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永夜魔女】
關於部落格
十四虹的創作自耕農社團
黑子無節操本都出了以後好像沒有什麼不能萌的了(?
  • 513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小說]他與她的七夕

 
【基本背景設定先讀】
*玄司,留洋商人,歸國後在港都開設洋行。外表嚴肅、生活整個洋風,但最近為了美人改住日式宅院。
*叶紅,神祕美人,綠色波浪長髮+紅眸,當了玄司的情人以後整日無所事事享受人生。個性不受拘束,最愛捉弄玄司、疼愛梓。
*梓,紫髮少女,跟在叶紅身邊服侍兼保鑣,對主人有異常的仰慕與崇憬,對一家之主兼金主的玄司也十分敬重。內心其實還是小女孩,雖然不敢撒嬌、但依然很得叶紅與玄司的疼愛。
*一家三口目前定居日本的某個港都,和樂融融。


他與她的七夕
 
當玄司下午從洋行抽空回家一趟時,看到的就是這番熱腦鬧的景象。
「……我沒辦法弄到熊貓喔?家裡也養不下。」
男人淡語,心底卻算計著萬一某人十分堅持、自己又該如何去凹個兩隻回來。
「啊?玄司在說什麼傻話啊?」
「玄司大人,您回來了。」
「只是拿東西,很快就回去了。」婉拒紫髮少女想接過自己西裝外套的手,玄司的黑眸依然揪著眼前的美人。
他看著穿著輕薄浴衣、愉快在後院裡整理竹子叢的兩人,皺起眉頭。
「那妳為什麼在院子裡種竹林呢,叶紅?」
被詢問的年輕女人輕撥過一頭波浪綠髮,紅色眸子笑瞇著凝視男人。
「因為七夕啊。應景一下才有過節氣氛。」
「啊……七月七日啊……」
玄司這才想到東方確實有這個節日,而且就是所謂的……
「還是我們的情人節浪漫多了。西方搞什麼玫瑰那套,手都給扎疼了—紅的煞風景。」
會將昂貴的西洋花束如此嫌棄的,城裡大概只有叶紅這個女人。然而就是這樣的獨特性也讓玄司無法否認地著迷。
「妳這麼說,那下次西方情人節不送妳玫瑰花束了。」
「那個什麼、巧克蕾特我也不太喜歡。到底要甜還是苦,好歹選一個嘛。」
「……妳是說巧克力吧。純苦的也有喔。」
「不—要。你又不是今天知道我不愛吃苦。」
在兩人一來一往鬥嘴時,女孩們已經將手上的絲帶都綑上竹竿了。玄司這才注意到裝飾完成、別有風味的竹叢。
叶紅對於男人的沉默看來十分滿意。
「如何?氣氛很棒吧!晚點還能寫願望卡掛上去呢。」
叶紅炫耀著自己的成果、邊親暱地摟上玄司的手臂。
「晚上不准加班,給我早點回來。」完全不容拒絕,叶紅甜聲撒嬌著。
「我也給你弄件浴衣,晚上我們一起觀星、賞夜景吧!」
「七夕是這樣過的?」
對著男人的疑問,綠髮美女幸福一笑。
「就是這樣過的喔。兩個戀人共同度過。」
因著那話語中滿溢的愛意。玄司微撇過有些泛紅的臉,而女子浴衣組舉手歡呼,就這樣定下了晚上的行程。
 
回到洋行後,玄司腦中不時浮現家裡的美人。
她漾滿期待的紅色美眸、滿懷興奮的燦爛笑靨。
浴衣胸襟間若隱若現的陰影春色、身軀貼著自己時,輕薄布料直接傳遞的柔軟觸感……
幾輪思緒下來,玄司眼前的文件根本半個字也沒看進去。
揉揉深鎖的眉間,玄司喚來秘書。
「幫我查查七夕的由來吧。」
「老闆不知道嗎?……啊。」
秘書突然想到自家老闆留洋過的背景,連忙感到失禮,幸而對方不介意、坦率點頭。因此秘書馬上翻了各種資料、直到傍晚才彙整成一疊紙本交給老闆。
迅速翻完以後玄司露出微妙的表情。
「牛郎織女啊……」
低語完,俊容神色溫和地嘴角輕揚。
想著老闆也許是為了七夕背後的愛情故事而有所感動,秘書心底祝福著老闆今日也能幸福、貼心的處理完那些玄司分心整日而無法進展的文件。
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秘書心底不免俗地在七夕這麼感嘆。
 
而對七夕的牛郎織女物語深有所感的玄司、如期歸家以後,回饋給叶紅的行為,則是讓她大大驚奇了好一陣子……
果然是喝洋墨水的男人。
思考邏輯完全讓人無法理解啊!!—
如此心中吶喊的叶紅更加縮捲身子,卻怎樣也無法在難以蔽體的薄紗包覆下掩飾到什麼。
而粉紅色的薄紗輕柔覆於叶紅白皙的肌膚上,襯著一頭波浪長髮,一股媚豔風情難掩蕩漾。
「玄司,你告訴我……你心中的七夕就是這樣嗎?」
「今天拜讀了牛郎織女的故事以後,我認為相差不遠才對。」
「差遠了!你真的知道日本怎麼過七夕嗎?」
「今天不是帶我演練一次了?和服、竹竿、祈願籤、線香花火……」
「我怎麼不知道有裸體薄紗這項。我好像比你更熟東方文化?」
叶紅燦笑著挑起怒眉,卻因為眼角的紅潤讓這怒顏在玄司眼底更加可愛。
對著氣鼓著臉的戀人,玄司安撫似的大手一伸、將裹著薄紗的身軀摟入懷中。
「妳知道吧?牛郎織女怎麼相遇的。」
「牛郎在河邊看到織女洗澡的美色,偷了她的衣服迫使她下嫁……呃,不會吧。」
「既然妳不是天女,我也不必要偷走妳的衣服。雖然找不到羽衣,但是中國製的高級綢紗就將就一下吧?」
「哪裡的天女是近乎裸體的裝扮啊……你真是吃洋飯吃壞腦子了。」
「西方的天使但且都裸體的。」
「……真服了你。」
放棄爭執了,投降似地、叶紅主動倚上玄司厚實的胸膛。
「也罷。反正我也不想當什麼織女。一年只能見面一次的戀情,太不切實際了。」
「妳會忍不住嗎?」
「就是忍的住才不切實際!為什麼要讓自己這麼寂寞啊—明明有兩情相悅的戀人……」
悄悄緊握住摟在腰間的手,叶紅一雙眸子像是看著窗外星空、又像是望向更遠的遠方。
「嗯,我也當不成牛郎啊。」
玄司回應,加重了摟抱的力道。
「我才是忍不住的人呢。一年一次,饒了我吧。」
「早就知道你忍不住啦……」
綠髮美人嬌笑起來。
「看看你這不安份的手……是又往哪摸啦?」
「想確認一下昂貴的薄紗到底有沒有那個價值。」
「你、還知道他昂貴—啊……弄髒了怎麼辦啦!—唔……」
「反正七夕。偶爾為之。」
「你少來—哪偶爾了……」
看著戀人褪下薄紗的肌膚泛起紅潤,鬆開眉頭的玄司輕揚唇角、溫柔在女人頸間烙下一吻。
「是啊。偶爾的是牛郎,而我不是。」
開始動作以前,玄司心想……雖然不知道這樣的七夕收尾與叶紅心中的節慶是否相同。
但想起她在竹叢前投予自己的那抹笑容。
還有現在心中滿溢的幸福感。
叶紅說,戀人共度就是七夕最好的過節方式。
玄司想,現在就是戀人最美好的時刻了吧。
 
『叶紅大人,您在祈願籤上寫了什麼?』
紫髮的少女好奇靠近綠髮美女,在對方的摸頭下微紅了臉。
『唸給妳聽喔—「我不是織女,我和玄司要天天相見、永遠在一起」。』
『果然是叶紅大人的風格。真的是最棒的願望呢。』
『就是啊。』
叶紅笑得瞇起眼,順手又掛上張祈願籤。
就在其上,一行字清麗落下—
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

-END-

故事後背景設定補足
*叶紅其實是蛇妖、人類混血,對玄司的情感從放著好玩的獵物昇華成愛情了,雖然有及時享樂的隨興性格,但依然對種族的歲月差異多少有所恐懼。
*梓也不是人類。
*玄司對種族差異知情,但也許留洋過的關係觀念非常開放,不怕非人、也不介意,完全把叶紅當成好不容易到手的老婆、獨佔慾極重地努力疼愛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