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魔女】

關於部落格
十四虹的創作自耕農社團
黑子無節操本都出了以後好像沒有什麼不能萌的了(?
  • 509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F/Z]學園版劍槍-約會


約會
 
面對包圍校門口擋住去路的堅固人牆,阿爾托莉亞與迪魯穆德真的非常困擾。
校園裡的校花、校草經由決鬥而決定交往的消息很快傳遍了校園,雙方人氣不只在比試時引來大批圍觀者,還在揮別單身後引來大量注目與關切。
人群裡不斷傳出愛慕者的失望哀號、仰慕者的尖叫、湊熱鬧者的鼓譟聲,本來在放學就容易遇到告白攻勢的黑髮青年耐心安撫群眾,綴著淚痣的橙色眼眸更是維持著溫柔,側臉俊美的讓偷瞄著他的阿爾托莉亞都沉迷了起來,直到截然不同的叫囂聲在校門口響起。
 
「這些庶民都給我讓開!別擋住我女人的去路!」
在校門口違規停放的敞篷車漆著品味令人無法恭維的亮金色,從車上走下的金髮青年—吉爾加美什自信滿滿地朝阿爾托莉亞的方向大聲發言。
「阿爾托莉亞!本會長用專車來接送妳了!拋下這些愚蠢的庶民和那個淚痣男,坐上我的副駕駛座吧!」
聽說這個暴發戶學生會長不知道留級幾屆了,才會是個學生卻有駕照可以開車。人群騷動中讓出道路來,讓他豪氣萬千地走向少女。
「來吧!本會長現在就歡迎妳投入我的懷抱—嗚喔、呃!……」
人群讓開的道路剛好讓少女丟出的提袋狠狠命中吉爾加美什的臉。
早因為決鬥而疲憊不堪的阿爾托莉亞因為奮力揮臂而氣喘吁吁。自己的木刀早先扔過暴發戶嫌髒了,剛才扔的是原先裝木刀的袋子。她也不打算撿回來。
「……要本會長幫妳提行李?當然沒問題啊,親愛的阿爾托莉亞。」
吉爾加美什忽視臉上的瘀青燦笑。
「臂力真好,不愧是將來要懷上本會長孩子的女人—哇啊、呃!!—」
「學長!我會賠你新木刀的!真的很對不起!」
感覺得出阿爾托莉亞十分氣憤,木刀都砸出去了才向迪魯穆德道歉。
「這……沒關係,我不介意……」
「可惡的淚痣男!竟然敢跟本會長搶女人!你簡直—呃啊、哇!—」
「幸好學長你有兩把刀—真的很對不起!!」
跟迪魯穆德慌張道歉完,阿爾托莉亞又怒氣難抑地轉向金髮男。
「你如果繼續口出狂言汙辱學長,小心我給你好看!!」
「喔?聽起來很有趣?本會長真是期待起來了!—」
聽到對方糾纏不休的如此回嘴,金髮少女已經按捺不住了,差點衝上前動手—
身子卻突然浮空、同時溫柔的磁性嗓音在耳邊響起。
「阿爾托莉亞,失禮了。」
「欸?」
迪魯穆德毫無預警地扛起阿爾托莉亞,抓住兩人的書包、推開人群就跑,阿爾托莉亞就這樣看著驚呼、錯愕的人群越來越遠,直到消失在視線裡。
黑色短髮因為風而輕飄,抱住腰身的手臂並非粗壯卻結實,讓金髮少女即使在有些危險的姿勢下、也沒有任何不安……
只有兩人向著無人處奔馳,竟有種私奔的錯覺。好像可以就此拋開一切,無謂的知名度、糾纏不休的煩人暴發戶、任何會阻礙兩人專注彼此的一切……
如果可以就此逃開就好了。到只有兩人之處。……
 
「呼……」
到了離學校有段距離、幾乎無人的公園,迪魯穆德這才把少女放下。落地的瞬間阿爾托莉亞反射性往後一遮—這才想起偏好行動方便的自己一如往常穿著學生長褲,沒有曝光之虞。
平常總不覺得自己跟男學生一樣穿著褲裝有何不妥,現在在男子溫和的目光注視之下、阿爾托莉亞卻有點無措地紅了臉,暗自懊悔自己沒有穿著少女氣息濃厚的制服裙。
「抱歉啊,學妹。我想被人群圍觀也不是辦法,只好先跑再說……」
迪魯穆德擦拭著額上的汗水說著。扛著少女跑了這麼遠的距離,畢竟也不是簡單事。阿爾托莉亞連忙翻出自己的手帕、掂著腳尖想替青年拭汗。
「對不起,學長。我這麼重……」
「哪會呢,我覺得很輕呢。」迪魯穆德配合阿爾托莉亞擦汗的動作,微俯下身。
「並不是我無法負擔的重量喔。雖然跟普通女生比較起來,是很結實的身體……啊!那個、我剛才那樣說並不是性騷擾!真的很抱歉—」
看到迪魯穆德為著無惡意的發言連忙道歉,阿爾托莉亞心中忍不住一陣莫名的欣喜,無自覺地拉過男子的領帶、輕柔在眼角下的淚痣一親……
黑髮青年的眼睛一下子睜大,阿爾托莉亞鬆手後意識到自己的舉動、突然漲紅了臉。
「對、對不起!!身體突然、自已—那個、就是—」
綠眸慌張心虛地閃避青年的視線,少女連忙道歉。
「我會對學長負責的!!」
等搞清楚自己脫口而出的是什麼宣言,阿爾托莉亞頓時羞恥的想找個洞把自己立刻埋下去……但是傳入耳中的輕笑聲卻沒有任何嘲笑的意味。
「哪有什麼需要負責不負責的。我們……不是從放學開始交往了嗎?」
迪魯穆德柔聲說著,輕輕俯身。
「所以親個臉頰什麼……」
還以為接下來薄唇就會貼上頰側,所以阿爾托莉亞有點緊張地閉上眼—
結果一陣不小的飢餓咕嚕聲在兩人之間響起。
「對、對不起!」
金髮少女尷尬地按住肚子,黑髮青年則噗哧一笑。
「學妹肚子餓了嗎?」
「因為放學活動量很大……本來我就會繞去買點心的……」
這麼一說迪魯穆德想起這個嬌小的學妹食量其實意外的大,只要有空閒時間都常看到她咬著點心。
氣氛瞬間又回復到以往兩人輕鬆的那般,迪魯穆德示意不遠處的小攤販。
「我們去買點東西吃吧?」
「好!」阿爾托莉亞眼睛一亮,手一抓就拉著迪魯穆德往攤販跑。
一時迪魯穆德還有些訝異手被緊牽地如此自然,但是看見綠眸眼中單純的欣喜光芒,他也就任著她緊拉著。
那隻白皙的小手柔軟、夾雜著些許長繭的粗糙。
即使意識到了碰觸自己的是貨真價實的異性,也沒有想放手的不安或芥蒂。
迪魯穆德以為自己會永遠難以與異性平和相處,有著清澈綠眸的阿爾托莉亞卻來到他面前。
而且自己還提出了與她交往的要求。
輕揚嘴角,迪魯穆德也握緊了拉住自己的手,更加使力地。
 
「嘩啊……肉包好好吃喔……」
坐在公園的長椅上,讚嘆完手中的包子如何美味,阿爾托莉亞又咬了幾口。嚼動的臉頰因此鼓起,像是小動物一樣惹人憐愛。
讓在旁注視著的迪魯穆德眼神跟著漾滿笑意。
「吃慢一點,還有很多沒關係。要喝飲料嗎?」他遞上溫紅茶。
「姆、嗯嗯!」還嚼著包子的少女直接湊過身、含住杯上的吸管。這樣稱不上優雅的吃相卻讓青年看得很開心。等阿爾托莉亞手上空了,迪魯穆德又接著遞給她另個肉包。
「小心燙。」
「謝謝。啊……」接過食物的少女這才注意到青年幾乎沒吃。
「那個……學長不吃嗎?」
「我看妳吃就好。」
「這樣不會很無聊嗎……只是看著我吃東西……」
「不會啊。」迪魯穆德微笑。
「我們正在約會呢,我一點也不無聊喔。」
阿爾托莉亞聞言紅了臉、不知該如何回應,只好埋頭繼續啃包子。青年笑著摸摸她的頭。
「而且看妳吃的很滿足的樣子,我也覺得很高興呢。」
「只是讓學長餵我吃東西……感覺和以前好像一樣耶……」
「不過因為我們已經在交往了,這樣就是在約會了吧。」
迪魯穆德笑得瞇起眼。
「不然這樣吧—」
「嗯?」少女抬頭,長指先順手抹去她嘴角的食物碎屑,接著柔軟的觸感突然覆上唇側。
「……這肉包看來真的很好吃。」
迪魯穆德看似平常的輕笑著,舔去指上的殘屑。阿爾托莉亞卻覺得一股熱流幾乎要衝破腦袋了,口中嚼到一半的食物差點忘記吞進去。
直到青年再次遞上飲料、她順服地含上吸管,好不容易避免噎到的窘況順利將食物下嚥……胸口鮮明的悸動提醒了她。
迷人、風度、氣質的學長,大概不會是簡單的情人。
自己真的能夠各種意義上都順利的和迪魯穆德交往嗎?
但是瞥見一旁的黑髮青年注視著自己的笑容這麼執著,察覺到自己的視線後回以的笑容這麼溫柔……
雖然靜默著的兩人沒有開口,卻有種幸福、溫暖的情感滿溢心中。
現在,此時的迪魯穆德,是屬於她的。
以後,希望也能一直如此擁有著他。
 
「明天想去哪裡約會嗎?」
迪魯穆德的橙眸底有絲寵溺。
明明今天與昨天凝視著自己的都是同一對眼睛,為什麼這視線如今隨意就能擾動自己的心跳呢……綠眸小心掩飾著心中的動搖,阿爾托莉亞搖搖頭。
「不過如果和往常都一樣的放學路線,怕妳無聊?」迪魯穆德思索。「沒有其他想去的地方嗎?」
「不然……劍道場……」
阿爾托莉亞小聲說著,迪魯穆德愣了會才意識到這陣呢喃。
「因為我想要和迪魯穆德學長練劍。就只有我們兩個人。」
少女越說越小聲,通紅的臉也越垂越低。
迪魯穆德也微紅了臉、輕聲苦笑。
「這樣子感覺就真的和平常沒兩樣了。約會竟然還練劍什麼……」
「和平常一樣就好了啊。」
阿爾托莉亞怯怯地伸手握住迪魯穆德置於身旁的手。
「因為我就是、喜、喜歡這樣的學長……」
嘟嚷著,金髮少女就這樣別過害羞的臉,所以也沒注意到青年聽到這番告白後、有點慌張的臉紅神情。
雖然不覺得嬌小精悍的金髮後輩有著勝過其他過往追求著的驚人美貌……但是她純真的言語卻往往最驚人地深深打動迪魯穆德的心。
「迪魯穆德學長,我……我明天會穿制服裙來學校的……」
「啊……可是這樣不會妨礙到行動嗎?妳在校園裡很有活力呢。」
「我會帶體育服替換的!」
雖然想告訴少女,維持她現在的模樣就好。盤著金髮、穿著褲裝精神凜凜的稱霸學校就行了……但是。
「那我就期待囉。阿爾托莉亞穿起裙子來一定很可愛吧。」
少女沒有回應,只是加重手中的力道。
而迪魯穆德也牽緊了兩人相連的手。輕柔微笑。
「真期待明天啊。」
他幸福地說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