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永夜魔女】
關於部落格
十四虹的創作自耕農社團
黑子無節操本都出了以後好像沒有什麼不能萌的了(?
  • 510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Alpha Vita】花兒開了誰知道【任務】

自由任務-花兒開了誰知道(鳳凰)
這天在酒吧裡挑選任務的紗芮從單子上瞥見熟悉的名字。
「鳳凰?……不就是那個占卜師嗎?」
想起先前因為活動認識的新朋友,再回憶起他傻愣傻愣的樣子……
「都寫任務單了,是不是很危急啊……」
紗芮翻起任務單仔細端詳,然後臉色越顯沉重。
「字跡看起來超顫抖的,到最後一行除蟲的補充簡直不像人寫的啦!連語法也亂七八糟—病情一定很嚴重,去看看好了。」
無意中真相的紗芮掛記著新朋友的健康,決定登門拜訪。
 
循著筆記到了東南池塘附近,紗芮遠遠就看到了生意盎然的植物園、和幾乎被植物掩埋的疑似住屋的物體。
「哇啊,不愧是春天—植物們也生長得太好了吧!」
受到植物旺盛的生命力所感染,紗芮開心地發現這區的環境真是生態豐富,差點忘記本來目的而自己跑去探險研究去了—
不過她馬上先發現掛在窗口的友人。
「鳳凰?」
「嗚……姆—紗芮?」
朦朧中認出來者,鳳凰無力地打招呼。
「我想說幫窗邊的盆栽澆一下水,結果沒力氣了……」
「病人就別做這些危險舉動好嗎。」自己進屋放下慰問品,紗芮來到窗邊、扶起男子,途中差點踩到本來守在鳳凰腳邊、好像用翅膀努力拉著他褲管的小麻雀。
「啊—小心麻雀,牠是我的好朋友—」
「那請你轉告他現在要小心我,因為攙扶你的人是我—」紗芮皺眉避開麻雀焦躁的騷擾。「安分點!當心我失手摔了他!」
本來就對鳥類格外有意識的紗芮狠狠瞪向麻雀,對方這才停到鳳凰頭上去。
 
不過等扶著鳳凰到了房間,紗芮才真的頭疼。
「鳳凰,你的房間裡為什麼也有花圃?」
「那個……因為蟲患嚴重,所以我想說床上比較安全……花小姐她們……」
「連休息的地方也埋掉了,你這樣病怎麼會好。」
「我、我不是生病啦,是花粉症……哈、哈啾—」
「這樣更該把花花草草搬離房間啊!你想在自家遇難嘛!」
紗芮簡直快暈倒了,她先讓鳳凰坐好,接著先清理床鋪。這次那隻小麻雀很贊同紗芮似的、在周圍邊飛邊悅耳鳴叫著。
「對吧?你也很贊同這房間的主人真的傻憨傻愣的吧?」
「呃,麻雀剛才是說我笨蛋,不是傻愣啦—」
鳳凰憨笑著糾正紗芮與麻雀的單向溝通,結果馬上被鳥嘴攻擊、另外紗芮手一拉就把鳳凰甩到床上去。
「總之先好好休息!」
然後紗芮翻開自己的魔法書。
「嗯……花粉症的偏方……我看看……」
躺在床上的鳳凰看到紗芮認真找方法的樣子,內心深受感動。
「看來我認識了一位很棒的朋友呢……對不對,麻雀?」
他小聲和身旁的麻雀笑道。期間一打噴嚏就會換來紗芮關愛的眼神,這種有人看顧的感覺讓鳳凰深感受寵若驚。
因此當紗芮闔上書靠近的時候,鳳凰甚至感動地覺得眼眶一陣濕熱—
然後流下淚來。
疼痛的淚水。
「哇、哇啊啊啊—」
「欸?有沒有好點啦?」
跨坐到趴著的鳳凰腰上、環住肩膀用力上拉,紗芮一邊施力一邊詢問。
「痛、好痛痛痛—」
「資料說這種震撼療法可以治花粉症的說?」
眼見身下人確實因為一直哀號而沒打噴嚏,但是痛苦的神情還是令紗芮懷疑成效。
「那這樣勒?」想到另種方法,紗芮放手,這次換抓住鳳凰的手用力後拉。
「嗚、嗚啊啊—」
「還是沒用?」紗芮這次跪起身,從後抱住鳳凰的肚子施壓。
「我、我不是噎到東西……」鳳凰掙扎著翻譯一旁麻雀吵雜的叫聲。
「耶?哈姆立克什麼法的不是花粉症用的啊?」
等紗芮回頭翻閱書籍、放手後,鳳凰只能癱在床上、渾身痠疼了。
「麻雀,謝、謝謝……我還活著……」
……但是打整天的噴嚏也意外地暫停了,也沒白受罪。
 
既然一時找不到花粉症的偏方,紗芮環顧過於充滿大自然的房間,決定先從清潔環境開始。
「鳳凰,你算鳥類的異人吧?」
「姆、是這樣沒錯。」
「快變身。」
「欸?」
「不是要除蟲嗎?鳥類不就是蟲的天敵?聽話,快變—」
「呃、好、好的—」
就這樣鳳凰聽話的變回原形—成為了一隻有著漆黑羽翼的……烏鴉。
「果然啊……」
紗芮看著友人的原型,應證了先前的猜測。
「鳳凰啊,你是真心想做占卜這行?」
「嗯,是啊!怎麼了?」
「不,也沒什麼……」
不忍提起某地有個諺語叫做烏鴉嘴什麼,紗芮替友人的職業生涯深深感到擔憂。
「總之先來除蟲看看!記得眼神兇狠點—」
「兇點嗎?好、我努力—」
紗芮抓起烏鴉鳳凰就往房間地板上的蟲靠近,同時鳳凰也努力拍翅、鳴聲……
結果完全被忽略。
地板上的毛毛蟲繼續悠哉、盆栽葉子上的瓢蟲也視而不見,蜜蜂完全不改路線嗡嗡飛過、結果被麻雀一掌巴下來。
「……你真的是鳥嗎。」
「嗚嗚嗚—」鳳凰以翅掩面。
「沒關係,威嚇的方法多的是。」紗芮翻了翻書,找來了些枯枝落葉稍加組合以後、做成了幾種造型驚人的面具偽裝。
這次被打扮得好像原住民鳥的鳳凰再接再厲在房間裡跳動著追逐蟲們,但是—
毛毛蟲依然悠哉爬過、瓢蟲還刻意繞著烏鴉飛,蜜蜂當作看見不該看的東西換個方向嗡嗡飛過、結果被麻雀一掌巴下來。
「……我看你乖乖休息好了,我跟麻雀想想辦法。」
看到麻雀開始發飆似地攻擊房間裡的昆蟲,紗芮把烏鴉放到床上。
「你就維持這樣休息吧!剛好別佔床鋪空間。」
「好,麻煩紗芮了……」
身心多重受創的鳳凰這就聽話地縮著烏鴉身體,看著紗芮和麻雀在房裡展開滅蟲大戰,在熱鬧的氛圍裡不由得感到安心、沒多久就睡著了。
 
這期間紗芮在木棍上接起框架、到生態多元的戶外去纏了些蜘蛛網,一邊和麻雀驅趕昆蟲、一邊抓黏頑固的殘餘之蟲,接著還把床上的盆栽們先搬移到窗邊、好歹把床鋪淨空,也把有花朵的植物先往戶外搬、把有花粉的盆栽撤離通風口,另外稍加替屋內的盆栽澆了些水。
等到把室內環境整頓到花粉症患者不會病情加重的程度,一個下午就這樣過去了。
「哇啊……真是大工程。你得勸勸他,愛花愛草之前先多愛惜自己的生命!」
紗芮邊拭汗休息、邊對著麻雀抱怨,對方附和似的鳴叫。
「剩下的就交給其他人吧~」她坐到床邊摸摸烏鴉的頭。
「有沒有覺得舒服多了?」
鳳凰這才睡醒、望著房內的變化朦朦朧朧地點點頭。
「嗯……花小姐們有精神多了,現在也不會這麼想打噴嚏……」
「那就好。可以恢復人形好好睡一覺囉—等等。」
紗芮突然制止鳳凰的變身,眼神兇狠地瞪向房間的角落。連麻雀也停下動作跟著瞪過去,只有剛睡醒的鳳凰迷糊迷糊地沒搞清楚狀況。
「紗芮?麻雀?怎麼了?」
「漏掉最麻煩的傢伙了……」紗芮說得有些咬牙切齒。
「這東西如果放著讓牠繁殖會很麻煩的……一定要斬草除根—」
「噫、不要對植物這麼殘忍!—」
「那是譬喻啦!安靜!—」
說著紗芮抓起先前的黏蟲網、小心翼翼往黑影靠近,連麻雀也如臨大敵地配合—就在黑影竄動的瞬間紗芮揮下蟲拍,結果撲了個空;麻雀也緊追著黑影逃跑的路線、結果眼睜睜看著牠衝進展翅的小麻雀所無法深入的隙縫中。
「可惡、這個櫃子是釘死的嗎?怎麼會留這麼尷尬的縫隙在—」
「一定要把牠抓出來嗎?」鳳凰有點擔心自己的櫃子會被滿是殺氣的紗芮整個掀掉。
「甴曱這種生物縫裡繁殖起來很可怕的!看到一隻就等於還有其他隻、留下一隻就會生出好幾隻!一定要除掉!」紗芮說得像有什麼深仇大恨,接著因為無法如願而陷入惱羞。
「別以為鑽進隙縫我就拿你沒辦法!—」
紗芮牙一咬、迅速變了身,身材高窕的紅髮女人瞬間沒了蹤影。
「欸?紗芮?」
頓時烏鴉和麻雀都愣了愣,怯怯看著發出各種激烈噪音的縫隙裡。過了一陣子騷動解除,兩隻鳥這才看到一個嬌小、毛茸茸的身影鑽出縫隙……
那是一隻拖著甴曱屍體的棕紅倉鼠。
意識到這倉鼠由哪兒來,鳳凰瞪大眼、過於驚訝而難以開口。而得意放下戰利品的倉鼠習慣性梳梳毛、洗了洗臉,這才意識到上方的視線。
一鼠兩鳥六目對視,然後—
「糟糕!一激動就變回原形了—」
「這聲音—紗、紗芮?」鳳凰回過神。「好可愛喔……這麼小隻—哇啊!!」
「把你看到的忘掉!如果你敢大肆宣揚就死定了!!」
可愛嬌小的倉鼠跳到烏鴉的頭上揪著羽毛凶狠示威。
「我、我不會到處講的—放開我啦!麻雀救命啊~」
而麻雀則留在安全距離外事不關己的啾著歌。等紗芮變回人形想到少封一隻鳥口的時候、聰明的小傢伙早就躲走了,只留下以似曾相似的歪斜筆跡所寫的便條—
『我什麼都沒看到。大概。還有妳的嬌小模樣非常可愛。』
 
「太好了,紗芮,連麻雀也覺得妳很可愛喔~」
「……」
「呃……那個,今天謝謝妳這麼辛苦喔。晚點我拿謝禮給妳?」
「麻雀串燒嗎?」
「不行啦……」
 
PS.《商務新字典》田部,第438頁,甴〈gé,ㄍㄜˊ,粵音gat9(駕壓切)〉;曱〈zhà,ㄓㄚˋ,粵音dzat9(扎低入)〉商務印書館 1992年
意思就是蟑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