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魔女】

關於部落格
十四虹的創作自耕農社團
黑子無節操本都出了以後好像沒有什麼不能萌的了(?
  • 509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自創本]Love&Peace段落試閱

[試閱1]
這裡是維西國。
國如其名,是個豐饒、人民安樂充滿希望的國度。
在認真的領導下,她也如父王的期望一般,是充滿愛與和平的國家。
我是本國的二王子,皮斯。順帶一提,我的(異卵)雙胞胎兄長則叫拉布。
從名字就可以了解國王對兩個皇子的期許—哥哥充滿愛、弟弟喜好和平,兩人共同打造希望的國家。
我們確實也做到了……某種意義上。
 
「『每次只要王子出現,我的目光就無法離開……』、『王子的黑髮就如黑夜,眼眸如同星辰閃耀……』……」
我推推眼鏡,每唸一句眉頭都更加沉重。
這些肉麻到不行的字句,不說可能很難相信,他們竟然來自國民投書。皇室跟人民的溝通管道竟然有一大部分是被情書塞滿,讓想了解人民心聲的官員頭痛不已,說起來拉布絕對要負最大的責任。
我這個大哥還真沒辜負他的名字—『拉布』,不只很有愛心,愛還氾濫到到處亂灑的程度。如果是博愛就算了,他的愛偏偏吸引了一堆少女的心,一副只要是女人都來者不拒的樣子,一點也不正經……
嗯?我可沒有生氣啊!只要對拉布懷恨在心的女人不要報仇找錯對象就行了,畢竟我們是外表相近的雙生子。雖然我眼瞳的紫色和拉布的紅色不同,但我還是戴眼鏡、長髮也不綁起來。有了外表造型上的差異,想飛撲的女性便不至於搞錯對象吧!
然後只要適當地與馬尾笨蛋保持距離—
「皮斯~~」
避免跟他出現在同場合—
「皮斯~~下來吧~~我在訓練場這裡~~」
就可以和平地渡過一天。
這個平凡的夢想什麼時候才能實現啊?

「皮斯~皮~斯~」
訓練場的中央,黑色的身影根本就不畏懼陽光,仰著頭朝二樓呼喊。
第一王子拉布到底有多自戀啊?因為自己的長髮是黑色就喜歡黑色,這種艷陽下還穿著黑色裝束,連耍帥用的斗蓬都一片黑。雖然這樣黑麻麻一片,我卻覺得,他比頭頂上的陽光還耀眼……總是綻放著光芒……
那一定是笨蛋的光輝啦。
「皮斯~聽哥哥的話啊!」
強迫自己背對窗戶,不要隨便被高馬尾笨蛋影響心情。
「太無情~了!親愛的在呼喚你,怎麼可以不~回~應~!」
「誰是你親愛的!!!—」
一定是因為理智斷掉了,我猛力推開寬大的玻璃窗,想都沒想就直接縱身一躍。
啊,其實有想過我可以安全著陸啦!當我緩緩從半跪中起身,我看見拉布身後幾個武官都嚇傻了,背後樓上的文官應該也不會鎮定到哪裡。
............以上節錄from[焦慮]-BY十四虹

[試閱2]
這是一個發生在充滿愛與和平的國家裡的故事。
由兩位王子,一位公主,國王與皇后,還有許多人們所創造的,一個美麗的故事。
 
呃,應該、大概是這樣吧。
 
「啊啊~皮斯,我肚子餓了!」
坐在椅子上不安份的扭動,一頭綁成馬尾的黑長髮隨著主人的搖頭晃腦啪達啪達地揮來揮去,身旁的侍衛不可倖免的被鞭子般的長髮揮中了好幾下,卻只能無奈地看著他們驕縱的主人。
這個像小孩般無理取鬧的男人聽說是這個國家的王子之一。
 
雖然叫嚷的挺大聲的,那對紅色的眼眸放出的並不是太認真的訊息,反倒是帶著點惡作劇或該說有點淘氣的精光。嘴上不停歇的叫著自己親愛弟弟的名字,無非是希望眼前的男人能因此被打斷工作而把視線轉向他這邊。
有人說過兔子太過寂寞是會死掉的,眼前這個男人雖然不是什麼兔子之類的小動物,但是似乎一樣忍受不了被無視或是被拋下不管。
 
身體不安分地在不遠處的沙發上蹭過來又滾過去,一向坐不住的拉布死死瞪著坐在辦公桌後對親愛哥哥的叫喚不為所動的皮斯。
這個一工作起來就沒完沒了的人真的跟他是同個娘胎出生嗎?
自己才沒辦法在辦公桌前面坐那麼久呢。
頂多十分、不,五分鐘就會睡著吧!這點他可是非常的有自信。
 
「那邊不是擺了一堆吃的嗎?自己動動手吧?」
順手把散落在眼前阻擋視線的銀色髮絲塞回耳後,皮斯一邊讀著為數不少的陳情書,跟拉布說話的語調卻還是輕輕柔柔的。
看起來很忙的男人一邊拿著信紙,一邊咬著筆桿歪頭想著如何回信。
 
忙雖忙,還要抽空回答自己任性哥哥無理要求的皮斯臉上沒有一絲不悅。
 
是的,他們是雙胞胎,異卵的那種。
皮斯遺傳了媽媽的銀髮紫眼,而身為哥哥的拉布遺傳了爸爸的黑髮紅眼。
看似如此不同,卻是共享同一個子宮的,無可取代的兄弟。
而國王及皇后笑著,然後替他們取了拉布跟皮斯這成雙成對的名字。
 
愛與和平吶。
這是身為一個領導者,希望能在國家裡實現的小小願望。
 
「但是那又不好吃,我想吃你做的栗子蛋糕!我可是你哥,要聽我的話吧!」
聲音由遠而近,當皮斯注意到的時候,這個被稱為他的哥哥的無理男人已經走到身旁了。
一屁股賴在皮斯身邊的椅子上,作勢死也不起來的拉布瞥了瞥身邊那些還冒著熱氣的食物,即使只是一個手臂不到的距離,卻完全不肯伸手去動一口。
 
只有這種要討吃的時候,他才會拿自己是哥哥的身分壓他。
雖然說是哥哥,出生時間也不過早他個幾分鐘而已,平常也不會刻意強調誰是哥哥誰是弟弟。
 
或應該說,比起像個笨蛋一樣老是橫衝直撞的拉布,心思較為縝密的皮斯更像是個哥哥。
平時維西國的國王和皇后還常常笑著取笑說,幸好他們不是那種會將雙子中較小的那個殺死的那種蠻荒國家,否則拉布豈不是更無法無天了。
 
看著拉布像是在撒嬌一般的命令著自己的弟弟快放下公事幫他弄吃的。皮斯心想也許就是因為有他在,拉布才會這麼的…任性卻又讓人無法拒絕吧。

.............以上節錄from[初吻]-BY剎舞

[試閱3]
那是十幾年前的某個下午。
當時還是維西國王子的現任國王,以將軍的身份從戰場上凱旋歸來。
並且帶回了一個小女孩。
在前來迎接的王子妃和兩個幼小王子面前,他說,從今以後她就是他的女兒。
正當小兄弟倆好奇看著父親懷中的新成員……女嬰睜開了眼睛。
圓亮的、無邪的目瞳,凝視著雙子。
然後小巧的臉綻開笑靨,還不善言語的小口呀呀地對著他們笑著。
兩個人都被這笑容攫住了視線,幾乎沒在聽大人們的對話。
只依稀聽到父親給這女孩取了一個名字,『薇希』—與這個國家相同的名字。那是父親對這個女孩、以及這個國家的未來同樣的期許。
 
那一天,才四歲的拉布跟皮斯,不約而同伸手抓住了薇希伸向兩人的小手。
而這個一歲多的小女嬰,從那天成為了皇室的養女。
也成為『兩個兄長』唯一的『妹妹』。
 
在那之後。時光流逝了十五年。
 
「嗯—」
「拉布,不要動……」
「快點啦,皮斯……我快受不了了……」
「很快就好了。忍一下—」
「可是……好痛!—」
拉布猛力抓住攣生弟弟的手腕,淚眼汪汪地控訴。
「你刺到我了啦!—痛死了!都流血了—」
「就說忍一下就好了!你連五秒鐘不動都受不了嗎?」
挑眉甩開兄長的手,皮斯彎身尋找方才被拉布一搞亂掉到地上的徽章。
「差一點就別好了!現在連裝飾繩的位子都要重新調整了。」
「什麼?又要再來一次嗎??—」
「怪就怪你不讓我一次做完!」皮斯無視拉布可憐兮兮的哀求神情—其實還挺享受這個畫面的,壓著他的身體小心翼翼將徽章連著飾品別上衣領。
都是因為拉布喜歡動來動去的,位子才老是抓不好。皮斯身上一堆繁複的裝飾品,他自己可是處理的很俐落呢!就是拉布的問題特別多。
「可是你也不是不知道啊,我就是討厭身上一堆阻礙行動的飾品嘛—而且為什麼不能綁馬尾?頭髮放下來好熱喔~」
不停用手搧風,難得黑色長髮披散的第一王子拉布,紅眸裡有絲哀怨。
「還有身上的衣服太多層了啦……這麼多蕾絲還有鍊子,我不喜歡華麗過頭的衣服嘛!—」
面對兄長撒嬌似的抱怨,皮斯早已忽視自己身上也華麗到不行的衣服般地,淡淡回覆。
「沒辦法。因為這是『她』最喜歡的啊!」
「好麻煩喔……」雖然是快哭的語氣,跟著皮斯離開房間的拉布動作卻沒有任何遲疑。
「終於回國了呢。『她』啊。」
還沒踏出宮殿就能聽到的歡呼聲,震耳欲聾。
宣告著那位的歸國。
等王子兩人在宮殿門口站定位,停在王宮前的馬車車隊中、最豪華的那輛剛好由褐髮的女騎士拉開門,而在先下車的黑髮青年伸手攙扶之下,下來了一位酒紅長髮束成側馬尾的年輕少女。還沒站穩,抬頭看見兩兄弟的女孩便露出無比高興的神情,不顧身份熱烈揮手。
「拉布哥哥!皮斯哥哥!」
就是這樣讓人熟悉的甜蜜叫喚,讓上前的拉布跟皮斯一掃先前有些許抱怨的不愉快,忍不住跟著微笑。
還顧及著王宮門口都是迎接的士兵、算是公共場合,少女忍著不向兄長們撲去,但語調裡藏不住滿心雀躍。
「我回來了!」
不約而同摸摸紅髮少女的頭,兩人幾乎同聲回應。
「歡迎回來,薇希。」
紅髮少女聞言甜蜜的笑了。
 
這個女孩就是維西國第三皇女,兩位王子的妹妹。
也是國家唯一的公主,薇希。
*              *            *
「出外旅行很辛苦吧!」
皇室的聚會廳裡面,維西國國王猛力抱住近月未見的女兒,幾乎要喜極而泣。
「雖然是為了國家的外交,可是讓妳在外奔波一點也不是我的本意!在家裡爸爸天天可以陪妳玩啊—」
「父王,我都已經十六歲了,不是可以天天玩的年齡囉!」
薇希笑著拍拍國王的頭。
「我們家薇希真是越來越成熟漂亮了。出訪別的國家有沒有被王子搭訕啊?」
王后一邊制止國王孩子氣的舉動,溫柔地問。
「雖然好的對象就該及時抓住,可是起碼也要跟母后討論一下喔!哥哥們也會在意的啊!」
王后說著還推了一旁呆坐的兒子們一把。兩人都露出『為什麼跟我有關』的惶恐表情。
「母后,我才十六歲呢!說這種事情都還太早了。」
「一點也不早!」國王被老婆拉著,還是伸手拉住女兒的手。「爸爸從妳一出生就在擔心這個問題啊!我們家薇希又可愛又乖巧,當然會受歡迎……可是爸爸不想讓妳被別的男人拐走啦!—」
「因為公主這麼可愛,見過妳的國家都很樂意跟我們拓展友好關係呢!」王后甜笑說道。「這樣說來國內也有不少貴族的孩子很中意妳喔!」
「那是因為父王、母后一直將我這個養女當做親生女兒般疼愛、教養的結果啊。如果我真的很受歡迎,都要感謝父王跟母后呢。再說這次出訪的國家願意與我們建立邦交,也是因為父王把國家治理的很好、讓大家都有良好印象的緣故喔。」
薇希輕柔地敘述,國王感動到幾乎流淚,王后則是讚賞的神情。
「總之……回家以後就不用擔心這麼多了!有妳兩個哥哥在,一定不會有壞男人騷擾妳!」寵溺女兒的父親說著,把兒子們拉到薇希兩旁坐好。
「拉布!皮斯!多跟你們成熟的妹妹好好看齊!另外要負起哥哥的責任、好好保護她!」
「啊哈哈……這是當然的,父王。我們一直很疼薇希的啊。」
拉布擠著笑容回應國王的瞪視。皮斯也淺淺一笑,藏住一絲無奈。
「父王請不用擔心。」
「難得你們兄妹三人相聚了,好好聊一聊吧!」
王后帶著母親對於孩子成長的喜悅,對著三人開心宣佈。
「另外就當作訓練拉布跟皮斯的負責能力,這幾天就讓你們看家。我和你們父王去隔壁國家喝下午茶兼作外交,幾天以後再回來。」
「說的也是。只要兄弟們都在,薇希的安全我也能放心了。」國王點頭贊同。
「那就交給你們囉—兒子們。」
「母后、等等—」拉布連忙阻止。
「好好表現你們兄弟的能力吧!我們先走啦—」
「父王,請等一下—」皮斯也想起身,但纖細的手卻將他和拉布一把按住。
於是兩兄弟就這樣看著自己的父母連袂離開房間,留下三個孩子獨處一室。(薇希的兩個隨從—執事費斯、還有女護衛柯芮琪都悄悄退到角落去了。)
「慢走啊—父王、母后!玩的開心點喔!」
薇希開心揮手,與兄長們的神情截然不同。等房門也關起來以後,薇希起身面對兩位皇兄,揚起嘴角一笑。
拉布跟皮斯都因為這個笑容不自覺抖了一下。
 
對於這個可愛的小妹,拉布跟皮斯都不討厭、並且很疼愛。
之所以下意識害怕獨處時間……是因為薇希私底下對兄長們展露的特別面。
尤其是拉布跟皮斯共同出現的時候,薇希會發作的特別厲害。就像現在—
「好想你們啊~哥哥們!」
拋去剛才氣質婉約的形象,薇希猛力地抱住兩個哥哥。
「感情有沒有更好啊?有沒有?在異國的時候我可是日日夜夜祈禱著哥哥們的感情越來越堅定喔!」
「當、當然啊!哥哥們的感情一直很好不是嘛?」皮斯尷尬傻笑。
想起前陣子焦躁的原因、還有他跟拉布的『進展』,在想像起薇希得知以後的反應,皮斯決定還是不要多說的好。不過沒神經的拉布倒是很快地據實以答。
「最近感情有更好喔!皮斯讓我搬回去他房間了—」
來不及阻止拉布的大嘴巴,皮斯看見妹妹的眼中開展了無比興奮的光芒。
「真的嗎真的嗎?皮斯哥哥你們又一起睡了??」
「嗯……因為這樣討論公事比較方便—」
「皮斯哥哥不用多說了!我了解的!」薇希緊握雙手。「兄弟情深才是國家富強的基礎啊!啊……可以看見哥哥們彼此相親相愛,薇希真的好幸福—」
眼見公主將要進入自己的世界,皮斯連忙開口希望能支開話題。
「這樣啊—哥哥很高興喔。對了薇希,換點別的聊吧—」
「說一下妳這次出國有沒有看到好玩的東西啊?」
拉布一搶先開口,皮斯就掩面頭痛。他知道這下子話題是轉也轉不開了。
「有啊有啊!這次去的國家有好多帥哥耶!而且都是沉默寡言類型的,看起來都是好男人—然後啊,他們國家也是兩個王子喔!弟弟看起來反而比哥哥成熟,哥哥還是那種金髮可愛小男生的樣子—光看就知道兩個人的感情非—常好的啦!因為我看他們兩個啊—」
在薇希這麼陶醉敘述她的出國『見聞』、拉布聽了哈哈大笑的氛圍裡,皮斯揉揉眉心,嘆氣後雖然無奈卻還是微微一笑。
他有預感,這次紅髮公主的歸國,一定會比以前還更加精采。
*              *            *
薇希一直覺得很幸運,可以有拉布和皮斯這兩個哥哥。
因為她從很小的時候就知道,黑髮紅眸的拉布、銀髮紫瞳的皮斯真的是維西國裡數一數二的美男子了。只要能看到一個這樣的帥哥就可以心滿意足,而在家裡她常常能一次看到兩個。
尤其是兩個哥哥站在一起的畫面……常讓小公主光看就癡迷不已。
她一直以為這只是女人喜歡欣賞帥哥的天性罷了。可是有一次兄妹間的嘻鬧讓她終於發現自己的真心。
『薇希,長大以後嫁給我吧!』
當少年握住自己的手滿臉笑容這樣說的時候,小薇希覺得自己的心都快跳出胸口了。拉布不愧是迷倒身邊眾女性們的美少年,總是讓人臉紅心跳。
也許是太過高興了,薇希呆愣著來不及點頭,一旁的皮斯馬上朝拉布腦袋猛力巴下。他拉開拉布的手,瞪著那時長的比較高的雙胞胎兄長。
『你是笨蛋嗎?薇希還這麼小,你這是在犯罪啊??』
『因為薇希很可愛嘛—』拉布依然笑嘻嘻的,改抓住弟弟的手。
『別吃醋啦—皮斯也很漂亮喔!不然你當我的新娘吧—』
『你開什麼玩笑!!—』皮斯滿臉漲紅的怒吼,準備甩開手的時候,一陣聲響讓兄弟倆轉向年幼妹妹的方向。
『薇希?』
『沒事吧!』
當拉布握住皮斯的手、做出那番『求愛宣言』的時候,薇希發現自己不只心動,幾乎是因為過度興奮停止了呼吸,而且還一時腳軟坐倒在地面。
被小兄弟慌張扶起的時候,臉紅的薇希腦袋仍一片空白,只記得剛才那幅畫面是她從未見過的唯美,她甚至覺得背景好像開滿一片玫瑰花。
『拉布哥哥、皮斯哥哥……』
她抓住攙扶自己的拉布和皮斯的手,然後把兩隻手合在一起。
『你們一定要永遠在一起喔!!這是妹妹我最大的願望!!』
薇希從那時候開始明確知道了,雖然她喜歡帥哥,但是她更喜歡『帥哥喜歡帥哥』。拉布跟皮斯的『兄妹獨處恐懼症』也是從那之後開始養成。
所以……

.......以上節錄自[TO WISH]-BY十四虹

[試閱4]
『費斯。你來看,這是我的女兒!』
十五年前,當時還是王子的維西國現任國王,在凱旋歸國後沒多久召見了費斯。
那是皇族裡有人想篡位叛變所引起的內戰。最後是皇室直屬的暗殺部隊獨斷潛入敵營、直接取下叛軍首領的性命,才提早結束拖延近一年的戰事。
費斯的父親隸屬那個單位,年僅十一歲的他則以優秀的武藝跟著投入戰場。費斯一直崇敬著年輕開始就不斷立下戰功的王子,並且全心跟從殿下。
他是為了保護皇室、效忠王子才奪人性命的,他為此毫不猶豫地殺人。
卻在獲得和平後的夜晚,擺脫不去夢裡浮現的殺戮陰影。
『很可愛的小嬰兒吧?』
被召見以後,看著皇室的新成員,費斯茫然地想……
原來這不是一場光奪去生命的戰爭啊。
『這是我打仗之餘生的喔,厲害吧!—哇啊、好痛!老婆我開玩笑的、妳知道這孩子是我撿到的嘛—』
費斯有些訝異。滿心期待被仰慕的殿下召見,看到的卻是功勳無數的王子用生孩子開玩笑、還被王子妃攻擊。
對著皺眉疑惑的費斯,王子卻帶著毫不嚴肅的親切笑容,抱著女嬰走到他身邊。
『費斯,你的裁縫技巧好像很厲害。』
『殿、殿下怎麼忽然這麼說?』
王子露出抓到別人把柄的得意笑容。
『打戰的期間我有看過你偷偷幫我修補斗篷的樣子。』
說著,王子抓起費斯的手,將嬰兒放入他懷中。
年幼生命的重量輕盈卻又倍感珍貴。費斯笨拙小心地將小女嬰抱在懷裡,有些惶恐地看著王子深紅的雙眸。
殿下是第一個稱讚他裁縫技術而非殺人技巧的大人。
『會裁縫的孩子不該上戰場。從今天起你就當我女兒的褓母吧!』
被王子摸著頭,向來沒什麼表情的費斯不禁羞紅地睜大眼。
『真、真的可以嗎?讓我擔任這種任務—』
『我相信你,費斯。』
王子揚起嘴角的自信神情幾乎攫走了男孩的呼吸。
『你一定不只能成為薇希的好褓母……還會是我另外兩個兒子的。』
『咦?』
費斯聞言愣了一會,等兩個小皇子上前開始拉扯自己的衣角後才回神,連忙提出自己的疑問。
『殿、殿下—』
本來牽著妃子準備離開的王子回頭。費斯小心用不會吵醒嬰兒的音量開口。
『「薇希」是……』
『我幫女兒取的名字。』王子笑答。『因為她一定會成為這個國家的希望。』
 
因著王子這樣吩咐。
因為這個被賦予希望的小女嬰在這時緩緩睜開眼,清澈的目瞳漾著純真,白皙透著玫瑰粉紅的嬌小臉龐向著費斯甜甜一笑……
費斯決心成為薇希的褓母。
甚至也真的乖乖當了一陣子小皇子們的褓母。
即使從小照顧著兄妹們擔任保鏢、到薇希長大以後成為她的執事和秘書,費斯的心意從見面開始就沒有改變。
他會一直守護著她。
會一直守在她身旁,見證她成長為帶來希望的存在。
一如初邂逅時她那純真的笑容,在費斯生命裡帶來的希望。
*            *            *
夜裡他突然地睜眼。
「……」
費斯在黑暗中凝視著裝飾華麗的天花板,屏息。
身兼薇希公主保鑣的他,為了徹底達到保護作用,夜裡會跟公主的女護衛—柯芮琪睡在超大尺寸床舖的兩側,保護其中的公主不在睡眠中遭受襲擊。
所以任何風吹草動都會驚醒費斯,好在第一時間做出反應。於是他伸手—
摟住夜裡闖入懷中的不速之客。
會如此動作,是因為從黑暗中能微微瞥見的一頭酒紅長髮…
製造動靜的正是薇希公主本人。
「又來了啊……」
費斯用空出的手撥過瀏海,輕嘆。
雖然是公主(無意識)主動趴上來的,但男女有別,主從如此接觸更不恰當。費斯心裡很清楚,卻無法把薇希推開。
因為少女熟睡時的神情如此甜美,他無法允許自己打斷她的夢境。
而且那份靠上自己胸膛時就會展露的純真神情……大概薇希睡夢中也沒遺忘,年長近十歲的費斯從小就是保母的事實、並且完全信賴著他。
「真是拿妳沒辦法呢。」
輕揉著公主的紅色髮絲,男子用清醒守護女孩的夢鄉。窗外的天際也漸漸渲染起溫柔的曙光。
執事的一天,就此開始了。

......以上節錄自[執事的一日]-BY十四虹


想多了解這群角色們的故事?
角色參考請至此
有想購買的欲望?有想收藏的需求?
通販賣場請至此
有更詳細的問題?
連絡信箱在此->hongyu14@gmail.co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