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魔女】

關於部落格
十四虹的創作自耕農社團
黑子無節操本都出了以後好像沒有什麼不能萌的了(?
  • 509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假日


假日
 
她鮮少露出這樣的神情。
俐落的茶色短髮下,綠眸難得的有絲疑惑之色。
柯芮琪一身平日的武裝打扮,停駐房門前仔細端詳著牆上的月曆,挑眉。
紙張上標示著今日日期的位子,確確實實畫了個紅圈。
與其他附註著工作事項的標記不同,過於單純的紅圈一時讓柯芮琪遲疑了會,但隨即便聯想起標示的緣由。
「原來我今天休假啊。......」
女騎士後知後覺地恍然大悟。
 
柯芮琪並不覺得自己是個工作狂,只是剛好、大概,工作總是太多而已。
身任唯一公主的第一騎士與護衛,除了要負擔部份宮內警衛責任,在公主巡禮各國的邦交之旅中還要領導護衛團成為公主的武力依靠。即使回國了,警備任務也不得鬆懈,僅有的空隙都拿來訓練精進自己的武術。
柯芮琪真的很忙。但是為了公主也樂在其中。
而說到放假的原因—大概是拜薇希公主的兄長,維西國的雙生王子中的拉布所賜。他會強烈、甚至強硬希望女騎士休假的理由,並不是擔心過勞這種體貼的原因;單純是因為拉布帶領的士兵訓練,身為國內騎士首席的柯芮琪只要有空都會參加、幾乎是天天報到,把拉布打得實在是受不了......一國王子是扯不下臉哀求柯芮琪別再與他較量、只好強硬的動用關係安插休假進去。
這就是沒有休閒意識的女騎士今日被迫公休的緣由。
即使如此,柯瑞琪也沒有休假的意願,才會壓根把這日子給忘了。
一旦休假的話,就得離開平常的工作崗位—也就是薇希公主的身邊。
「我一天沒看到公主會死的啊......」
柯芮琪說出了與嚴肅神情不搭調的感想。雖然這也是維西國上下默認的事實。
「就無視吧......」
柯芮琪決定以後,邁步踏出房間—結果開門後對上了一雙蔚藍的清澈眼目。
「姆!!—」
這樣的近距離讓女騎士難得有絲慌張,眼睛的主人則得意地燦爛一笑。
「柯芮琪~早安啊!」
薇希晃過一頭茶紅的側馬尾,笑盈盈踏進女騎士的房間,而且很快就注意到門邊的月曆。
「哎呀,妳今天休假?」
「啊,好像是有這回事,不過—」
「那,陪我出去玩!」
「咦?」
少女滿是期待的笑臉突然逼近,讓平常形象寡言嚴肅的女騎士不自覺漲紅了臉、有些無措地退了幾步。
就連面對敵人也沒動搖過的強悍女劍士,唯獨對自己效忠的公主完全沒轍。
「陪我嘛~」
薇希再接再厲、緊握住柯芮琪的手。女騎士感覺自己瞬間心跳加速了好幾下。
「公主殿下......隨意溜出宮會讓大家很困擾的......」
「哪是隨意溜出去!我有取得父王母后的同意囉!哥哥們也說可以啊~」
公主笑的很甜蜜。
「而且有妳跟著啊,這樣我怎麼還會怕危險呢。」
大概是這樣的逆撒嬌徹底打碎了女騎士最後的猶豫。
有些害羞地別過被凝視著的臉,柯芮琪難得露出符合十八歲少女的羞澀。
「那......就如公主殿下所願吧。」
「耶!~」
一時間柯芮琪也跟著染上薇希的興奮喜悅,但下一秒少女的舉動又讓她驚愕不已—她撲抱上騎士的腰間開始一陣摸索。
「等、等等!公主殿下—」
就算敵人真的意外碰到身體、柯芮琪也不會有現在這般訝異慌張,也不可能愣在原地任由他人這樣上下其手......但是真的,柯芮琪對這個紅髮少女完全沒轍。
就這樣薇希彷彿沒注意到懷中人的僵硬似的,自顧自搜刮了一番—等柯芮琪回神才發現自己全身的武裝都被解除了,連藏在衣料下的暗器小刀之類也給挖了出來。
—怪不得剛才覺得皮膚一陣搔癢......公主的手原來很柔軟、很溫暖的嗎?
類似的念頭才掠過腦中,柯芮琪就臉紅著否定自己。她趕忙伸手想奪回武器們。
「公主殿下!這樣我會很困擾的!沒有武器我要怎麼保護您啊—」
「出去玩不能這樣殺氣騰騰的!」
薇希搶在騎士回神前就將武器都扔開了,而且還更進一步貼上身軀開始脫柯芮琪衣服—此舉又讓女騎士一陣石化。
「公、公主殿下!!啊—」
因為完全不敢施力,柯芮琪就這樣眼睜睜看著少女俐落解開自己輕鎧甲的扣環、卸下了防護,接著連衣服外的皮馬甲也被纖細的手指拆開了繩結......過沒多久女騎士全身就只剩下普通的單衣長褲,而她面紅耳赤的困窘模樣,好似不只被解除了武裝、連衣服都被脫光而被迫裸體一樣。
「這實在—」柯芮琪就連睡覺也沒穿得如此輕薄,她反射性環住胸口。
「要出門就該這麼輕便才對啊!哪能帶這麼多傢伙,路人都會嚇壞的。」
「我的裝備都是精簡到不能更輕薄了—」
走敏捷速度路線的女騎士皺眉,坦承告知。
「現在這樣才是真正的輕便!—啊,不過可能被我脫過頭了......」
薇希順手解下披肩、蓋在女騎士身上,推著她進房。
「好好換套不怕冷的便裝,我們再一起出去吧!不可以又偷藏暗器囉—」
「可是空手我真的沒辦法有自信保護好公主殿下......」
「還有費斯一起,緊張什麼!」
柯芮琪聞言,這才瞥見走廊外的黑髮執事。
雖然自己已是維西國第一騎士,身手卻還次於有著特殊部隊身手的男人之下。
深知同事的堅強實力,柯芮琪對於護衛工作總算安下了心。但唯獨沒有攜帶任何武器這點讓她始終有些焦慮......
「而且費斯的大衣底下藏了起碼兩排暗器喔,所以沒問題的啦。」
聽到公主貼在耳旁的悄聲補充,柯芮琪在強烈的違和感中也只好妥協。
雖然,從一開始她就無法抗拒女孩如此洋溢期待的眼神。
 
於是柯芮琪還是順了薇希的意,穿了簡便的襯衫、長褲和皮靴。
但上街以後少女還是頗有微詞。
「柯芮琪妳真是的,難得便服出來玩,為什麼穿男裝啊!」
薇希示意自己身上的輕便洋裝—確實是簡單卻又不失可愛的設計。
「我之前不是有讓人幫妳做了長裙嗎?」
「但是......窄裙的設計不太好活動啊......」
「所以我還特別要求做了開高衩啊!」
「......這比行動不方便還讓我更不敢穿上啊......」
柯芮琪想起那件始終掛在衣櫃裡不敢碰觸的衣服就頭痛。
「而且我並沒有薇希殿下的可愛,所以......」
「我就是覺得柯芮琪又高、又漂亮,所以才想看妳穿上那些衣服的啊!」
薇希坦白解釋了之前訂製一堆合身又強調身體曲線的服裝的意圖。
「不過......算了,柯芮琪就算穿男裝,也很帥氣。」
少女的臉有些紅,柯芮琪一楞,接著微笑。
「謝謝稱讚。」
「不過這個髮夾倒是很少女耶?搭配起來意外很好看喔。你說是嗎,費斯?」
柯芮琪聞言轉向另旁的同事,在黑髮男人沉默的視線裡有些心虛。
其實這款髮飾雖然造型很女性化,卻是為了在盛裝的場合也能防身之類、而藏有小機關的特殊設計。柯芮琪自知執事俐落的目光應該早就看穿了。
「......很合適。」對方卻用無知的語氣表示贊同。
看來就連費斯也不想讓柯芮琪真的毫無武裝。
但說起藏匿武器的功夫,女騎士倒是對同事另眼相看了。費斯瀏海下的自若神情,實在很難讓人想像他一襲剪裁合身的深色便裝裡暗藏了多少東西,尤其據說掛了兩排刀具的外袍,費斯竟然能穿的步履輕鬆。
—難怪殿下們這麼放心讓公主上街。
有這樣的移動武器庫和自己跟著,薇希公主要遇到危險都很困難吧?況且公主的打扮也確實做足了功夫—看起來就像鄰家女孩般,只是特別可愛了點。
這樣說起來......要是真的像往常一身武裝的出來,恐怕不讓人注意公主的真正身分也難。
柯芮琪意會到了薇希也並非毫無考量就莽撞上街,加上街上的好天氣、少女臉上的愉悅神情,總算,至此柯芮琪真正放鬆了心情。
如果是難得的假日,就好好享受吧?
反正只要能待在少女的身旁。
不必忙著工作便能隨伺在側,也不壞啊。
這麼釋懷的女子,因此輕揚唇角、回握住少女從出宮以後就一直攬著自己的手。
 
但輕鬆感在三人踏進服飾店以後就馬上消散殆盡。
就連一人對抗整個軍團,柯芮琪都不會像現在這樣遲疑、甚至有絲恐懼......
維西國的首席騎士神情異常沉重地站在更衣室前。
「怎麼了,柯芮琪,趕快進去呀?」
「不,我有點......」
「裡面又沒妖怪~」
因為妖怪在我手上啊!!—在內心吐槽興沖沖的紅髮少女,柯芮琪的手默默顫抖,看來十分抗拒手中的衣物—方才薇希硬塞到自己手上的上衣。
而且是十分短小的上衣。不是尺寸不合的短小,而是特別設計露腰、又露胸,還削肩露手臂的款式。
柯芮琪就算在戰鬥中弄壞了防具衣物、也沒剩下這麼少布料過。
這樣的東西竟然是普通女人的時裝!—
也許正是了解了女騎士的排斥,才更讓少女皇族顯得興致高昂。
「這款式很可愛啊?還有蕾絲、刺繡耶~搭配妳的長褲剛好喔!」
薇希難掩期待的開心介紹。
「還是妳覺得配褲子不妥當?我這就給妳挑件短褲或者短裙—」
「不、不是這問題—」
看薇希真的興奮走向裙子區,柯芮琪連忙拉住她,在此時根本完全忘記了平常兩人的主僕關係、只剩下獵人對上孱弱獵物的氛圍而以......
皺眉深深呼吸口氣後,柯芮琪投降了。
「我......這就去試裝。」
「耶比!」
赴死般的心情走進更衣間,柯芮琪依稀能聽到門外的少女又大肆挑選服裝的嘻鬧聲。雖然對於自己未知的著裝命運有絲不寒而慄,卻又無法忽視女孩情緒中的無比雀躍。
—已經......好一陣子沒看到公主殿下這麼開心了。
雖然陪在公主身旁的時間沒有貼身執事來的長,柯芮琪也知道,薇希活潑的外在下是身為一國公主的強烈責任心,才會讓年僅十六歲的她就多次旅異外邦。對於這些皇室本分的沉重負擔,少女未曾有所埋怨,但從只有主僕、親人在場的時刻哩,公主格外任性的表現中,柯芮琪也能有所感受......
紅髮少女的心中某一塊是疲憊的。但是她強迫自己堅強的去加以掩飾。
只有在能夠信任的隨從面前,她才能放鬆自己回到年輕女孩原有的模樣。
雖然備受疼愛、卻沒有鬆懈驕縱的空間,與皇室本沒血緣的戰爭孤兒公主,一直用笑容掩飾著戰戰兢兢的生活模式。
費斯也是深知這點,才會放任這樣便服上街的行為吧。
暗自心疼起主人的辛勞,再想起少女因滿心期待而灼灼生輝的明亮雙眸。
柯芮琪心一橫、對著鏡子脫下外衣。
—如果這身早已拋去女人資格、粗糙乾澀的身體,也能讓妳感到開心......
女騎士望著自己映在鏡中的身影,皮膚上滿是戰鬥所留下的傷痕,握拳。
—為了妳的一切,殞命也不惜。
柯芮琪咬牙,用赴死的慷慨氣度—
套上輕薄透光的雅緻上衣。
然後在走出更衣室後依然敗給了自己的羞恥心。
 
「嘩!果然像我想像的一樣!」
對比柯芮琪的慘烈神情,薇希倒是很滿意自己的挑衣品味。
「柯芮琪的身材又瘦又高窕,穿這樣真的很好看呢!」
被少女這樣真誠、燦笑著誇獎,女騎士不禁紅了臉。
「如果殿下您這麼說的話......」
「不可以只有我覺得!」薇希拉著柯芮琪,要她好好注視更衣鏡中的自己。
「妳看,真的很適合妳啊!」
說著,薇希對她甜甜一笑。
因此柯芮琪對著鏡子怦然心動了起來。
—好看的不是我,而是......
她看著鏡中被紅髮少女親密挽著的自己。
自己是多麼的想討這個女孩歡心。而成功達成效果的自己原來真的很漂亮。
—妳才是美麗的緣由,沒有妳,我什麼都不是。
如果沒有遇上薇希公主,柯芮琪就是只知道戰爭、揮劍的人型武器。
但是想效忠公主、保護少女、使她快樂的心情,讓柯芮琪保有了人心。
於是,柯芮琪溫柔一笑、有些靦腆地,摸摸了薇希的頭。
少女先是微愣,接著露出更為燦爛的笑容。
「笑起來以後整個人更漂亮了呢!」
她捏捏女騎士的臉頰。而柯芮琪只由得一個人對她如此動作。
「以後也想多看到喔,柯芮琪的笑容。」
—一直都只給妳看啊。以前也是,未來也永遠......
輕笑,柯芮琪在心中默誓。
雖然她隨即想到全國有幸看到自己笑容的,還有一直像影子隨伺公主身側的黑髮同事。
不過她知道,費斯也必然是這樣的心情。
都只想將最好的笑容留給這個女孩......兩人的執著彼此深知,但也以己身這股傻勁為傲。
看在對方也對公主鞠躬盡瘁的份上,這種不同平常的形象,偶爾被看到就......別計較了吧?
「那,公主殿下,我這就去把衣服換下來......」
「欸,慢著!不需要啊?直接穿著就好~已經結完帳囉!」
「!!可是我真的無法就這樣走上街—」
「但是我好想一路炫耀妳的好身材進宮耶......難得穿得這麼好看......」
再一次,柯芮琪敗給了薇希楚楚可憐的眼神、還有自己寵溺她的心情。
「那......就聽殿下的吩咐吧。話說,公主手上的其他衣服是?—」
「費斯的份喔!」薇希的眼中又冒出截然不同的精光。
「他總是穿著黑白執事服,雖然也很好看,但是不會想看看其他變化嗎?所以啊、雖然都是黑色的,可是偶爾來件套頭貼身背心、皮長褲什麼,加個黑手套之類......不覺得也很適合身材好的費斯嗎?」
「......」柯芮琪聽著都覺得身子起雞皮疙瘩。她偷瞄一旁的黑髮男人,發現對方雖然強作鎮定,但神情間也有一絲動搖。
「我知道現在換裝不方便。等回去以後你願意換給我看吧?會吧,費斯?」
黑髮執事沉默了好一陣子,才在少女的殷切期盼下輕輕點頭。
於是薇希歡呼著使出最後一擊—
「那趕快回家吧!回去以後我也要看柯芮琪換上之前訂作的高衩裙裝—」
「!!—」
錯愕間,女騎士對上了執事的目光。
雖然平常總因為自己的工作沒能像執事一樣黏著公主、偶爾會有吃醋的敵意,但此時兩人投向對方的目光卻相同柔和—以及同情。
隨即又只能苦笑著嘆氣點頭。
誰叫他們兩人都這樣拿這個可愛少女沒轍啊?
 
「光是想像起來就讓我好期待—」
「薇希殿下,請您不要過度期望......」費斯的聲音難得有絲無力感。
「可是我真的很開心啊。」薇希對著柯芮琪與費斯燦爛一笑。
「今天有休假真是太好了呢,對吧?」
因著女孩的笑靨如此真心,柯芮琪也渲染上了喜悅的氛圍。
「是啊。真的是很棒的假日呢。」
一定會是三人永生難忘的休假日。
......在各種意義上。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