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永夜魔女】
關於部落格
十四虹的創作自耕農社團
黑子無節操本都出了以後好像沒有什麼不能萌的了(?
  • 516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F/Z]學園版劍槍


學園劍槍
 
「學長,請和我一決勝負!」
迪魯穆德聞聲一回頭,就被木刀的尖端直指著。
而持著木刀的金髮少女,一雙清澄的綠眸直視著他。
擔心微瞪著眼的少年沒聽清楚,女孩又厲聲宣示了一次。
「我說—學長,請和我決鬥!」
將刀立於眼前,阿爾托莉亞的語氣堅定不已,甚至自信一笑。
「如果我贏了,就請跟我交往。」
這下子迪魯穆德終於進入狀況,感覺左眸下的美人痣因那視線而有這麼霎那隱隱作痛。
而他因此一笑。溫和地、卻也隱含氣勢。
「好啊。」
迷人帶著磁性的嗓音如此應允。
作為挑釁現場的校門口頓時尖叫、抗議聲四起—有趣的是,兩人的支持者都不分男女。
而迪魯穆德像早習慣似地、自然輕扶過少女的肩膀。
「放學後去操場吧。現在先進教室……」
十分溫柔的動作。方才幾乎做出等於一番告白的挑戰宣言時、也不覺得緊張的阿爾托莉亞,此刻卻悄悄紅了耳根。
僅僅是輕微碰觸也讓胸口起伏的這份心情,正是她提出決鬥的原因。
 
時間終於到了下課後。
校花校草相約決鬥的事情傳遍了整個校園,讓聚集操場的圍觀者意外的多—雖然阿爾托莉亞沒意識到自己不知何時被封為校草,迪魯穆德倒是早有預料般地對圍觀感到習慣,表現的很自然。
「不必在意旁人眼光。我會認真與妳決鬥的。」
「迪魯穆德學長……不生氣嗎?」
也許是稍微耳聞了周圍人群的不滿聲音—每天都收不完情書、聽不完告白、而且通通拒絕的美男子迪魯穆德,竟然會冒著就此被獨佔的風險、答應阿爾托莉亞的決鬥要求。終於意識到自己的發言有多驚人以後,阿爾托莉亞也不解自己能有此榮幸的原因了。
「我提出這麼為難前輩的要求……」
「怎麼會生氣呢?可以和阿爾托莉亞交手是很愉快的事情呢。」
迪魯穆德微笑,溫柔的神情在陽光下更顯耀眼,眼神十分認真。
也許在前輩眼中,自己是個挑戰者更勝於追求者……
心跳終於平緩,金髮少女再也不懷雜念,向著青年執起木刀。
「那麼,前輩,請多指教。我會全力以赴的。」
「啊。我也是喔。」
迪魯穆德揚起一長一短的木刀。
橙色眸子與青綠眸子於是只專注凝視彼此,在藍天下、兩人的身影交會,激起遍地沙塵。
木刀的撞擊聲、灑落空中的汗水、陽光下閃耀光芒的柔金髮絲……
迪魯穆德回憶起了初次見到金髮少女的那時刻。
 
『請讓我加入劍道社。』
盤起金髮的綠眼少女參觀社課沒多久便對迪魯穆德提出了請求。
初始迪魯穆德心想,這女孩也是吧?覬覦著他的外貌、一時受了迷惑,所以才想跟著加入社團。劍道社以往收了不計其數的居心不軌的女成員,後來皆受不了嚴厲的劍道訓練而半途而廢了……簽署過無數張退社同意書後,對劍道、社團是真心抱有熱情的迪魯穆德也會感到沮喪。
眼前有著清澈眸子的少女會多快就放棄?隱隱感到可惜,迪魯穆德還是微笑著歡迎女孩的入社。
而他的預想很快就被推翻。
嬌小的阿爾托莉亞一再出乎對手意料、迅速將劍道練的上手,看似纖細的身軀其實鍛鍊的非常結實,就連力道與速度也遠超過普通女性。而且她持劍時的眼神—無比執著與認真,是如此全心投入。
與迪魯穆德揮劍時的眼神如出一轍。
而且後來才知道,阿爾托莉亞入學沒多久就已經在西洋劍社稱霸、站穩了主將地位,讓原先社團裡早有名聲的十二個優秀前輩也甘心認輸、服從……這樣說起來迪魯穆德才想到,新生裡確實有個金髮少女拿下了『騎士王』的暱稱,成為校園的風雲人物—只是也被八卦環繞注目的迪魯穆德因為自顧不暇、只專注社團,而沒什麼在意。
沒想到這樣的風雲少女這次征服的目標是自己帶領的劍道社。
從那時起迪魯穆德總是忍不住在意著嬌小的金髮少女。
 
「迪魯穆德學長!」
少女清亮的嗓音將迪魯穆德拉回現實。一回神,身體下意識做出反應、交疊的木刀擋下阿爾托莉亞的劈擊。
使力、木刀揮開對手,青年也藉著施力後退與對手拉開距離。
戰鬥已經開始一段時間,兩人卻還沒流汗或喘氣。即使如此所呈現在觀眾眼前的戰況也不能說不激烈。
「隨意分神的話,真的會輸的喔。」
阿爾托莉亞厲聲提醒,豎眉英氣的面容、看在迪魯穆德眼中卻覺得有些可愛。
「我很專心呢。每次和阿爾托莉亞交手都是全心全意的。」
迪魯穆德微笑,短刀橫在身前,少女到是聞言稍紅了臉。
真的很可愛啊……少女以前明明鮮少臉紅過。迪魯穆德心想。
 
『學長,請與我交手。』
入社後沒多久就贏遍大部分社團內老手的阿爾托莉亞,終於對主將迪魯穆德提出了要求。
看著她閃耀期待的翠綠雙眼,迪魯查覺到自己或許從一開始就是少女的目標。
但是與過往那些入社後很快就辭退的女人們不同。她執著的不是美男子的迪魯穆德,而是劍道社主將的迪魯穆德。
『聽說學長很強,拒絕過很多人的要求。』
阿爾托莉亞自然說著稍有誤解的傳聞。迪魯穆德拒絕的都是求愛的要求,而同樣武癡的少女好像也對八卦傳聞十分駑鈍。
『我一直想要找到能夠成為目標的對手,所以才來學習劍道的。學長可以答應跟我交手嗎?』
迪魯穆德還沒遇過如此真誠、直率的請求。而且在社團裡也還沒遇過這樣讓心底暗自騷動、想要一較高下的對手。
所以迪魯穆德欣然接受了要求。
之後兩人多次對練,勝負皆在伯仲之間……雖然迪魯穆德有長年學習的優勢,阿爾托莉亞的實力成長也迅速的不容小覷。兩人總是戰鬥到疲憊地難分勝負,然後暢笑著約定下次的交手。
久了兩人不自覺間在校園裡的互動也多了。午休一起吃飯、社團一起練習、放學一同離校、後來還約好了一同上學可以晨練。討論著如何精進自己的劍術、各種攻防的技巧、其他對手的攻擊模式……時間就會飛逝的很快,而兩個人怎樣都聊不完,一不留神迪魯穆德竟然與異性相處了長久的時間。
卻也不覺奇怪,反而非常自然、沒有壓力。
與阿爾托莉亞共度的時光總是非常愉快。愉快到迪魯穆德總忘記了兩人性別的差異。
她是唯一不被自己的外表迷惑、單純崇拜執著自己劍術的女性。
而相處後迪魯穆德察覺,自己或許是唯一沒將她視為嬌弱女性、而總是認真作為對手相待的男性吧。
不知不覺兩人執著了彼此。異樣的情感逐漸擴散發酵。
終於有一日,少女提出了決鬥。
還有附於其中的、交往的要求。
 
有著眾多觀眾的露天對決依然持續著。
沒有穿戴護具的兩人,一如以往的對練時、攻擊都會被防守擋下,沒有碰觸身體的空隙。這樣不分上下的膠著持續了一陣子,終於迪魯穆德的額上浮現汗水,阿爾托莉亞的白皙肌膚上也浮現淡紅……連旁觀者也能感覺到戰況已轉向消耗體力的持久戰了。
「欸,庶民們的戰鬥還沒結束嗎?這麼熱鬧。」
看到人群聚集也忍不住來湊熱鬧的富家子學生會長吉爾加美什,硬是推開人群到了最前排、看著人牆中間戰的難分難捨的兩人。
「咦?阿爾托莉亞?」紅眸在看到金髮女孩以後很訝異。
「還有那個桃花痣?……他們怎麼會打在一起?綺禮,你知不知道?」
跟在身後的副會長聞言依舊板著臉沉聲回答。
「聽說阿爾托莉亞早上在校門口向同社團的迪魯穆德提出決鬥要求。」
「挑戰劍道社的主將啊?真有膽識!不愧是本會長相中的女人—」
「如果勝利的話,好像要求迪魯穆德與她交往。」
「真是值得挑戰啊—等等!交往?」
金髮少年回頭揪住綺禮的領子。
「我的阿爾托莉亞說打贏了就要和迪魯穆德交往?」
「確實如此,而且迪魯穆德答應了。」綺禮依舊冷靜回應。
「這怎麼行!阿爾托莉亞可是我的女人!誰準那個庶民跟我搶的!」
吉爾加美什轉頭朝著戰況中心怒喊。
「阿爾托莉亞!!那種男人、別浪費力氣戰鬥了!!妳就儘管輸下去、本會長會接受妳的!!輸了就讓本會長來跟妳交往吧—嗚喔!!!痛……」
還沒喊完,飛來的木刀就強力直擊吉爾加美什的臉、痛的他掩面彎腰。
攻擊的來源處,阿爾托莉亞比方才戰鬥時還更激動喘氣,握緊的拳頭空空如也。
「暴發戶在旁邊閉嘴觀戰就好!少來攪和!!」
阿爾托莉亞憤怒大喊,等想要回到戰鬥中才發現自己早把武器扔了出去。
「呃,糟糕……」
感到丟臉而不敢面對體貼暫停攻勢的學長,阿爾托莉亞有些沮喪地低下頭。
「那個……都怪我分心……所以……」
方才全力揮劍的結果開始發酵,阿爾托莉亞感覺自己的身體深處湧現緊繃與痠疼感……匯聚著、擴散著,夾雜著莫名敗北的不甘,刺痛著全身。
「我對迪魯穆德學長……認、—」
「剛才被人打斷而暫停了呢。」
沒想到迪魯穆德溫和開口、打斷了少女。她抬頭,綠眸中有著驚訝與疑惑。
迪魯穆德俊美的臉因微笑而更加閃耀,阿爾托莉亞終於有所意識而紅了臉。他將其中一把木刀扔給阿爾托莉亞,她順勢接住。
「打的正過癮呢,繼續吧?」
握緊手中殘有餘溫的刀柄,阿爾托莉亞也跟著揚起笑容。
「是啊,還沒分出勝負呢。」
 
兩人的戰鬥又迅速展開。
查覺到體力上的差距開始拉開,面對只持短刀、因而速度更加提升的迪魯穆德,阿爾托莉亞決定無論如何都要速戰速決,最好一招就定勝負—
然後真正與學長之間分出個高下。
無論勝負,只要能夠脫離難分高下、只好一直比較的迴圈就好了。只要有個結果,阿爾托莉亞就能夠從長期堆積的不穩情緒中解脫了吧?
那個越是直視著那對橙眸、越是感到苦澀堆積胸口而微微刺痛的情感……
只有遇上了迪魯穆德以後,她才不再被視為嬌弱的少女、而是被作為可敬的對手看待。那雙眼角綴著黑痣的美麗雙眸,始終注視著阿爾托莉亞的本質,注視著她對劍術的追求,忽視了她女性的外貌。
她夢寐以求的認真對待。不像其他把她當成小女孩在揮舞玩具的人、不像那個一看見自己就自顧自宣示主權的金髮暴發戶。是認真看著阿爾托莉亞,凝視著她認真揮劍的姿態。
但也是這樣清澄的視線逐漸刺痛了阿爾托莉亞,讓心中的騷動累積著難以按捺。直到有天她察覺了自己不只想勝過這個男人、還想獨佔他,想成為他永遠、唯一的對手,想佔有他的視野、使其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好友愛莉斯菲爾說,這種感情就是喜歡。
其中的苦楚與不安,皆是因為戀上了一個人。
所以阿爾托莉亞下定決心,提出了決鬥。
想與前輩好好分出個結果。也想好好釐清自己的感情有個結果。
無論輸贏,只要自己的情感可以透過手中的劍、可以透過話語,認真地傳達到迪魯穆德學長心裡……
她就沒有遺憾。
 
幾步退身,阿爾托莉亞重新擺好架式,穩穩踏好步伐。
對面的迪魯穆德大概也察覺了她的意圖,同樣站穩姿勢,短刀向前準備接招。
勝負看來就在這一招之間。
深深吸氣,汗水靜靜滑下、反射著日光。
阿爾托莉亞笑了。對峙的迪魯穆德亦然。
金髮少女腳步一踏出、黑髮青年也傾身向前,木刀們幾乎無聲地擦身交會—
「唔……」
被木刀劃過的左手傳遞了一陣劇痛、讓阿爾托莉亞鬆了手,木刀落地發出了清脆的聲響。
在腳步隨之不穩跌坐於地的時候,黑髮青年回身、緩步走向少女。
她看著那背著光依然溫和的笑容,苦笑嘆氣。
「我輸了呢。是迪魯穆德學長你贏了。」
如此說著,阿爾托莉亞卻覺得心中的糾結頓時鬆懈開來,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自在輕鬆。
雖然輸了,也止不住笑容。終於分出勝負的一戰打得極為激烈、也過癮,讓她心底直呼痛快。
雖然那閃耀依舊的俊美笑容還是稍稍刺疼了她心中的某處。
「打得很精采,阿爾托莉亞。」
迪魯穆德在少女面前站定。
「我比得非常愉快。」
「嗯。我也是。」
阿爾托莉亞笑得瞇起眼。
「謝謝學長接受我的挑戰……也恭喜學長,贏了。」
迪魯穆德笑而不答,只是朝著阿爾托莉亞伸出手。
就在金髮少女苦笑著打算伸手時—
「說到勝負,我好像沒有說過如果贏了要提出什麼要求?」
阿爾托莉亞聞言,伸出的手停在半空。
「呃……確實是我自己單方面提出條件……」
「但是決鬥是兩個人的事啊。所以—」
迪魯穆德爽朗一笑。
「我贏的話,可以跟我交往嗎?」
綠眸頓時睜大,金髮少女還沒意識到話中意義、臉已經先紅了大半。
「而我贏了。所以—」
大手握過阿爾托莉亞的手、一個使力將她拉起。俯視著呆愣仰頭的金髮少女。迪魯穆德再次複述自己的要求。
「跟我交往吧,阿爾托莉亞。」
說著,他再次朝少女伸出手。
沉默愣恍了數秒,終於意識到事情發展的阿爾托莉亞漲紅了臉,黑髮男人如同往常的笑容如今襯著陽光竟然如此閃耀,讓她的心前所未有地深感悸動。
怯怯地,她握住那隻手,然後隨即被男人地另手包覆而上。
將女孩的手包覆執起,薄唇輕柔在手上落下一吻。迪魯穆德笑得彷彿很開心。
「以後請多指教了,阿爾托莉亞。」
 
溫度從緊握的雙手傳遞過來,但依然如此不真實。
不過阿爾托莉亞終究是達成目標了,連自己也無法置信的幸運一般。
明明也只是像以前一樣兩人共處,如今心上卻環繞著難言的緊張感……即使如此,阿爾托莉亞也很努力想著要如何回覆男人。
躊躇了會,最後下定決定。阿爾托莉亞掂起腳尖—在迪魯穆德的臉頰輕輕一吻。
本來從容自在的黑髮青年迅速漲紅了臉,耳旁傳來各種觀眾鼓譟、不甘、抗議的吶喊,就連眼角餘光也瞥見金髮暴發戶依然激烈嚷嚷著。
但是阿爾托莉亞都不在意。她感受著自己略為難以平復的心跳,有些羞澀地笑了。
以後與這個男人在一起時,都要忍受著這番心悸嗎?這樣忽上忽下緊張的悸動感就是她提出決鬥所想得的結果?
雖然難以解釋,但是看到迪魯穆德臉上的潮紅,還有與自己相同的、不好意思的羞澀。
阿爾托莉亞覺得十分滿足,確認了這就是自己所求。
當那對美麗橙眸裡只映得出自己的身影。
 
「等下……還要去社團對練嗎?」
迪魯穆德少了以往的自在風度,像首次面對異性一樣有絲害羞。
「我已經拿不動木刀了。所以……去約會吧?」
阿爾托莉亞無視周遭旁人的喧嘩,建議。
「好不容易可以和學長交往了。」
「嗯,說的也是。」
迪魯穆德牽緊了阿爾托莉亞的手,兩人相視而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