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魔女】

關於部落格
十四虹的創作自耕農社團
黑子無節操本都出了以後好像沒有什麼不能萌的了(?
  • 509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情人節前夜


情人節前夜
 
「哇喔—咿—」
「蔻莉,不要這樣玩打蛋器,巧克力會濺出來。」
當水兒這麼叮嚀將打蛋器舉高高的妹妹時,其上沾著的巧克力已經滴到了褐膚妖精的臉上。
「唉,妳看,姊姊說了會這樣的吧。」
水兒皺眉,正準備掏出紙巾,一旁的人已經先過一步、伸手把女孩臉上的巧克力抹去。
「沒關係啦,這種小意外正是手做巧克力的樂趣啊。」
晃晃雙馬尾,夏江微笑對水兒補充道,對比粉色長髮女孩眉間的皺紋、夏江的心情倒是越發愉悅的跡象。
「蔻莉也是想幫忙才加入的,並不是故意拿食物來玩—對吧?」
聽夏江這麼說,蔻莉沒說話、凝視著對方好一會,這才突然探過頭—
一口含住夏江沾著巧克力的指尖。
「蔻、蔻莉!」
水兒差點讓懷中的鐵盆掉下去,而小女孩則毫不在意姊姊的制止、小巧的舌頭又在夏江的指節上舔啊舔。
「哎呀呀。」
被突然這般有如性騷擾的行為襲擊,夏江一點也沒生氣、可以說是莫名得更開心了……他另手摸摸女孩的長髮,耐心等她舔過癮了才收手。
「不可以隨便像這樣舔別人的手指喔!如果是親愛的姊姊、或者喜歡的人,那就沒關係。」
「不……夏江我覺得你的說法要修正一下。不管是親姊姊、還是喜歡的人,某種意義上都不適合這種舉動。雖然我覺得我不在意被蔻莉這樣舔……」
「我也不在意喔~」
「……我覺得你在意點比較好。」
「別這麼緊張嘛!~」
夏江微笑著舀好一小杯巧克力交給蔻莉,示意她到一旁去吃點心。看到穿著和服的客人游刃有餘的照顧自家親妹妹,水兒覺得難以言喻的複雜。
雖然夏江也不能說是客人,已經有一半的家人成分了—因為蜃是他的哥哥啊。
 
「好了,明天就是情人節囉~我這麼大早來找大嫂一起做巧克力,不就是為了讓妳準備充足、好好放心期待明天嘛。怎麼眉頭沒鬆過啊?」
「明天……」水兒低喃著,暗自紅了臉。
「我、我只是在想還要多送什麼禮物,才不是緊張—」
「是、是,不會緊張。又不是告白的巧克力—都和蜃哥哥在一起這麼久了,怎麼會因為一個情人節巧克力就緊張呢?」
「……」
水兒沒好氣地看著夏江一臉燦爛的笑容,最後投降般地連同兔耳垂下頭。
「我是有點緊張啦……一點點……」
「從容優雅的水兒姊姊竟然也會因為巧克力緊張?夏江好吃驚喔。明明每一天都更加甜蜜不是嗎?基爾特的黑眼圈都日漸加重了—」
「是……是很甜蜜沒錯。」
水兒說得很小聲,手中攪拌巧克力的動作漸緩下來。
「喜歡蜃。這麼久了,還是很喜歡。一天比一天更……」
水兒說著自己漲紅了臉,倒是笑咪咪的夏江無事地催促她繼續。
「我想蜃哥哥也是呢,每次見面都只有更甜蜜的感覺。基爾特也很清楚感覺到喔~背後的陰影更多了呢~」
「啊,我知道。我從來沒懷疑過他的心意。每次只要看到他的笑容,笑得這麼幸福……我就很清楚,我知道他也喜歡我。而且跟我一樣。」
只有說著關於戀人之事實,水兒會收起女王的氣勢、顯出柔態。
「第一次送東西給他的那個情人節,花了好大功夫打了一條圍巾呢……那時候還好蔻莉不在,像今天這樣小搗亂就麻煩了。」
「我也記得呢。蜃哥哥好寶貝那條圍巾,根本捨不得用。」
「真是傻孩子……晾在那裏,就失去我想替他保暖的用意啦……」
水兒無奈輕笑,但眼底漾著甜蜜。
「可是我知道。那是他很珍惜的意思。而他也一直、一直,更加的在珍惜我。」
「那水兒還有什麼不安呢?」
「因為……太幸福了。每天都一如往常的普通、可是很甜蜜。因為一直都維持著這樣……有時候難免、偶爾會有點懷疑,這是真的嗎?真的可以這麼穩定嗎?會不會是作夢—之類……」
水兒說著又垂下了兔耳。夏江看了,忍不住伸手戳戳她。
「妳不是一直覺得,細水長流的平穩最幸福?」
「姆、是這樣說沒錯,可是就是因為細水長流……才更擔心、一旦有了變化,會變成怎樣……對不起喔,夏江,你看我又在想些有的沒有的……」
「別在意。」夏江向著水兒輕柔一笑,那是很可靠、又安穩的神情,讓人忍不住平靜下心。
「想到蜃哥哥的事情就這樣少女心,這是好現象呢。」
「被你這麼一講都覺得很丟臉了……」
「因為在戀愛,所以是少女喔,才不丟臉。」
夏江眨眨眼。
「水兒姊姊真的很棒,總是為兩個人的幸福考慮這麼多。所以蜃哥哥一定、只會越來越喜歡妳的。一定沒問題!而且啊—夏江這不就來幫妳了嗎!」
夏江現寶似的從和服袖子裡掏出一小包調味料。
「噹噹!—這是為了親愛的哥哥、和重要的大嫂準備的—夏江特製秘方!」
他把東西塞入水兒手中、包著她的手握緊。
「雖然你們已經很幸福了,但是這是祝福的小魔法喔。」
水兒本來沒會過意,但隨即漲紅了臉。
「不、不行加些奇怪的東西!」
「不會、不會,真的是無害的物質啦。只是特別的香辛料而已。難得的手工巧克力,水兒妳也想做出獨一無二的口味吧?」
「這、這麼說的話……」
水兒輕別過頭。
「那,夏江……真的謝謝你。」
「別客氣別客氣~為了大嫂盡心力是應該的—」
「你……讓小特聽到這麼叫我,他會受打擊喔。」
「哎呀~是無法接受事實的那傢伙不對—不過我知道啦。明天我會注意的,因為是特別的日子啊~夏江也不想看到誰出亂子呢。那麼,把魔法一口氣加下去—」
「哇!真是的—夏江你加過頭了啦—」
終於忍不住綻出笑聲,水兒笑了起來。
而夏江也滿意於這樣的景象,露出別有深意的、更加期待的笑容。
只是水兒忙著攪拌巧克力而沒注意到。
 
「水兒姊姊—」
「喔,蔻莉啊。」從廚房離開、脫下圍巾的水兒笑著回應拉住她的女孩。
「巧克力吃完了?不過沒有剩下的囉,已經拿去倒在模型裡凝固了。」
「水兒姊姊。」
「嗯?」
「姊姊很喜歡蜃哥哥?」
面對少女突發的認真問題,水兒漲紅了臉,但還是微笑以答。
「是啊,很喜歡喔。」
聽到水兒這樣回,蔻莉少有變化的表情跟著綻開笑容。
「所以,水兒姊姊要做給蜃哥哥的巧克力、才會這麼好吃。」
蔻莉展示手中吃得乾乾淨淨的小碗。
「蜃哥哥一定會很高興的。明天,沒問題。」
查覺到妹妹用自己的方法表示鼓勵,水兒覺得心頭一暖,也認知到自己莫名的小煩惱原來讓這麼多人注意到了。
這個樣子讓他看到了……
不,不會被發現在想什麼的。但是,天真單純的那個人,會因此很緊張。
因為所重視的自己有所不安而緊張。
「蔻莉說的是呢。明天一定、沒問題的。」
不管是明天,還是下個明天,無論以後多少個明天。
—不會再不安了。
—因為,是這麼的喜歡那個人。
—而且也如此的被那個人喜歡。
 
「蔻莉,姊姊啊……好期待明天呢。」
「嗯。很期待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