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魔女】

關於部落格
十四虹的創作自耕農社團
黑子無節操本都出了以後好像沒有什麼不能萌的了(?
  • 509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獵人與抄書人[BL原創]


獵人與抄書人 [試閱]
 
1.
「又是看不到月亮的夜晚啊……」
男人在暗夜的森林裡獨自走著,手上的提燈裡,巍巍顫顫的火苗僅照得出腳旁的道路,讓他的身軀幾乎沒入黑暗。
他再次抬頭,確認濃密的葉隙間幾乎一片漆黑。
沒有星光也沒有月色的夜。
他下意識不喜歡。
這種闇夜總會發生些不祥的壞事,總是這樣講的。
所以還是快點結束巡邏回去吧……如此思索著,他加快步伐。
突然,有別於腳步聲的細小雜音掠過耳側。
生物的氣息。
微弱、幾乎奄奄一息的呼氣聲……
循著氣息來源,他看到了那倒落地面的模糊身影。
一時男人忌諱起受害者的周遭是否有攻擊性的生物,不敢輕舉妄動……但很快他發現那是人類,隨即趕忙上前。
「欸!喂!—」
提燈的照明下浮現出了一張極為美麗的臉。男人很快看出那一身傷勢並非野生動物所造成的,那樣的衣衫不整、凌亂、加上各處的傷痕……恐怕……
是被玷汙以後才丟在這種地方的嗎?仔細一看,弧度優美的唇邊還沾著血跡,血沿著不斷滴落……
「喂、醒醒—還活著嗎?欸!—」
男人小心搖晃美人的臉頰,心中的某處揪緊著,擔憂著最壞的設想是否成真……
「別因為失身這種事就咬舌啊—傻子!—」
「……」
這番話似乎刺激了懷中人的意識。對方皺眉掙扎了會、緩緩睜眼。
那是一雙美麗的眼睛,深邃的幾乎讓男人剎時著了迷。
接著眼睛的主人咳了咳,並沒像男人所擔心的吐出鮮血,倒是發出了微弱但正常的聲音。看來舌頭還健在。
「……你……說誰咬舌啊?……你才傻子……」
「欸?」
男人有些驚愕,並非因為回話內容與美麗外表的落差,而是因為……
這聲音怎麼聽都是男的。
像是看出男人的困惑,美人吃力地抬起手攬住他,因而貼上他身前的平坦胸脯證實了他的判斷。同時美人在一時失神的男人耳旁低語。
「嫌我髒的話……就放我下來等死。……不然,快救我離開……」
乍聽之下充滿高傲的命令口氣,但語者說完後就虛弱地又暈了過去。
男人抱著他半响才回過神。他仰頭,再次確認月亮沒有浮現在夜幕上。
「果然是個不祥的夜晚啊……」
感嘆著,他起身。
就這樣把美人—美麗的男人抱回了自己家。
 
回到自己位在森林旁的木屋裡,男人很快找來了毛毯、衣服,燒了熱水也溫熱了些許食物,這才搖醒美麗的陌生人。
「欸,熱水好了。洗個澡吧?」
「……」男人虛弱地點點頭,伸手拉住準備離開的他。
「我……沒有力氣。」
「……」
男人過了好陣子才會意過來—這傢伙想要他幫忙洗澡。他頓時無言起來。
他以為把他帶離危險的黑夜森林已經很人道了,難道好人要做就要做到底?但是讓初次見面的男人看到裸體不會害羞嗎?不對,是他為什麼會覺得看了會害羞?只因為這人很美?但是說到底男人看見男人有什麼好害羞?—
「……我快睡著了……」
「……」
等意識到這人是在催促他,他嘆口氣,抱持著體恤病人的心情、順服地捲起袖子,開始動手幫他擦澡。
對方發出滿足的嘆息聲,任由他擺佈。
而那磁性的嗓音不輸給外貌的迷人。
「碰到傷口會痛的話說一聲。」
他說著,開始脫起男子的衣服。本就凌亂、有些破爛的布料褪去後,男人纖細的身體曲線就展現眼前。頓時他慶幸對方因為坐姿、只有背部裸露在自己面前,但那沒有一絲贅肉的背、以男性來說略顯細緻的腰身,加上一頭黑色長髮……總讓他一直有著眼前人是女性的錯覺。
而這樣的胡思亂想很快就退散了,他隨即被軀體上的傷痕奪去注意。
「……」
男人將毛巾沾上溫水、輕柔小心地擦拭他的身體。在室內的爐火照明下,他身上的痕跡清晰入目。全身瘀青的部位、手痕的分布,都彷彿證實著他在暗林裡的推測。
直到他將手探上前、小心拭去男子唇邊的血痕,陌生人才慵懶開口。
「你……在想我到底有沒有被侵犯,對吧?」
「呃……」
男人一時停下了動作。雖然是對方自己說起的,但總覺得擅自臆測他人是否受到此類傷害,是件很失禮的事。他為自己的思緒感到些許慚愧。
但對方完全沒這顧慮似地,繼續說道。
「沒錯喔,我的確是被侵犯了。被丟在那種地方。」
「……」他知道自己動作僵硬了下。對方對此沒有反應。
「但是沒讓他進去。所以你不必幫我洗那裏……」
「!—」男人這才驚覺自己無意識把毛巾移到他身下。這次對方喝笑出聲。
「我跟那混帳說,別硬上啊—我還沒準備好,先用嘴巴調情如何?那個人就興沖沖地聽話了,把我的頭壓過去……叫我含住……」
他不清楚是因為這樣輕描淡寫描述的受害過程、還是犯行過於低下?總之,男人聽著,覺得背脊默默涼了起來。
而自白的受害者倒映在熱水上的臉,輕輕勾起嘴角、笑了起來。
「然後我就一口咬了下去,哈哈。」
「!—」男人瞬間覺得某部位好像無形地痛了起來。
「憑什麼失身受辱就要咬舌自盡啊?就算我是女人也沒這麼蠢。」
他回過頭,向著男人瞇眼一笑,美的甚過女人。
但那雙漾著笑意的眼瞳底下,卻沉澱著某種難以言喻的東西。
讓他無法不去在意。
順勢伸過手,他擦拭乾淨美人臉上的血跡,還倒了杯溫水、示意他可以漱口。
他接下了茶杯,愣了愣後笑出聲。
「這是覺得我嘴巴很髒的意思嗎?」
「……我想你會想漱乾淨。」
「啊—也是啦。謝謝,你真細心。」
他輕闔眼簾,想拿起杯子,手臂卻顫抖著使不上力。
「吶,我連拿杯水的力氣都沒有……我被下了藥,才會被那種傢伙動手啊。所以……唔!」
沒等他嚷嚷完,男人一把拿過杯子、直接往嘴裡倒。
然後抬過他的臉,吻了上去。就這樣把含在口中的溫水渡了過去。
「……別吞進去了。」
男人把茶杯舉到他口邊,接住他闔不起的唇間流下的水。
「沒人有資格嫌你髒,遇到這種事也不是自願的。」
男人低沉的聲音淡然說著,替他擦乾嘴巴、順手把他下巴闔上。
也許因為身體開始暖和,美人的臉上浮現一抹潮紅,被搭救以後第一次露出些微尷尬的表情、輕別過臉。
「你這男人……這根本不是嫌不嫌髒的問題了……」
捂口喃語,也不介意對方的反應,美人逕自肩膀輕顫著笑了起來。
「你冷到發抖嗎?」
「你覺得我看起來哪裡冷了?」
「……皮膚很蒼白。」
「那是天生麗質。」陌生人將光裸的身子斜靠在澡盆旁,眼神魅惑地望向救命恩人,薄唇輕揚。
「你很有趣。救了我的命,想要什麼謝禮?先說了,我身無分文……」
男人順著這嫵媚的嗓音,視線由上而下掃視了一遍眼前人的裸體。
「說吧?想要我為你做什麼……」
美麗軀體的主人輕別過頭,視線斜個角度依然揪著他。
男人不由得在這樣熱氣蒸騰的光景裡感到體內一股躁動……
「那就……」
他向著男人期待的神情開口。
「穿上衣服吧。」
然後把早準備好的換洗衣物掛到他身上。
「……」
「只有我的尺寸,你加減穿吧。」
「……你果然很有趣。」男人將衣服攤上身。
「我叫費伊。」
「……莫德克。」
 
知道了名字、看過了裸體,帶回家裡的男人總算不是個陌生人了。
「莫德克……不錯的名字啊。」
當費伊微瞇著眼向自己漾起笑容,莫德克感覺胸口彷彿悸動了下。
直到瞥見他朝自己敞開的雙臂。
「……連衣服都要我幫你穿嗎?」
「真的很抱歉啊,被下的麻藥現在都還沒退……也許連湯匙都拿不穩。」
「……」
「如果我不幸餓死了,請隨意處裡我的屍軀吧,別在你家佔位子—」
「我會照顧你到康復為止。」
莫德克投降了,對自己的惻隱之心、對那男人美的不像男人的笑容。
「對了,燉菜我喜歡吃,但是我怕燙。」
「……我會幫你吹涼。」
果然慣例就是慣例。
大概,無月之夜裡就是無法發生什麼好事,也撿不到好東西吧。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