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永夜魔女】
關於部落格
十四虹的創作自耕農社團
黑子無節操本都出了以後好像沒有什麼不能萌的了(?
  • 510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F/Z]劍槍突發[R18]

關鍵字->領帶、牆、洗衣機

「我回來了—」
「咦,今天這麼早下班嗎?」
黑髮男人聞聲轉頭,左眼下有著桃花痣的一雙美眸向著來者一笑。
「沒想到妳現在就到家,晚餐還沒準備……要先吃點心嗎?」
「沒關係。」
女人鬆開頸前的黑領帶,脫下原本緊覆曲線有緻身軀的西裝外套,順手鬆開束起的馬尾—散下的金色長髮、加上見著男人以後顯露的笑容,終於讓阿爾托莉亞散發出女性化的溫柔面。
「倒是迪魯穆德你啊……這是什麼裝扮?」
迪魯穆德不好意思地拉拉身上的浴袍。
「剛洗好澡,想說順便把衣服洗起來……」
「這也太沒防備了吧。有人過來怎麼辦?」
「這裡是洗衣間和盥洗室不是嗎?只有阿爾托莉亞妳會來啦……」
迪魯穆德連忙安撫皺眉的女子,但她已經伸手過來揪起他的浴袍了。
「你就是這樣。危機意識這麼低,一點都不知道保護自己。遇到壞人心存不軌,你這身裝扮不是叫人犯罪嗎?」
「阿爾托莉亞妳擔心過頭了啦,我又不是弱女子……以前在社團劍術還不是常跟妳爭前兩位嗎?所以—」
「所以我說你危機意識過低啊。」
阿爾托莉亞笑笑,抽下領帶。
「對這樣的你心存不軌的……還有我啊。」
 
輕巧如歌的語氣。下一秒迪魯穆德還沒來得及防備、就被領帶纏住雙手,身體被壓制到牆邊。
「阿、阿爾托莉亞!」
「你總是忘記要防備我。我明明一直對你不懷好意……」
女子仰頭笑望迪魯穆德,伸舌舔了舔朱唇、接著舔舐的目標轉向浴袍前襟敞露的胸前。
「等、等等—啊!」
迪魯穆德並非沒有掙扎,但氣勢上就是輸給足足矮自己一顆頭的女人一大截。雖然兩人過往都是長期鍛鍊身體的人,阿爾托莉亞看似纖細的軀體卻十分結實,要比力道甚至能和迪魯穆德不相上下—而且因為對手是阿爾托莉亞,他總是無法全力抵抗……尤其自己身體的所有弱點都給她摸熟了。
就像現在,讓領帶捆住的雙手被壓著、肩膀被另隻手抵著,女人小巧的唇就這樣吻上胸前的突起,又啄又舔的,力道在疼痛與酥癢間巧妙調節、影響著迪魯穆德按捺不住而溢出薄唇的聲音。
「不要……嗯……」
「不喜歡被舔啊?」
阿爾托莉亞的唇離開迪魯穆德一片濕溽的胸前。
「現在不是做這種事情的—啊!—」
「好啊,我們換方式—」
阿爾托莉亞看似無害地微笑,手卻放開迪魯穆德被捆住的手、往下探到浴袍底下,沿著大腿向上撫摸。
「所以我才擔心你穿這樣很危險的啊。」輕輕貼近上身,阿爾托莉亞身下的手故意加強了揉弄的力道,引得男人身軀陣陣顫抖。
「很輕易就被性騷擾了吧?」
「只有……阿爾托莉亞、妳會……」
細小、斷續的聲音連著哀求的目光投向阿爾托莉亞,迪魯穆德目光逐漸濕潤、滿臉通紅、微蹙著眉頭的模樣反而讓女人更無法停手,她更樂在其中地碰觸男人敏感難耐的地方。
欣賞著男人想以手遮擋聲音的羞恥模樣,阿爾托莉亞笑得瞇起眼。
「說的也是。只有我可以這樣性騷擾我們家的迪魯穆德喔~」
然後她踮起腳朝迪魯穆德吻了下去,他的身體也在重點的玩弄下到達了頂峰而不住顫抖,阿爾托莉亞的吻恰好堵住了他無法抑止的呻吟。
 
「好了、接下來—」
「咦?」還沉浸在餘韻裡的迪魯穆德仍有些恍著神,就被阿爾托莉亞翻過身。
「怎麼—嗚!」
一聲低鳴,迪魯穆德就被阿爾托莉亞沾溽著白濁液體的手探入了臀間。女性的手指雖然纖細、依然在體內造成了壓迫。
「不要—嗯、哈啊……」
試著掙扎的舉動反而加劇了異物在甬道內的騷動、讓男人敏感的身體更起反應。
「迪魯穆德……這裡、真的好緊喔……」
阿爾托莉亞故意壞心眼的在他耳側輕語,激得他身子陣陣顫抖。隨著同時戲弄前後的手指力道加大、男人纖細但結實的身體也扭動得更慌亂—最後阿爾托莉亞只好放棄褻玩某處的手、改從後摟抱住迪魯穆德的腰身好固定住他。
原本便泛起陣陣紅潮的肌膚似乎無法忍耐更多面積的肌膚接觸,僅僅是手臂環腰、就能感覺到男人的身體溫度高地灼人。
「嗚……阿爾托莉亞……不、不行了……」
迪魯穆德的聲音像是壓抑著什麼而染滿媚色,微瞇迷濛的橙色雙眸眼角匯聚淚水、幾乎就快觸到了眼底的桃花痣,這模樣在在誘發著女人心底的慾望……她舔舔唇角、豎起眉。
「對不起喔,迪魯穆德……都是你太可愛了我才忍不住欺負你。忍的很辛苦吧?」
她手稍微下移、輕碰著男人堅硬到嚇人的慾情象徵。對方幾乎嗚咽出聲。
「我錯了—不可以忘記照顧你前面啊。都變成這樣了……」說著壞心的在頂端捏了一把,懷中的軀體立刻劇烈一震。阿爾托莉亞的笑意更深了。
「不然這樣吧—」
說著阿爾托莉亞一使力、把迪魯穆德拉離趴靠的牆邊,橙色眸子望見被強迫靠近的目標後瞪大了眼。
「阿爾托莉亞!等等—」
「我得留隻手撐住你啊—」阿爾托莉亞在背後笑道,將迪魯穆德的身體推到洗衣機前,讓他被迫彎下腰來。
「這是做什麼—」
「你剛才洗完衣服還沒脫水吧?」
阿爾托莉亞用身體施力壓著男人掙扎的身軀,啟動了洗衣機。瞬間機器運轉聲與迪魯穆德的呻吟同時響起。
「啊啊—不、不要—」
「你明明很舒服吧?夾更緊了……」
阿爾托莉亞沒有停下手指侵犯的動作,另一手還刻意戲弄起男人被迫抵在不停震動的洗衣機上的分身,經不起刺激的敏感脆弱再次從頂端汨流出濕液。
「不要、真的不行—哈啊……」
「迪魯穆德真的好會使用這些家電呢。比我還擅長。」阿爾托莉亞的語氣單純地與手上動作的邪惡度成反比。
「你要看看自己現在的樣子嗎?」她踮起腳尖、湊到較高的迪魯穆德耳旁低語。
「浴衣有穿像沒穿一樣、後面緊吸著我的手指不放、下面濕的一蹋糊塗、前面還被洗衣機搞到快高潮的樣子……」
「啊—啊嗚……」男人啜泣起來。
「我們家的迪魯穆德……真是最淫蕩、最可愛了……」
「嗚—啊、啊啊!—哈啊……」
阿爾托莉亞甜膩、私密的耳語終於突破迪魯穆德身心最後的防線,他彎折的身軀一陣輕攣、顫抖著反射用手撐著幾乎快趴倒在機器上的身體,同時被迫接觸著洗衣機漸強震動的腫脹慾望也跟著釋出,將自身以及機器都沾染上了濕溽的液體。
 
撐住男人幾乎虛脫的身體,阿爾托莉亞等著迪魯穆德體內的收縮力道減緩後、這才鬆開眉頭抽出戳弄許久的手指。她扶過男人的身體讓他輕靠牆上,溫柔解開捆住他手腕的領帶,小心揉撫著殘留其上的痕跡。
對不起……因為迪魯穆德太可愛了,我忍不住想捉弄你……你現在知道自己這樣隨便亂穿有多危險了吧?」
阿爾托莉亞睜著一雙藍眸對望著迪魯穆德濕潤的淚眼,仰頭舔去他臉上的淚水。
本來陷入迷濛橙眸眨了眨、對上了金髮女人的視線,俊臉這才鬆開眉頭、回復溫和的神情。雖然因情慾泛起的紅潮一時無法退去。
「阿爾托莉亞……」迪魯穆德稍稍別開羞紅的臉。
「沒、沒關係啦……因為、是妳……雖然這樣子很羞恥,我不喜歡……」
他扭動著衣衫不整的身子、想把浴衣拉整好。
「但是……我……」染著媚色而略顯沙啞的聲音越來越細。
「也不是不舒服……」
幾乎含在口中的低語,不過女人的藍眸一下子亮了起來,接著笑得幾乎瞇起了眼。
「果然是我最可愛的迪魯穆德。」
她又墊腳朝男人的薄唇輕吻了下去。與方才的激烈相比起來太過單純的吻讓純情的迪魯穆德又漲紅了臉。
「阿爾托莉亞……」他伸手嘗試把女子抱入懷中,而對方更早一步摟緊他的腰身。
「洗衣機也停下來啦。」阿爾托莉亞說著讓男人聽了一抖的詞語。
「接下來……去床上認真的玩吧?」
「欸?」迪魯穆德愣愣地睜大眼。
「我都沒玩到啊。看到迪魯穆德可愛的模樣,我忍的很辛苦耶—」
阿爾托莉亞邊說邊解開自己的襯衫,裸露出的肌膚也泛著一層誘人的潮紅。
「接下來也請親愛的好好努力喔……」
「不行啦、我已經沒力氣了!不行了—」
「我會幫你恢復的,交給我吧!」
阿爾托莉亞舔過自己的唇,讓那濕潤地更為煽情。
「啊,好期待你會露出如何的可愛模樣……」
無視男人的抗議,阿爾托莉亞用難以反抗的力道將迪魯穆德拉到臥室裡。
抗拒的嗚咽聲很快又化為了甘美的呻吟與喘息。甜蜜以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