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永夜魔女】
關於部落格
十四虹的創作自耕農社團
黑子無節操本都出了以後好像沒有什麼不能萌的了(?
  • 510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Alpha Vita】Dream Life【場外】

Dream Life
這天早晨紗芮一如以往的賴床難起。
窗外的陽光都灑進房中、刺的紗芮都瞇動著眼了,眼睛還是無法順利清醒睜開。
雖然迷濛間知道再這麼賴床不行、卻在心底等待著最後極限。
等待著熟悉的輕微刺痛感—寵物羊的愛心頂撞起床號……
然而覆上臉龐的觸感卻是溫暖而柔軟的,參雜著些許粗造的光滑。有別於羊毛的柔順、或者羊角的堅硬。
那是一雙溫柔的手。僅從碰觸之間便能感受到憐愛之情直抵心裡。
紗芮睜眼,面前是張明明陌生、卻又彷彿無比熟悉的青年面容。
「……穆法?」
沒有猶豫,她輕輕呼喚這個心底最珍惜的名字。而對方聞言一笑。
「紗芮,早安。」
眼神溫和的銀髮青年以悅耳的聲音道早,同時在她額上輕吻。
感覺這是理所當然的每晨慣例,紗芮卻覺得心頭霎時悸動。
「還沒醒嗎?等下就要教課了啊。」
見紗芮還有些呆愣,穆法苦笑、伸手捏捏紗芮的臉頰。她這才回神抗議。
「醒了、人家醒了啦!」
「那快點梳洗好來吃早餐喔。」
溫柔叮嚀道,穆法先一步離開房間,紗芮望著男人的背影,總覺得心情難以言喻……微微發燙的臉頰,似乎不只是因為被捏的關係。
 
再怎麼晚起,紗芮也有吃早餐的習慣。
只是一盥洗完就看到桌上準備好的早點,內心卻有股說不出的違和感。
然而青翠多彩的生菜沙拉、熱騰騰的法國吐司都是熟悉的習慣內容,沙拉上頭甚至灑了自己喜愛的葡萄乾與核桃。
「早餐不滿意嗎?」
穆法詢問,替紗芮倒了剛煮好的咖啡。
「啊……不是。謝謝。」紗芮說著,咬入口中的吐司與蜂蜜的香醇交融,頓時暖了剛醒的胃。習慣的菜色,今天卻格外可口。
「無法挑剔的好吃呢。」
「真的嗎?太好了。」
黑衣青年在對面坐下,滿足地看著紗芮進食。
這樣靜謐的時光應該早習以為常,卻又難以適應。吃吐司的時候穆法就盛好淋上醬汁的沙拉、吃沙拉的時候穆法又替剩下的吐司切塊,就連入口的咖啡這麼恰到好處的濃郁順口,紗芮總覺得有些受寵若驚。
而手一直忙著動作的穆法看起來卻很開心。
「穆法,不餓嗎?」紗芮已經清空了餐盤,卻還沒看到青年動口過。
「紗芮有沒有吃飽比較重要。」
「欸,我也很擔心你餓著啊。來,啊—」
紗芮想都沒想,伸手叉了些沙拉就往穆法嘴前送。
青年原本一愣,但沒多久就笑得幾乎瞇起眼,聽話地張嘴讓紗芮餵食。
好像對著小孩或寵物似的餵食舉動,對象卻是個成熟的男人。即使如此紗芮也沒覺得哪裡不妥。
而且在穆法半闔雙目、微張薄唇、咬下叉子上的生菜入口時,紗芮發現自己的視線無法離開,而且對方滿足咀嚼的神情讓她很得意。
真想獨佔這張嘴。除了自己誰也不能餵食他。—對於浮現心頭的念頭,紗芮起先還覺得理所當然、隨即才暗自吃驚。
這麼可怕的佔有欲都該報警處理了……然而穆法看來卻不排斥,幸福的彷彿不是同居人、而是備受疼愛的寵物。
把人當成寵物的話……會觸法嗎?自己的眼神也許瞬間閃過一絲疑惑,對方像是察覺了,金澄眸子的視線卻更顯灼熱。
穆法開口的瞬間紗芮覺得自己過於緊張的胸口一震—但響起的話語卻溫柔以往。
「大學的課真的要遲到囉。」
「喔、對!快出門吧!」
連忙起身,紗芮趕緊轉身、想掩飾臉上一片莫名的潮紅。
想著被人瞪視原本就會尷尬—紗芮連忙趕去學校。而青年理所當然地跟在身旁。
 
進了教室以後,紗芮熟稔地進行教學,學生們帶有畏懼的目光、紗芮早就習以為常了,有時還樂在其中。
但今日她難得感到有些不自在,因為助教穆法從角落投來的注視。
自己以前在課堂裡承受過如此濃烈的視線嗎?並非沒讓學生投以仰慕的目光過,然而這麼執著的凝視還是第一次感受到。
讓紗芮久違地在講台上緊張了,差點忘了今天要跟學生收作業。
「各位同學,之前吩咐你們事先預習資料的摘要還記得嗎?麻煩現在傳上來吧,老師順便講解。」
學生們一片騷動,小心地傳上指定功課。紗芮隨意翻閱,果不其然還是混雜了幾份差強人意的報告。抽出標準外的失敗品,紗芮舉止很自然地將不合格的紙張塞給一旁的助教。
才一時愣著回想自己這舉動的意圖究竟為合,穆法就柔笑著開口。
「紗芮教授,這些作業就交給我先處理吧。倒是待會要撥放的影片有準備了嗎?」
「啊—我忘在研究室了。」紗芮回神。「同學們請把作業交來給助教,老師趁這期間回去拿一下東西。穆法,麻煩你了。」
穆法溫順點頭,紗芮連忙離開教室。
途中她有些困窘的想著自己怎麼會犯這種錯誤,把上課用的教材忘在研究室……平常明明沒在遺漏東西的,今天讓穆法幫忙搬教材的時候怎麼會忘記呢?
這樣說起來今天上課的感覺好像特別輕鬆。但是她的助教不是向來就很能幹嗎?連學生們也很敬愛,穆法一直是她課堂上的得意助手。
不過平常穆法就是這樣盯著她看嗎?回想起那眼神的熾熱,紗芮就暗自體溫升高了起來……現在是工作中啊。怎麼可以分神想這些有的沒的。
而且為什麼之前都不會介意,今天卻對穆法的視線如此在意呢?
將疑惑壓制心底,紗芮重整精神回到教室—然後發現同學們的眼神有些異樣。
平常明明看到她就像小羊一樣想躲遠又不敢的恐懼樣,現在卻紛紛對自己投以救星降臨般的求救目光,反而沒人敢瞄向旁邊的助教穆法。
「作業都收齊了。」
「我剛才有抽出幾份不合格的……」
「那些同學說他們下課以前都會重新補交。」
穆法的語氣非常溫和,紗芮卻覺得學生們的臉都白了一片。雖然有些訝異學生的效率竟然進步神速,看見那些學生點頭如搗蒜地承諾,紗芮也就欣然接受學生的成長了。
甚至接下來紗芮宣布看完短片要在課堂上完成精闢的感想上交給她,學生們也意外高興,好像開始喜歡上她的魔鬼教學法一樣。
上課原來有這麼愉快嗎?雖然頓時心裡有點疑惑,但看到一旁有穆法作為助教陪伴支援著,紗芮也不疑有他。
青年的身影就是最好的強心針,也讓授課成為樂事。
 
過於順利的課程進度讓紗芮在午休時感到無比愉悅,好心情連巧遇的同事鳳凰都有所注意。
「紗芮,今天遇到什麼好事嗎?」
「第一次沒有學生遲交作業啊,真想全班慶祝一下。」
「全班準時?那真是不得了啊。」連鳳凰也知道紗芮的教材難度。「能幹的助教應該幫忙不少吧?」
「嗯,真的。學生們也很聽穆法的話。」自己的助教有用程度好像眾人皆知,紗芮習慣的接受鳳凰的稱讚。
「主要還是因為紗芮教授很有才能,學生才會聽話的。」
身旁的穆法有些害羞的謙虛回應,身子又往紗芮貼近了些。
親近的兩人理所當然會並肩而坐吧,紗芮卻覺得臉莫名微燙起來。
「對了,紗芮,我新採收了一些花草茶,晚點拿給妳?」
在兩人對面坐下的鳳凰也早習慣兩人的親暱似的,毫無異狀地笑道。
「穆法喜歡的口味還在栽種,要麻煩耐心等等囉。」
「沒關係,有紗芮嗜好的口味就夠了,我喜歡跟她喝一樣的。」
因為兩人的距離,穆法帶有磁性的聲音幾乎就在耳邊響起……讓紗芮不自覺僵起身子。鳳凰似乎沒意識到紗芮的情緒,有些憨傻的笑道。
「紗芮和穆法一直感情這麼好呢。」
「是啊。而且還越來越好。」
穆法微笑回應,手順勢摟過紗芮的腰、徹底消彌了兩人之間的距離。
明明剛才還像小女生一樣因為異性的肢體碰觸而緊張,幾乎被摟入懷中時卻又覺得無比懷念與心安。在校園裡的公共空間這樣摟摟抱抱真的沒問題嗎?但對面的同事毫不在意、經過的學生也絲毫不見怪,看起來還比兩人更高興這番親密—
眼角偶爾瞄到的穆法側臉、幾乎都是一樣的滿足神情,而且還很得意。
紗芮猜想著,現在的自己是怎樣的表情呢?
不敢多做臆想,紗芮只好埋頭在午餐的貝果裡,心情卻也難掩愉快。
這樣的好心情持續到了下午的課堂,偶爾與助教穆法眼神交會、便忍不住相視而笑,才詫異自己少女般的反應,卻發現學生們比自己還樂見這番良好互動。
一堂課講下來紗芮發現自己激動的次數少了,也可以歸功於學生們安分許多。
明明並非首次,當穆法接過手中的板擦、替自己擦拭黑板的高處時,紗芮覺得自己像個異性接觸經歷稀少的中學生般、格外臉紅心跳。
每次上課都是這種情況嗎?心臟老是這樣心跳加速不會出毛病?紗芮難免有所疑惑。而穆法的眼神依然溫和,尤其凝視自己之時。
 
黃昏時在返家的路上,並排走著的兩人靜默不語,卻有種幸福的氛圍環繞。紗芮實在分不清楚臉上的紅暈是否源自於夕陽的斜照,只能低頭看著地上的影子。好幾次因此沒注意路況、都是穆法拉了一把才沒跌倒。
「穆法這樣真像導盲犬……」
「紗芮妳明明就不是盲人。」穆法輕笑。「但是我不介意當妳的忠犬喔。」
說著,凝視紗芮的眼神無比認真,好像當場化成狗也甘願。
紗芮瞬間揪疼了心。
「狗什麼……真是無趣。」
她連忙撇頭邁開步伐。
「跟大家一樣都養狗不是很無聊嗎?」
「不然妳想養什麼?」穆法笑問。
「如果要養寵物的話……」
紗芮停下腳步,回頭對穆法一笑。
「就像故鄉的傳統,在這城市裡養頭山羊吧!」
一瞬間穆法的笑容彷彿凍結了,然而背著光、那抹異樣很快又在陰影間消逝。
白髮青年笑了起來。
「真像紗芮妳的風格啊。」
「很獨特對吧?在學校裡一定也是最酷的—」
再次並肩同行的兩人走沒多久,恰好迎來社區裡的小朋友。看似青梅竹馬的小男孩小女孩緊牽著手,嬉鬧著哼唱著兒歌。正思索著那旋律為何如此熟悉,一旁的穆法見狀似乎誤會了紗芮盯著人家看的意圖。
「怎麼,紗芮也想牽手嗎?」
「欸?—」
還沒反應過來,穆法的大手就擅自拉住了紗芮的手緊緊牽住。
將超商購買的食材都交給穆法拿、因而空下的手瞬間被補滿,雙手接觸的掌心傳導著兩人的體溫,沿著手臂一路暖至心窩……紗芮感覺自己又心律不整了起來。
「紗芮的手涼涼的呢。」穆法自然說著。
「因為天氣有點涼吧……你的手一直這麼暖嗎?」
「如果紗芮需要溫暖的話。」
顧左右而言他的回答,害紗芮聽得臉上一陣躁紅,更加嚴重的心悸是否也從牽緊的手傳過去了?然而也不想將手鬆開。
心臟跳動的像是快生病一般。但即使會患上心疾,也希望這樣的時光永遠下去。
希望這個人永遠陪伴身旁。
所以紗芮握緊了手,也感覺對方回以同樣堅定的力道。
斜陽拉長了兩人的影子,將兩人相連的輪廓印在地上,映入了紗芮眼中、成為無比美麗的圖畫。
 
一天的時間流逝的比意識到的還快,一回神已經入夜了,晚餐也吃完了、手中還端著青年用心沖泡的香草奶茶。
也許紗芮的恍神有很大原因歸咎於穆法在晚餐時的表現。
一到家就先放好熱水催促紗芮去洗澡,自己則鑽進廚房料理晚餐;等紗芮洗完想要來幫忙,穆法又把她推走、放了盆溫水要她好好暖暖腳。好不容易開飯了,連椅子都幫紗芮拉開、讓她好好坐下,除此之外就不讓紗芮動了—擺盤、上菜、盛盤,穆法通通一手搞定,甚至連迷迭香雞腿都幫忙去骨、切成易入口的大小。
被伺候到總算剩下一碗蔬菜燉煮,紗芮搶著碗自己舀好以後,才發現穆法先一步把湯匙拿走了。然後一點也不害羞地,穆法舀起碗中的燉菜遞到自己面前。
「我一直很想這樣看看呢。」
澄金眸子裡期待的眼神太過真誠,讓紗芮只好聽話吃了下去。接著穆法就開心興奮地一匙接著一匙餵食,直到碗見了底—最後還拿起餐巾替紗芮擦過嘴。
紗芮突然覺得自己理解了殘障人士接受看護照料的心情—但自己除了有些膽戰心驚,更多的是細小的甜蜜堆積心底。
被另一個人疼之入骨,就是這樣的感覺嗎?
輕啜了口溫度適中的熱奶茶,濃醇的奶茶香氤氳,口中嚐到的蜜甜就這樣甜至心底……傍晚時兒童間哼唱的曲調彷彿仍縈繞耳側,而紗芮終於記起那份熟悉。
來自於童年裡故鄉常響的樂曲。
而從很小很小開始,就算只有一個人、紗芮的身旁也都有穆法的陪伴。
習之如往的日常,原來是這麼緊實貴重的幸福。
熱茶的蒸氣微醺眼側,悄然堆積成了水珠……直到落下前被長指溫柔抹去、紗芮才意識到自己差點掉淚的事實。
「紗芮,怎麼了?」
穆法湊近的臉上滿是不捨與擔憂,紗芮愣了愣,自己揉了揉眼。
「不……沒什麼。」輕低下頭、微笑。
「只是覺得很幸福。」
「幸福到想哭嗎?」
穆法輕柔反問,小心在沙發上坐下。被順勢摟入懷中時,紗芮思索著自己鼻酸的理由……最後還是搖了頭。
如果一直這麼幸福,那又有什麼理由哭泣呢?
蕩漾心底的那股悵然何來,紗芮怎樣也想不清。
但是一旦身處在青年的懷抱裡,就覺得懷念的安心感再次環繞、而自己就什麼也再不擔心了。
「紗芮妳……真的很惹人憐愛呢。」
輕語著,穆法突然將紗芮抱到自己腿上,對方嚇了一跳。
「穆、穆法。」
「別動,一下就好。」
把紗芮手中的茶杯放到茶几上,穆法探手拉了條喀什米爾毛毯包裹住兩人。原本就被體溫覆蓋著的身體、頓時被布料包圍。
即使微涼的風依舊透過窗戶灌進,體溫仍是緩緩攀升了。
知道掙扎無用,紗芮索性就輕靠上穆法的胸膛……而且意外發現青年的心跳也些微的加速了些。
知道胸口悸動難抑的不是只有自己,紗芮心底偷偷開心了起來。
腦中又憶起了屬於故鄉的懷舊旋律……仔細一想,離鄉背井來到陌生的城市闖蕩以後,紗芮也未曾孤獨過。因為穆法的陪伴,無論在哪紗芮都擁有著充實的歸屬感。只要熟悉的溫度依然,世界就再也沒有紗芮會感到陌生不安的地方。
你就是我的世界—有這麼瞬間,紗芮躁動的心跳似乎這樣低語著。
「抱歉,紗芮。」
頭也輕靠著紗芮,穆法的聲音無比溫柔。
「雖然說了只要一下就好,但是—我果然還是想要一直這樣抱著妳。」
這個男人怎麼能心平氣和這樣發言啊?發現只有自己的心臟彷彿聞言後漏跳了一拍似的、紗芮有些懊惱,但是又希望他的態度能永遠理所當然下去。
「反正穆法會一直陪伴在我身旁吧?」
紗芮反問,穆法雖然沒有立刻回應、摟抱的手卻加重了力道。
「只要紗芮希望,我會的。無論如何都會陪在妳身旁。」
 
始終躁動不安的胸口終於受到安撫似的、逐漸平緩。
沒有比這更令人信賴的保證了。
紗芮沒有懷疑,而且感覺無比安心。
那之後,世界彷彿僅剩兩人。時光寧靜的彷彿停止。
兩人細碎閒聊的內容,紗芮也記不太得了。穆法的懷抱太過舒適,讓她到後來都迷迷濛濛地快瞇上了眼。
被這溫暖包覆、即將迎來夢境之前,青年似乎在紗芮耳側低語些了什麼。
雖然也不曉得有沒有聽清楚,但是紗芮打從心底知道。
那是世上最溫柔的話語。
僅需一句就可帶來奇蹟的魔法。
 
「姆……」
雖然捨不得,清醒還是到來。
紗芮睜眼,坐起身以後反覆搜尋著白髮黑衣的身影—
但是依伏身側的體溫是來自於熟悉無比的寵物身體。
黑山羊溫順地睡在身旁。印象中好像鮮少見到穆法比自己晚起。
這樣說起來好像做了個很不得了的夢……記不太得了,餘韻卻無比幸福。夢的尾端,穆法好像還對自己說了什麼很重要的話?……
「算了,想不起來也沒差。」
看到黑山羊安詳熟睡的臉,紗芮突然湧起無限憐愛—她抱住自己疼愛無比的寵物,也不在意因此將牠弄醒。
「穆法,我有跟你說過嗎?雖然你是我的寵物羊……」
紗芮甜聲說著睡醒後溢滿心口的想法。
「但是我最愛你了。世界上第一愛。」
也不管寵物到底聽不聽得懂,紗芮逕自告白著。看到黑羊別過頭、貌似害羞的反應,紗芮開心地將牠抱得更緊。
「哎呀,我就知道你也最愛我啦!」
簡直像認定了人羊之間也能心靈相通,紗芮燦爛一笑。
穆法雖然只是如平常般的咩咩發聲,無表情的臉倒是不見往常的皺紋。
大概,心靈相通什麼,是真有其事吧……
校園裡讓人聞之色變的惡魔使女教授,今天也與寵物黑羊感情一樣的好。
之後應該也會如此幸福下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