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永夜魔女】
關於部落格
十四虹的創作自耕農社團
黑子無節操本都出了以後好像沒有什麼不能萌的了(?
  • 513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Alpha Vita】全員逃走中【任務】

全員逃走中
話說等待遊戲開始前,職業是占卜師的鳳凰說著要替兩人的運勢占個卜、並且出現了好兆頭,讓紗芮更加期待了起來。
「逃運絕佳嗎,真是令人振奮!希望可以順利!」
「嗯嗯。」受到肯定的鳳凰也笑了起來。
—誰讓紗芮和鳳凰只是剛認識。
 
當獵人出籠、逃亡者一哄而散後,兩人的逃亡之旅馬上碰到了障礙—路旁小男孩的一聲警告。
「大哥哥、大姐姐小心!那邊有—」
話沒說完,鳳凰就踩到了陷阱卡到了腳,紗芮馬上抓起棕髮小男孩。
「你知不知道我們在逃亡!!很緊張!!你這小鬼竟然在搞怪!!」
「我、我也是要逃亡—」烏諾反射性抱頭。「啊!大哥哥小心!」
話沒說完,剛擺脫陷阱的鳳凰又踩到了其他障礙。
「……小弟弟,你老實講到底設了幾個?」
「這……」男孩把兩手手指都數過了一遍,紗芮不禁皺眉。
「還好是鳳凰踩到陷阱、不是大姐姐我,否則—」
紗芮還想多訓幾句,但耳聞遙遠的後方已有了騷動,她只好一手拎著叫做烏諾的男孩、一手把鳳凰拉出陷阱,先跑再說。本來到此紗芮已經開始懷疑新朋友的占卜結果了,沒想到……
「欸,那邊的小姑娘。逃亡中嗎?」
就在紗芮躲進巷子裡放下同伴休息時,一旁看似觀眾的中年男人向三人招招手。
「真辛苦啊,跑得滿頭大汗。我剛才買到很多飲料,拿去解解渴吧?」
說著把冰涼的飲料丟給三人。
「等下要跑可以往那個方向,小巷多、障礙物多,一定可以增加不少獵人追捕的難度。」
「呃……謝謝叔叔的建議。」這樣子增加獵人的辛苦沒問題嗎?
「這活動真好啊~看著看著我都懷念起年輕時的追獵生涯了。說起那些年我們追的獵物啊……追捕過程越艱困、日後回想起來才越有趣啊。」
看起來歷經一番滄桑的男人和藹笑道,卻讓紗芮三人抖了下。
但以逃亡者的立場而言,大叔的幫助還是非常有用的。所以紗芮喝完飲料、向對方道謝以後,又因這小插曲開始期待真的能有好事發生。
「沒想到可以遇到好心人—運氣沒這麼差嘛,對吧?鳳凰、烏諾—欸!烏諾勒?」
「他剛才好像喝完飲料後有點怪怪的、突然就衝出去……」鳳凰怯怯說道。
「咦?我好像給到我自己帶來喝的酒精飲料了……」大叔翻翻自己的隨身物品。
「算了,這樣會更有趣吧,呵呵。」
……大叔真的是本著一片好意的。紗芮奮力說服自己,只能拉著鳳凰繼續逃。
就在兩人準備竄入巷弄中,紗芮突然瞥見遠處有黑西裝的身影。
「糟糕、有獵人到附近了!」她小聲警告同伴。
「那、怎麼辦?」鳳凰有點緊張地晃了晃身後的翅膀。
然後紗芮看著那對翅膀—
「你根本就會飛吧!?天啊還在這裡跑什麼!快飛走啊—」
「可是這樣紗芮妳自己—」
「不用擔心我!」紗芮笑的很有自信。
「我變身以後可是超難找的!聽我的話,就在這區分開、比較不會被抓—」
「好!紗芮要小心喔—」
「一起加油!」
於是紗芮看著鳳凰朝建築物上方飛離,這才注意到那對雙翼的漆黑—
「……這傢伙該不會是烏鴉吧?占卜沒問題嗎?……」
 
恢復單獨行動的紗芮恰好體力也到了個限度,於是在窄巷中緩下腳步、稍作喘息。
「這遊戲真是太考驗體力了……我只是個學者啊……不知道其他人怎麼了—」
說著紗芮停下了腳步。倒不是因為發現獵人、而是因為腳前五公尺左右有個花瓶擋住了去路。
而且是破掉的花瓶。
「這……應該不是什麼公共藝術吧。」
一下子紗芮想到烏諾惡作劇的陷阱之類,但把有尖有角的碎片這樣棄置路上,已經不是惡作劇程度了吧!害人受傷怎麼辦?就在紗芮停著思索的期間,奇怪的聲音從前方傳來。
「欸。那位小姐。」
紗芮低頭,只見到有個柱著拐杖的長耳老伯,幾乎瞇著眼狠瞪著她。
「請問什麼事情?」
尊重長者是故鄉外婆的家訓,所以紗芮十分禮貌回應。
「是不是需要我幫忙把這些—」
「妳打破我的花瓶了。」
「啊?」
紗芮一時以為耳誤。而長者再次強調。
「我說,妳打破我的花瓶了!」
老伯用力敲擊手杖,被這麼一震、有些碎片又撞擊的更碎了,顯見其脆弱程度。
但這些都不是重點。
因為紗芮很清楚—她在五公尺外停下腳步前,這花瓶根本就是碎的了。
「您誤會了,老伯伯。您看我停在這邊離花瓶有距離吧?我還沒靠近它就已經這樣了。剛才是不是還有其他人經過—」
「我不管!那是世界上僅此唯一的花瓶耶!我的喀達加加花瓶!!」
老伯說的激動,紗芮聽的內心也激動—如果是這麼重要的珍品就別隨便放在路中央啊!!—但是她忍著沒向長者發作。
「就說伯伯您誤會了。雖然我也想幫您抓兇手,但是我現在真的趕時間。改天好不好?不然晚點忙完了我這就來幫您—」
「別想逃!就是妳弄壞的!我說是妳就是妳!賠償,給我賠償!一定要妳賠償!!」
說著老伯的枴杖又敲了起來,這次還敲到了本來是他珍藏的花瓶上,眼見音量增大、紗芮也終於忍無可忍—
「臭老頭你給我放尊重一點!」
她一把揪起老伯的領子—雖然外婆說要尊重長者,但得是正派長者才算數。
「別再跟我嚷嚷什麼喀達加加了,騙我不懂?」
紗芮馬上掏出腰後的魔法書,書頁配合著她的情緒迅速翻頁、發光,她把浮現圖字的頁面貼到了老伯眼前。
「南方確實有個珍貴的藝術品僅此一件、叫做喀達加加花瓶—可是它是用沼澤土特製燒成的!是綠色的!你這黃泥土罐裝什麼高檔!而且你把花瓶擺到路上來、壞了活該!有沒有常識啊!別想這樣就誣賴我!你狐狸尾巴都露出來了!」
「妳、妳怎麼知道我是狐狸異人—」長者身後確實有條狐狸尾巴。
「聽不懂算了!總之再這樣纏著我栽贓你就試看看—」
宣示完畢以後紗芮收回魔法書、轉身就要離開,沒想到老伯就趁此時從後撲上緊抱住她的腰身不放。
「別想就這樣回去!—給我錢!錢!」
「你這老狐狸!我都不知道詐騙集團這麼不要臉!—」
紗芮奮力想掙開,又顧忌著出力太大會傷到人,只能在小巷裡這樣與老人僵持。
「啊—可惡為什麼我不會魔法之類的啊!這樣就能擺脫變態了啊—」
「有人要魔法道具嗎?」
突然一個神秘兮兮的聲音冒出,紗芮愣愣看著眼前不知哪裡冒出的大嬸。
「這裡有一批魔法道具好便宜啊~小姐買一點?」
「謝、謝謝了,但是如您所見,我現在不方便……」
紗芮一邊示意纏繞腰上的狐狸老伯,一邊苦笑拒絕。但是大嬸反而更笑瞇了眼。
「妳就拿去看看嘛!拿啦拿啦拿啦拿啦拿啦拿啦—」
「天啊!這到底什麼情況啊!」
紗芮一邊制止大嬸把不明物體硬塞到眼前,腰上也感受著沉重壓力,簡直瀕臨崩潰。
「大嬸妳少雞婆了!我用不到什麼鬼魔法道具—快通通給我放開啊!—」
「欸小姐妳怎麼知道我是雞異人呢?這麼聰慧真是巧合,更要推銷給妳了~快跟我簽(銷售契)約成為魔法少女吧!」雞婆婆再接再厲。
「快賠我錢!錢!」狐狸伯伯鍥而不捨。
「拜託你們都饒了我吧—」紗芮已經快投降了,就在這時救世主從巷口現身—
「通報,六十公尺處有參賽者正遭到不明人士糾纏。」
而他穿著黑色衣服。
在身為逃亡者的紗芮眼中便化為了死神般的存在。
「即刻進行逮捕。」
斯坦利說著朝三人衝刺而來,紗芮一時心急、加上不滿與不甘溢滿而出,高跟長靴一踩一踢就掙脫了兩個長輩的糾纏,腳一蹬就往反方向奔去。
「可惡……怎麼能因為這種衰事就此被逮著!」
隱隱感覺到獵人身為鳥類的氣息,紗芮更加不願服輸,彷彿拋去了身體極限奮力奔馳。眼見前方有個像旁支的小道,紗芮想都沒想就拐彎竄入。
「等等!那邊不行!!」
等聽到獵人的大喊從身後傳來,跑沒幾步的紗芮頭也來不及回就瞪大了眼—
「耶?」
原來巷子拐彎進入以後沒幾步就中斷了。與其說是死巷,不如說更加海闊天空—
「哇啊!!—」
 
幾無遮攔地,沒注意到地形變化的紗芮衝到了空中,從佈滿建築的平台墜落。這斷層雖然才幾層樓高,但摔下去不死也難受了—剎那間紗芮猶豫著是否化回鼠型來減輕傷害、又擔心倉鼠摔到雜物堆裡受傷也很難得救—而殘酷的現實不等她考量完畢就直接到來,眼見就要撞上地面,紗芮只好反射性閉起眼……
「接到了!」
低沉的男聲響起,伴隨著身體被人接抱住的溫暖觸感—紗芮小心睜眼……而浮現眼前的是深膚銀髮的男人、和身上的一席帥氣黑色西裝。
適時出現的救命恩人,同時也有個身分叫獵人。
「逃亡者一名確保。」
猶尼寇穩住以後抬頭向空中的斯坦利示意,接獲通報事先埋伏在下層街道,沒想到能恰好救到人。
「小姐,沒事吧?」
聽到猶尼寇的詢問,紗芮雖然對於出局感到可惜,但一連串操勞肉體負荷的後果也在安心後浮現,讓紗芮只能癱在獵人手中。同時方才被緊勒的腰、硬抱起烏諾的手臂、狂奔後的腿都被痠疼感淹沒,就連腳踝都不知何時扭到了、在嘗試起身的時候一疼,讓紗芮又跌坐回來。
「那個……狀況看來很不好……」
紗芮摸著腳,因疼痛蹙起眉頭。猶尼寇見狀直接紳士地將紗芮攔腰抱起。
「回去以後讓醫護組替妳療傷吧。」
「呃—謝、謝謝……」
突然的公主抱讓紗芮微紅了臉,但想起逃亡過程的驚險、對遊戲結束的認知,她也就放鬆了身體,順從接受這貼心的對待。
雖然後來遇到了一堆亂七八糟的怪人、還差點從高處摔死,但起碼充分享受到帥氣獵人的追逐感、以及被西裝紳士抱在懷中的愉悅體驗了。這樣勉強算應對到鳳凰一開始的占卜了吧?雖然那結果實在是不忍多說什麼……
不知道鳳凰和烏諾的情況如何了?
—不過,這活動真的很好玩啊。
轉換心情、愉快享受被運送過程的紗芮想著,揚起了嘴角。

關鍵字:好心的大叔、壞心的老伯、奇怪的大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