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魔女】

關於部落格
十四虹的創作自耕農社團
黑子無節操本都出了以後好像沒有什麼不能萌的了(?
  • 509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螢火之森[同人習作]


螢火之森
 
第一次遇到他,是在我六歲的那時候。
 
炎熱的夏天,在據說有妖怪們居住的山神森林裡,我迷路了。
我四處奔跑尋找出口,因而累的動彈不得。
在因為寂寞和恐懼,而終於哭出來的我面前……
他現身了。
 
「喂,小鬼。」
本來在矮樹叢邊縮著身子哭泣的我,聞言馬上抬起頭。含著淚水的眼睛連忙四處搜尋聲音的主人。夏天的森林裡,樹陰和光影交織的世界,虛幻而不真實……我環視著身邊的樹林,最後,在樹幹之間,他現身了。
一個帶著狐狸面具的奇異少年。
 
「妳在哭什麼。」
他說著,還是只探出半邊的身子。
我一時忘了哭泣,愣愣看著他。
「……有、有人!我得救了~~」
喜極而泣,我連忙向他衝去,雙手伸長著想抱住好不容易出現的人。
不過卻撲了個空。
 
「哇!」
看見我猛力衝過來,他嚇了一大跳、整個人向旁跳開,我因此撲倒在地。
「……」等好不容易爬起來,望向他的眼神難免有些不滿。
「對不起,妳是人類的小孩對吧?」
既然知道抱歉,剛才抱住我就好啦。雖然這麼想,他接下來的話卻讓我愣了愣。
「我被人類碰到的話會消失。」
「——?你說『人類』……哥哥不是人類嗎?」
我仰頭問著離我有些距離的他。
「我是住在這座森林裡的人。」
「咦?那麼……你是妖怪囉?」
那時我的眼神似乎充滿著期待,閃亮的程度讓他有些無言。
「……」
「可是,『消失』是什麼意思啊?」
我忍不住好奇地問。
他還是沒有說話。
「……」
「……」
 
我們都不說話了。可是看著他,我忍不住輕笑。
然後向他伸出手。
他很快向後跳開。
我起身撲向他。
他也側身避過。
我向著他一直跳一直跳。
他也就跟著不停後退。
然後拿起一根木棒朝我的額頭敲下去。
 
「看……看來你真的不是人……居然拿木棒打小孩…」
縮著身子,我捂著痛處呢喃道。
「好可怕的小鬼……」他看著我,手中還抓著木棒。「所謂的『消失』啊……」
我不知不覺抬起頭,認真地聽。
「就是消滅的意思。山神大人對我施了這種法術……我被人類碰到的話就毀了,這樣就毀了。」
他說著,背著森林中灑下的光。平淡的語氣裡,卻有什麼感覺盪漾著。
說不出是無奈,還是悲傷的感覺盪漾著。
 
「……對、對不起…」
我很愧疚地認真道歉。對他來講是這麼嚴重、關係到性命的事,剛才的我卻不成熟地鬧著他玩。
如果他因此被氣走、把我獨自扔在這裡,我也不會有怨言的。
小小的我認真想著。他卻對我伸出了手中的木棒。
「來吧,小鬼,因為我不能牽妳的手,所以妳就捉那邊好了,妳迷路了吧!」
感覺上很高大的他,背對著我這麼說著。
「我帶妳到森林外頭去。」
 
從這個角度仰著頭,可以不經意看見他面具之後的側臉。
那張臉……
一定是很溫柔的吧。
我傻傻地笑了。
 
「謝謝你~~」我忍不住撲上前去。
「哇~~」他一驚,揮過木棒把我打到地上去。
「不要這樣。」他生氣說著。
「對不起……不由得就……」我低聲道歉。
但是,心裡還是很開心。
 
夏日的神秘森林。
穿過鳥居、穿過木燈、穿過草叢邊林立的地藏石像…
我們拉著木棒的兩端,在這些古樸的景物中走著。
方才迷路時還覺得不安、害怕的景色……
現在卻可愛了起來。
「呵呵,好像約會一樣喔!」我忍不住開口。
「很乏味的約會吧!」
說的也是,只是隔著木棒牽著一個小女生在森林中散步,他一定覺得無聊。
可是我卻莫名覺得很開心。
 
「……妳不害怕嗎?」
「?」沒聽清楚他的低語,我笑著問。「什麼事?」
然後他就沒說話了。
 
景物漸漸改變,轉變成了我熟悉的景色。
在有著矮小石佛像豎立兩旁的走道前,他停下腳步。
「從這裡直直往前走就會找到山路了。」
他從我手中抽出木棒。
「再見了。」
「大哥哥一直都在這裡嗎?我再來的話可以見到你嗎?」
「這裡是山神大人和妖怪們居住的森林。『一旦進入心神將受到迷惑,再也無法回家』、『不能去那裡』。村裡的人是這麼說的吧!」
站在符繩懸掛著的巨大古老鳥居前,他這樣回應我。
像是告訴我,不要再接近這個森林,可是……
 
我看著大哥哥,微笑。
「我是竹川螢……你呢?」
 
有沒有聽到我說的話呢?他只是站在那裡,沉默著沒有回應。
安靜的森林裡,輕輕吹起了風。
我凝視著他臉上的面具,凝視著,還有灑落他身上的陰影。
我無法看見。面具後的他,是怎樣的神情。
面具上漆黑的大眼之後,他也是這樣的注視著我嗎?
因為如此,讓我,也跟著什麼都說不出口了。
但還是要說些什麼才行啊。
 
「……總、總之,我明天會再拿謝禮過來這裡的!」
緊閉雙眼,我快步跑開。
「再見!」
即使不想告訴我名字、即使不向我道別、即使他好像已經討厭我……
明天我還是會過來。就算可能會在森林前獨自枯等一整天,我還是會來。
就在我頭也不回地跑開時……
「我叫『阿金』。」
 
他的聲音傳入耳中。
我睜大眼。連忙回頭,鳥居前卻早已空無一人。
我凝視著那裡,許久許久。
 
他說了。
告訴我了,他的名字。
 
「螢。」
「啊,爺爺。」
「螢,妳這個……」
森林外,爺爺一看見我便向我跑來。
「笨蛋!」
不是抱我,卻是在我頭上敲了一拳。
「一個人跑進山裡,萬一迷路怎麼辦!」
我不敢回話,然後爺爺牽住我的手。
手貼著手,互相牽著的感覺……
 
「爺爺,那座森林裡住著妖怪的事是真的嗎?」
「山神的森林嗎?這個嘛,是這麼傳說的。」
回家的路途中,我和爺爺這麼聊起來。
「小時候我想要遇見妖怪,所以常和朋友到森林裡去,結果雖然沒有見到,不過我覺得從眼角餘光裡瞄到了些什麼。」
爺爺回憶地說著,周圍是森林中充滿活力的蟲鳴聲。
「每到夏天,晚上的森林裡就會傳出樂曲聲……這麼說起來,小岩他們,還曾經混進森林裡的夏季祭典裡去玩過呢……不過……村子裡的人不可能會在那座森林裡舉行夏季祭典,所以,那個祭典是什麼呢?大家都猜他們是不是闖進了妖怪們的祭典當中,造成了大騷動……」
我試著想像爺爺說的畫面。
夏季的森林。音樂聲。夜晚的祭典。
那個叫阿金的大哥哥也在其中嗎?
「哈~好懷念啊~~小時候好笨啊!」
爺爺邊說邊笑著,我卻沒有在意。我還是想著那座森林。
想著,佇立在鳥居前的大哥哥。
 
隔天下午。
「妳來啦!」
在鳥居前的石階上,他隨意坐著向我打招呼。
臉上還是那個怪異的妖狐面具。
「我沒想到妳真的會再來。」
很平常的語氣,卻讓我聽了雀躍不已,小手緊抓住手中的塑膠袋。
「你…你在等我啊~~?」
因為真的太高興了,我又一時激動地向他撲去。想當然,又是換來一擊。
 
「妳真是學不乖啊!」
再次阻止我撲上前後,他的語氣十分無奈。
「因為我太高興了,所以就…」我捂著額頭小聲道歉。「對不起。」
「這裡好熱…我們到涼快的地方去吧!」
「咦?」
這個鳥居旁都是茂密的森林,在這種艷陽高照的天氣裡已經是很涼快的地方了……如果要尋求更多涼意,一定會往森林更裡面走,這樣的話……
腦中想到昨天迷路的情形,讓我猶豫了一下。
似乎是看出我的顧慮,阿金接著說道。
「放心,我會再好好送妳回去的。」他起身。
「!」開心地,我仰頭看著他。「嗯!」
 
神秘的森林。
越過木橋、越過平靜的河水……
往森林深處前進的路途,我們只是這樣走著,安靜地沒有交談。
眼裡所見的每樣事物還是讓我覺得新奇不已,臉上的微笑沒有停過。
就這樣不知走了多久,隨意觀看四周的視線裡,掠過了什麼陰影。
仔細一看,在茂密地樹幹間,一個比影子還黑的東西悄悄動著。
我睜大了眼。
窸窸窣窣的,那東西在樹幹後露出半個身子,看不清楚的臉上,一隻很大的眼睛睜著,還有意圖不明的微笑。
「阿金,那是人類的小孩嗎?」
那東西開口了,在它的視線下,我嚇的連動都不敢動。
「我可以吃了嗎?」
那東西繼續說,大的恐怖的眼睛一直瞪著我。
「不行……」
阿金站到我身前把我護住。他迅速回答妖怪的問題。
「她是我的朋友。」
「是嗎……」
那東西的臉上還是那詭異的微笑。
「人類的小孩,妳可別碰到阿金的身體。」
它是在威脅我吧?我害怕地在阿金身後縮起身子。
「如果……碰到的話,我就吃了妳喔!」
「哈……」在這種恐怖的時候,阿金卻像缺少緊張感一樣半掀起面具。
「哈啾!」
他竟然打了個噴嚏。
在旁邊的我當然嚇到了,可是竟然連那個黑色怪物也嚇了一大跳。
「咿!」
它害怕地叫了幾聲,然後經過一陣噪音和煙霧之後,它現出了真面目。
「哇,狐狸?」我看著眼前的小動物,十分訝異。
「那也是妖怪。」阿金揉揉打過噴嚏的鼻子說著。
「牠會變身去嚇唬人類,不過骨子裡卻是個膽小的好人。啊,逃走了。」
看著妖狐像所有受到驚嚇的動物一樣飛快地逃入森林後,我忍不住歡呼起來。
「好棒喔~~我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妖怪了~~!真的有耶~~」
「妳把我當成什麼了呀。」阿金對我開心的反應頗有意見。
「阿金是無臉妖怪之類的嗎?為什麼要戴著面具?」
繼續前進後,我忍不住好奇地問。
「沒什麼特別的理由。」他輕鬆簡單地回答。
「別管我了。告訴我螢的事吧!」
小小的我聞言抬頭看著他。
「你有興趣?」我開玩笑地問。
而阿金很自然地回答。
「就是有我才來的。」
 
我聽著,然後忍不住笑了。
 
隔天、再隔天我都到那個森林裡去。
只要是兩個人在一起……
在山中奔跑遊玩的夏日,就連無聊的事,也都覺得快樂地不得了。
 
這天,我們來到一片草原。
天氣很好,風輕輕吹著,蔚藍的天空裡,漂浮的白雲也這麼悠閒。
等我注意到時,阿金已經不知道何時躺在草地上了。
我小心翼翼地靠近他。
 
「阿金,你在睡覺嗎?」
趴在草地上俯瞰著他,我小聲地問。即使我的影子蓋過了他的臉,他也像沒注意到似地沒有動靜。
於是我沒再說話,就這樣看著他。
—碰到面具沒關係吧……
忽然起了這樣的念頭。
邊想著,我小心地拿起阿金臉上的狐狸面具。
才拿起沒多久,動作就停在半空。我睜大眼。
 
面具下的臉,原來是個少年。
跟一般少年差別不大的外表,只是有著一頭銀色短髮,而且……
俊美的出奇。
我呆呆地凝視著他的睡臉。
在我沒意識到的情況下,阿金緩緩睜開了眼睛,看著我,嘴角微微上揚。
那一雙漂亮的眼眸……瞳孔是和人類差異甚大的金色。
漂亮的、令人著迷的美麗顏色。
忘了反應,我們就這樣凝視著彼此……
直到幾秒後我忽然驚醒。
「對不起!!」
我滿臉通紅、緊張地道歉,用力把面具蓋回去,阿金也嚇了一跳。
「啊!好痛!」
被我這麼粗魯地一壓,簡直就跟被面具打到臉差不多。他一邊坐起身、小聲哀嚎地把面具戴好。
「居然趁我睡覺的時候偷襲,小孩子真可怕啊!」
「對不起……可是,你是故意裝睡的吧!」道歉之餘也順便表達我的些許不滿。
「普通都會這樣吧!」
「……」他的回答讓我無法反駁。
「你為什麼要戴面具?」
臉微微潮紅。腦子裡想的還是剛才偷看到的臉。
明明就沒什麼需要特別遮掩的地方啊。
 
「不戴這種面具的話……」
背著光,阿金回答的語氣很認真。
「我看起來就不像妖怪了吧?」
意味深沉的一句話,我不禁愣了一會。
「好奇怪喔。」
「哈哈。」
 
「跟你說喔,阿金,從明天起我暫時不能到這裡來了,之前我跟你說過了吧?」
小小的腳步爬著階梯,可是因為他放慢的腳步,我一直走在他身邊。
「我只有夏天的期間才能到爺爺家這邊來玩……所以明天非回去不可了。」
從遇到阿金以後,埋了一夏天的話,現在才不得不說出口。
有生以來,第一次覺得在鄉下的夏天,原來都這麼短暫。
說完以後,我默默等著阿金的答覆。
「喔—嗯。」
就這樣?聽到阿金回答的這麼簡便,我不禁垂頭喪氣起來。
「……」
他回頭看著腳步變慢的我。
然後他停下腳步。
襯著樹葉陰影的身子,總是因為面具而無法讓人猜透他的表情。
即使如此……
 
「明年也能來嗎?」
雖然是平常到不行的語調。
我還是睜大眼,臉紅了起來。
「嗯!!」
 
—就這樣,我……
—期盼著夏天的來臨。
—約定的夏天,阿金在等著我。
在那個神秘的鳥居前獨自等著我,等著我赴約,然後兩個人一起去探險……
—這樣的夏天,經過了兩次三次以後……
 
某個下午,從大樹的樹葉裡,忽然伸出一隻巨大、留著利爪的手,不顧我的阻止把阿金拉離我身邊。
「阿金,危險。」
低沉的聲音從樹上傳來。
「那是人類的小孩,被碰到的話你會消失的。」
「謝謝,不要緊的。」被包在怪物掌中的阿金感謝地回答。
那隻巨大的手在阿金這麼說以後,緩緩地伸回去,然後聲音再次響起。
「人類的小孩,妳可別碰他喔。」
 
—我發現……
愣愣地,對著妖怪的叮嚀,我在風中開口。
「是。」
—阿金他似乎也很受到其他妖怪的喜愛。
 
類似的事情在之後不斷發生。
山神的森林,神秘、隱密的怪物原來有這麼多。
我不禁有了這樣的想法……
 
—妖怪他們……
—可以碰阿金耶。
 
「螢……」
這天在森林的深處。
「螢—妳在哪裡?螢……」
「啪啊!!」
我原意只是要嚇嚇阿金。從樹枝上倒掛著忽然出現、發出怪聲響,果然讓阿金嚇了一跳。
「呀!」
結果穿裙子的我裙擺馬上翻過來、遮住視線,反而讓自己嚇了一大跳。
「妳在做什麼啊!」阿金一副看到笨蛋的語氣。
「我想要看看你驚訝的表情。」
我趕快在樹枝上坐好,拉好裙子。
「至少跟我在一起的時候,可以暫時把面具摘下來吧?」
「……可以是可以,不過有什麼意義嗎?」
阿金說著,手準備掀起面具。
「是沒有什麼特別的意義……」
我臉紅著,一時沒注意到身下的怪異聲響。結果啪機一聲,樹枝忽然應聲折斷—
「哇!!」
兩個人都同時嚇了一大跳。
「危險,螢—」阿金大喊。
下墜的時候,只有一瞬間,我也清楚看見了。
看見阿金伸長手想抱住我的身影—
「嗚喔!!」然後我就到栽蔥摔進矮樹叢裡。
 
即將碰觸的那一剎那,阿金還是縮回了他的手。
 
「真危險……」阿金的聲音有些虛脫。
「是啊……」趴倒在樹叢的我有氣無力地回應。
等坐起身以後,滿身樹葉的我忍不住看著本來想接住我的阿金。
「對不起,螢妳沒事吧?」
阿金尷尬地道歉。
「呵呵,不過太好了。」我卻忽然笑出聲。
「阿金,不管發生什麼事……」我笑著看著在我面前蹲下的阿金。
「你都絕對……不要碰我喔!」
 
有些害羞地看著他,我微笑。
他也許也是看著我。戴著面具的臉沒有動靜。
「好不好?」
一追問,眼淚就奪框而出。阿金也嚇了一跳。
 
我不知道為什麼要哭。可是眼淚就是停不下來。
然後阿金就蹲在我身前,沒有反應。
「一定喔!」含糊說著,低頭哭泣的我擦著停不下來的眼淚。
阿金還是沒有說話,只是蹲在我身前。
只是一直蹲在我身前。
 
接下來的夏天,還有下下一次的夏天,每當夏天來臨時……
我就到森林裡去。
 
「阿金,今年我也來了喲!」
我拉著裙擺,開心向他展示我的新制服。
「你看,我升上國中了~~」
「……」阿金打量了我一會。
「總覺得看起來像女孩子了。真驚人。」
「我本來就是女生!」我不滿地回應。
—咦,總覺得……視線……
—越來越接近了。
「我們走吧。」阿金用著一貫的語氣。
「嗯。」我也笑著答應。
 
—阿金,看起來似乎比人類……
—長得要慢的樣子。
在我隨著年紀改變模樣之際……
阿金卻幾乎和我們見面時一模一樣。
 
那天,天氣很好。
半拉起面具的阿金,發現了一隻停在鼻前的蝴蝶。
他拿起面具。
在蝴蝶地環繞下享受著閉起眼的那張臉……
跟小時候的我,第一次看見的一樣。
 
—再過不久,我一定就會超越阿金的歲數了吧……
躺在爺爺家的榻榻米上,我玩著扇子,望著古老天花板無聊想著。
—雖然我在內心深處,暗自希望阿金是……
—真正的人類也說不一定,不過……
 
用扇子蓋住臉。
從紙門透下的光、戶外的蟬鳴聲……這樣子的夏天……
跟那個人有關的事情,佔據腦中,揮之不去。
 
而冬天很快地就來了。
 
「竹川。」
一如往常朝學校走去,在路上剛好巧遇班上的男同學。
「竹川。」
「嗯。早安。」
「妳的腳邊那裡結凍了喲。」
走路不專心的我根本沒注意,低頭一看,真的有結了薄冰的水漥。
「危險,會滑倒的。到這邊來。」
男同學說著,向我伸出了手。
「謝謝……」
很自然地伸出手朝他過去,但是在手接觸到的瞬間……
 
手的溫度。手互相碰觸的感覺。
接觸另一個人的感覺。……
 
天氣好冷,呼出的氣息在空氣中顯的霧白。
男同學的臉紅紅的,是因為天氣很冷的關係嗎?
可是我都懶的想了,被拉著手,就這樣乖乖由他牽著。
像這樣子牽著手……
 
好像理解了一些事。
從每個夏天結束以後,縈繞心頭的不解思緒……
我好像理解了佔據心中的念頭了。
 
—我想……見到阿金。
—我想……
—碰觸阿金。
 
那個在冬天會飄起雪的森林裡……
在花朵都會落下的寒冬中……
他一定是在那個鳥居前。孤獨一人。
然後拿下面具,孤獨地感受雪。
 
獨自一個人。
 
終於,這麼漫長的等待以後,才來到的夏天。
蒼鬱的森林,碧藍的天,未曾改變的碧藍的風。
還有阿金始終如一的聲音與音調。
「那是新制服?時間過的好快啊!」
審視著端坐草皮上的我,阿金這樣感嘆。
「你已經是高中生啦。」
「是啊!」我些微羞澀地回答。
「螢最近不會再撲過來了呢。」
「當然囉,都被你敲過那麼多次了。」
我沒好氣回應。不知不覺地,我已經有和阿金差不多的身形,他也比較放心的能與我拉近並肩的距離了。
雖然我知道,不能接觸的我們,再近的距離永遠不夠……
「我好期待喔,等再過三年我畢業了之後,我打算到這裡來找工作,這麼一來我們就能更常在一起了。」
輕望著天空,我悄悄說著最大的夢想。
「不管是秋天、春天、還是冬天。」
 
那些除了夏季以外的。
—永遠。
「對吧?」
我輕笑問著他。
 
阿金對著我沉默了會。
被面具遮掩的那頭,看不出他的表情。
 
「螢……」
緩慢、沉沉的語氣。
「我來告訴妳我的事吧!」
 
第一次聽見。
在他終於願意向我傾訴關於自己的瞬間,我不禁愣著。
但也不敢遺漏地聽著,接下來阿金敘述的每個字句。
那些阿金的故事。
 
「我不是『妖怪』,不過,也已經不是人了。」
明明是悲傷的遙久過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