳邊的聲音大概是幻覺。
直到認出那呻吟是來自同隊的黑子哲也,他猛然驚醒。
早知道不該睜開眼睛的。事後的黃瀨總是這麼想。
 
『小黑子?』
小心起身、朝著聲音來源在昏暗的房間摸索,黃瀨這才注意到榻榻米通鋪的房裡竟然棉被都空了,一旁的隔間拉門有些縫隙、微弱的聲音與光源由此而來。
黃瀨按捺不住好奇心朝裡窺探。
 
門後的景色讓他瞪大了眼。
 
 
................................然後就無法公開試閱了wwww待續(艸

3.光組X黑子、火神X青峰,3P,R18


三明治與漢堡中間都有夾心

「火神你這渾蛋,球是要給我接的吧!」
「明明就是傳給我的,白癡峰!」
青峰大輝與火神大我就這樣緊握彼此揮出的拳頭、怒瞪著對方,火神的臉頰紅腫了一片,雖然深色肌膚不明顯、但青峰的額頭也瘀青了一塊,兩人就這樣僵持不下。
黑子哲也抱著籃球蹲在一旁,無奈看著兩人吵架吵到忘了他的存在—雖然黑子一直都很沒有存在感。
「看來現在根本不需要misdirection,我就可以從兩人眼前完全消失呢。你也這樣覺得吧,2號?」黑子摸摸同樣在一旁待機的哲也2號。「火神君和青峰君感情真好呢,眼中只有彼此、完全沒把我和籃球看在眼裡了。」
黑子雖然這麼喃喃自語,心底倒很清楚—他和籃球正是兩人吵得不可開交的原因。
 
起因是放學後的三人籃球。
最近青峰不知為何常跑來誠凜纏著火神和黑子一起打球。好鬥的火神自然樂得跟奇蹟世代來場1 on 1,喜愛籃球的黑子很自然也加入,三人也算是和樂愉快地打著籃球。只是……
黑子順手傳球給火神後,青峰會表達強烈抗議。
如果把球傳給青峰,換成火神沒好臉色。
終於當黑子想把球傳給火神的時候、青峰強硬出手搶球了……接著兩人就為此爭吵起來。爭執重點不是『竟然搶走我的球』、而是『黑子的傳球到底是誰的』……
搶球以後進籃得分的規則好像被拋之腦後,現在比的是誰接到最多次黑子的傳球。你奪我搶到後來終於兩人大打出手、氣氛僵持,把籃球跟黑子都晾在一旁。
「好想打籃球喔……」把玩手中的球,黑子意味深長地輕嘆。
他只是想打籃球而已。
只是想和最重要的兩個夥伴一起打籃球而已啊。
 
「所以說,哲的球是要接給我的吧!」
青峰突然朝著黑子大喊,一旁的火神跟著氣急轉頭。
「明明就是要傳給我的!對吧,黑子?」
「吵死了,我和哲的默契你哪比的上,那當然是朝著我來的傳球—」
「黑子現在是我隊友,當然是傳球給我!你這外人吵什麼—」
然後兩人又對著彼此吵了開來。
黑子望著兩人,忍不住輕嘆。
 
青峰大輝,火神大我。
兩個在黑子心中難以較量的重要存在。
與兩人共處同個球場上,自己手中習慣傳出的球,究竟原本是預想著要傳入誰的手中……黑子自己也說不準。
過去的光,現在的光。
對影子來說都是同等重要的光。
 
就在黑子放下球、抱起2號準備索性撤退去喝奶昔的時候,兩光組倒是馬上回神,同時轉向他。
「哲!」「黑子!」
『你到底想傳給誰!』
「……」果然被逼著選擇了。黑子放下2號、拿起籃球。
「以前總是習慣拿到球就傳給青峰君呢。」
黑子淡淡說完,青峰馬上狂喜歡呼,一旁的火神一臉震驚的呆愣。
「但是我現在的夥伴是火神君喔,我總是想著要如何傳球給火神君。」
這下子火神喜上眉梢地睜大眼,換青峰豎眉揪起臉。
「我兩個人都想傳……為什麼籃球只有一顆呢?」
黑子一雙淡藍瞳眸直視著兩人,眼神堅定又認真。
「我最喜歡你們的籃球喔,火神君、青峰君。」
 
『……』兩人不約而同陷入沉默。
黑子於是繼續補充。「無論是你們之中的誰,我都想一起打球,所以……」
別吵了,快點繼續打球吧—黑子剩下的話還沒說完,青峰跟火神突然很有默契地一同上前,一人一邊架住黑子的手臂。
「欸?」黑子一愣,少有表情變化的臉這下也有點動搖。
「既然黑子你選不出來。」火神的眼睛看看黑子、再看向青峰。
「那就只好三個一起來了。」青峰俯視過黑子、再瞪向火神。
然後兩人一起把黑子拖走了。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