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魔女】

關於部落格
十四虹的創作自耕農社團
黑子無節操本都出了以後好像沒有什麼不能萌的了(?
  • 509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pha Vita】如果穆法是寵物【場外】


AV寵物企劃-場外(穆法
 
「這是什麼鬼東西!!」
課堂上,綁著酒紅側馬尾的女人用力拍著手中的紙本。
「連參考書目都寫得不清不楚,你是用掰的嗎?」
對著低下頭的學生,她毫不留情數落,教室裡的其他學生也噤聲不語。除了細碎的毛皮摩擦聲響,整個教室鴉雀無聲。
「我說過我要你們研究的是民俗,不是奇幻文學!整篇都用想像的我不要!」
豎眉,女人的音量雖然平常,氣勢卻因怒氣而格外高漲。
「調查!你們要認真調查!—從人嘴巴裡問出來、還是從書裡查出來都好,給我認真調查分析去!不要再浪費紙張了!」
說完,女人長腿走動幾步,到了講台旁的—一隻黑色山羊面前。
然後在眾目睽睽之下把手上那疊文書報告塞進羊嘴裡。
等到羊嘴開始嚼動,學生們都到抽了口氣—而報告的原主人則臉色一青差點暈倒。
本來就看不出表情的黑色山羊被迫嚼食印滿墨水的紙張後,表情看起來更顯苦悶了—連同動物的表情變化都一概忽視,女人又回到黑板前,這次揚起看似艷麗的甜美笑容。
「我把期限延到下個星期—希望所有同學可以對自己的報告重新檢視,交給我一份不愧自己努力、以及我的辛勤指導的作業喔,呵呵。」
所有學生都給這笑容看的心頭一驚,紛紛點頭如搗蒜。隨著鈴聲響起、連暈倒的學生也迅速飛也似的逃離教室。
美女望著空蕩蕩的教室,忍不住搖頭嘆氣。
「現在的學生真是越來越難教了……你說對吧?穆法。」
紗芮摸摸山羊的頭柔聲說道,而山羊穆法稍微抬頭望了主人一眼、又低頭繼續咀嚼滿口的紙張。
—現在的紙和墨水也真是越來越難吃了。
真心期望主人能早點意識到這點,穆法無奈一嘆。
 
說到『課堂的惡魔使者—紗芮』,在大學裡的名聲之響亮,大概無人不曉。要不是紗芮總帶著她那頭黑色山羊寵物一起行動,稱號大概就直接是『課堂的惡魔』。
這個特異獨行的美女教授總是在教室裡對著學生表示:『看見這頭黑山羊了沒?在很多民族裡,山羊都是惡魔、撒旦的象徵。所以請你們認真學習、作業好好寫,不然……』
然後一定會現場表演這頭山羊會吃紙的情形。
『你們的成績就會像下了地獄一樣,給惡魔吃了一去不復返。懂嗎?』
接著附上連惡魔看了也會恐懼的甜美微笑。
學生們只是普通人,自然驚嚇到無言以對。羊的主人—惡魔使者的稱號也不逕而走。
至於校園裡為何能有教授帶頭攜帶寵物—聽說校長曾經前往關切,但美人教授一邊抱著山羊毛茸茸的身軀、一邊笑容可掬地解釋:『校長,有些民族的風俗就是隨身帶著羊喔~而且還把羊視為趨吉避凶的幸運物呢。同樣的生物在某些民族裡則是地位的象徵、另外的民族則當成騎寵—總之這是教材啊,校長。我想讓學生們了解民俗多元的一面、才會帶在身邊的啊~有益學生寓教於樂學習的事,我想校長您也不會反對的吧?』
而詢問學生們對校園裡有羊的反應—也沒有點頭以外的反應。校長也只好放任這頭乖巧、不會破壞校區草皮的動物進出校園了。
至於新生在課堂上向教授提出疑問,則會得到『這是環保文書銷毀機』的回應,同時隨即殘酷體驗到真的有這作用而承認。
就這樣紗芮和穆法共同創造了校內最接近地獄的上課環境—但順利存活的學生也因此功力倍增,讓這門課堂成為了挑戰者們的熱門選擇。
美女教授與她的黑山羊也成了最著名的奇異景點,素食山羊散發青草香味的肥料原料也讓植物愛好者們爭相索取。
民俗學教授紗芮的職場生活過得十分愜意。
寵物羊穆法眉間的皺紋卻未曾鬆緩過。
 
「欸,鳳凰!這裡這裡!」
放下交疊的、被長靴包裹的美腿,紗芮微笑向著青年揮手。氣質溫和的同事鳳凰是她少數會單純微笑以對的對象。
「紗芮。」鳳凰露出可愛的憨傻笑容走近,結果一個沒注意差點絆到趴伏於地的黑山羊。
「呃、抱歉!穆法—」鳳凰認真地向山羊道歉,而對方好像真的聽懂似地給他一個溫柔的眼神、咩聲一叫。
「穆法還是這麼乖呢。對了,我實驗室有種一些生機青草,要讓穆法吃看看嗎?」
「下次吧?今天牠吃學生報告吃得很飽了。」
「呃……穆法,你會不會消化不良啊?……」
「上次跟你拿的幫助消化的草藥還有剩,沒關係。」
看到紗芮微笑、而寵物山羊低頭沉默,鳳凰也不知如何回應。
「而且你不要覺得是我逼迫他喔?想當年可是穆法主動幫我把爛報告吃掉的—」
紗芮回想起自己還是教授新手的時候。
大多數學生都把這門課當成故事課之類的,很多人都不認真以對,初執教鞭的紗芮也拿捏不準教導的尺度—結果由著學習態度惡劣的學生交上羞辱意味濃厚的文書報告。
在她壓抑憤怒、忍受情緒幾乎紅了眼眶的時候,原本躲在講桌底下的穆法悠然地走到她腳邊、一口咬走作業開始咀嚼。紗芮跟學生都目瞪口呆無法反應,穆法則用覆著柔順毛髮的身軀輕蹭著紗芮的腳。
這溫暖柔軟的觸感讓紗芮感到無比心安、也帶給她勇氣。
因此在學生得寸進尺叫囂之前,紗芮凜眉好好訓斥了對方一頓,還把其他同樣敷衍的作業撕了都拿去餵羊—穆法都怡然自若的嚼光了,也讓學生們看得心驚膽跳、不敢再有放肆。
從那之後紗芮的教學之路一帆風順,學生們也大有成器。
而決定讓穆法成為教學特色之一的紗芮還為了把山羊白色的身體染黑、四處尋找不傷身的植物性天然染料,這才與鳳凰認識,建立了友誼。
「今天是預定的交件日吧?惡魔吃分數的觀後感又傳遍校園了呢。」
也在露天咖啡座就坐,正要開始午餐的鳳凰聞到一股香味。
「孜然粉?……紗芮,妳在吃什麼?」
「嗯?新疆羊肉串喔。」紗芮示意桌上的餐盒。「這家很有名呢,鳳凰要不要吃一點?」
「好啊,謝謝招待。—等等!」伸出的手頓時僵住。「新疆—羊肉串?」
「對啊。」紗芮又嚼了起來。
「可是……」鳳凰有所顧忌的眼神飄向一旁的穆法。
「沒問題,穆法不是新疆來的。」
「這應該不是問題……」
「羊肉串也不是山羊肉做的,我有跟老闆確認。」
「呃……」
看著紗芮津津有味的表情,再看到一旁的穆法依然是皺著眉頭、一副看開一切的神情,鳳凰忍不住伸手摸摸牠的頭。
「我……吃我的三明治就好了。」
「鳳凰真是溫柔慈愛呢。」這麼微笑著的紗芮嘴角還沾上了孜然粉。
 
雖然這類的情況在日常處處發生,紗芮也還是個愛護寵物的飼主。
即使不是因為穆法在課堂上的威嚇作用,她也真心疼愛著這頭黑山羊的—幼時離鄉背井來到異鄉求學、任教,一直陪伴身旁的就只有這故鄉帶來的寵物。
拋棄家鄉一切的紗芮唯一只捨不得這頭總是面無表情的黑山羊。
依靠著牠、提醒自己要堅強;依賴著牠、覓尋故鄉的點滴好在異鄉繼續努力;有牠的幫助,讓自己在講台更能佔有一席之地。
穆法不只是寵物,也是家人、還是溝通心靈的朋友。是紗芮最沉默、但也最可賴的依靠,更是她的驕傲—她總是逢人就炫耀自己的黑山羊滿腹文墨、多有深度,只有開著這番玩笑的時候穆法會用角示威性的頂頂紗芮表達抗議、惹得席間一片歡笑。
等到了家中兩人獨處時,紗芮總喜歡觸靠著穆法溫暖的身軀,泡壺花茶、看本書,點支故鄉傳統的薰香……悠悠度過兩人專屬的懷念時光。
只有這時紗芮還像著故鄉那個無所憂慮的小女孩,親暱陪伴著自己的寵物,溫柔地替牠梳毛、清潔,而且不允許其他人嘲笑她的山羊。一直、一直,紗芮就這麼喜愛著穆法,彷彿世界上只剩下一人一羊,而她們也只剩下彼此般地疼愛著。
即使來到了都市中的人海亦然。
「說起來最近天氣轉涼了呢……」
雖然有寵物可以取暖,撫摸著穆法的柔毛,紗芮喃喃著。
而穆法也稍微靠近身子—像怕飼主著涼般,也像提醒她更要擠注意保暖……無須言語,紗芮總知道穆法也時刻關心著自己。
她忍不住幸福一笑。
「我也怕穆法生病呢,所以找了個好東西—」
說著紗芮翻出一條織功華麗的毛毯、開心披到穆法身上,還替牠綁了個小結。
「暖不暖啊?這是純手工的喀什米爾毛毯喔!我找好久才買到的呢,嘿嘿。」
女人欣喜的美眸中是漾滿真誠、還是別有用意?穆法看來已經懶得追究了。
咩聲個幾下,也不掙脫主人披上的布料,就這麼順由她趴抱到身上。
看似嚴肅的臉好像皺紋又更深了。
被校園裡的學生稱為惡魔的黑山羊無奈地長聲嘆氣。
疼愛寵物的主人和忠心的寵物……大概,今天也是過得幸福的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