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永夜魔女】
關於部落格
十四虹的創作自耕農社團
黑子無節操本都出了以後好像沒有什麼不能萌的了(?
  • 513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小說]業績前幾名的業務可以跟老闆秘書領獎勵[BL原創]

 〈業績前幾名的業務可以上老闆秘書當獎勵〉節錄
 
裝潢闊氣的豪華會客室裡,西裝筆挺的男人愜意靠坐在沙發上,看著前方一字排開的幾位青年微笑。
下午公司開完績效檢討大會,列出了本季的各項業務成績報表;照慣例,業績前幾名的業務會有獎賞,而且由老闆與秘書親自發放。
所以身為老闆的男人就是準備來頒獎了。
 
「相信大家都知道今天聚集你們的目的了。」男人換了換交疊的長腿,西裝褲的上好布料隨著動作被牽引出了好看的垂皺。「各位都是本季業務成交量名列前茅的菁英,對於優秀人才我一直是不吝於獎賞的,也算是給辛勤工作的各位一些慰勞。」
男人說完也沒有起身的意思,亦沒有給排排站的青年們其他指示,只是不輕不重地拍了兩下手。
幾位新進公司的菜鳥業務還搞不清楚狀況、滿臉疑惑,然而幾位老鳥已經是一臉蠢蠢欲動。一時房間裡因為沒人敢提問、沒人想解答而陷入靜默,直到房間尾端的後門傳來敲門聲。
隨後門開了,進來的是老闆秘書。
秘書有著一頭俏麗的黑短髮、纖細合宜的身材,一襲合身深藍套裝窄裙,搭配黑絲襪與漆皮黑色高跟鞋,雖然是尋常的秘書打扮,卻散發出禁慾的美感。
特別是穿在男秘書身上的效果更是顯著。
 
「抱歉讓大家久等了。」
秘書有些拘謹地揪著雙手,神色有些緊張。原先就顯得中性的少年嗓音,配上現在一身女裝卻產生異樣媚感,寥寥幾字卻已有幾個男人聽得氣息暗自粗重了起來。
原本坐在沙發上的老闆等秘書走近後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這才轉身微笑面對一排業務們。
「我致詞的廢話就不多說了。辛苦各位了,大家開動吧!」
 
語畢,馬上有幾個沉不住氣的男人解褲子、湊上去包圍住秘書,數隻大手在薄弱的身軀上游移、在平坦的胸前又搓又揉,還有的人俯身從秘書頸側舔舐起來,幾個大膽的甚至已經把手伸進秘書上衣和窄裙裡。
沒多久老闆秘書就衣衫不整的被推到一旁的長沙發上壓倒了。
 
頓時開闊的空間裡迴盪起黏膩的呻吟與喘息聲,間歇夾雜著秘書欲拒還迎的驚喘,幾個沒敢動作的新人面面相覷,這才終於了解老闆那句「開動」在沒有任何食物的房間裡意味著什麼。
有幾個人跟著加入長沙發上的運動,剩下的人沒多久也放鬆下來、聚在神色自若的老闆身旁;老闆也不知道哪裡摸出一瓶香檳,給身旁的青年們都倒了一杯,融洽聊起天。霎時間所有人不是忙著動手就是動口,呈現一片愉悅和樂氛圍。
卻有一個年輕人獨自佇立角落,什麼都沒做,因此格外引人注目。雖然事實上也只有閒有餘裕的老闆注意到而已。
 
啜了口香檳、抿唇,男人不動聲色觀察起角落的青年,沒多久就認出他是最近一批新人之一。
青年的身材高大,俐落短黑髮下的面容英俊剛挺,個性不苟言笑,光是站著就散發出令人難以靠近的強勢氣場。或許是因為他個性實在、言語樸實,反而進公司沒多久就衝出高業績,榮登本季銷售寶座。
值得被加倍嘉獎的首席業務現在卻一個人躲在角落,從各方面來說都不是好現象,身為老闆的男人於是主動走近。
 
「怎麼不加入領獎?你的業績甚至有資格當第一個。」男人親切開口,手中的香檳杯向他晃了晃、示意詢問飲用意願。「我們公司比起年資更看重實力,應該沒有職場霸凌,不可能被前輩插隊吧?」
「不是。」
聲音這麼好聽卻話這麼少……男人被惜字如金的青年勾起了好奇心。「難道不喜歡這種獎賞?」他的下巴朝房間另邊的現場秀方向點了點。
「也不是。」
「那……」到底是想要什麼?獎金?來不及追問,青年突然拿走男人手中的玻璃酒杯、仰頭一口喝盡裡面的淺金色液體,飲畢還在男人詫異的目光注視下舔過被香檳潤濕的薄唇。
然後,惜字如金的青年搶在男人之前開口。
「我不想跟祕書領獎勵。」青年伸手壓上男人身後的牆面,沉聲說道。
「我想直接跟老闆領獎。」
 
一時男人還不確定聽到了什麼,但是被手臂圈在高大身軀與牆壁之間,青年咬字又清晰,這麼近距離實在沒有聽錯可能。
而且如此性感迷人的嗓音,令人很難不去注意。
意識到這點,男人莫名微紅了臉。雖然籠罩在高了半顆頭的青年投下的陰影而不甚明顯,還是被青年察覺到了。
發現了自己聲音的優點,青年輕笑,不客氣地湊近男人耳側低語。
「我想幹老闆。」
 
富有磁性的聲音染著明顯慾望而沙啞,直直侵入男人耳中;像是被青年直接情色地舔過一般起了顫慄,男人光是聽著青年的聲音就覺得腰腿都軟了。
滿意於男人的反應,青年大方伸手將男人摟在懷裡。
「你在胡說什麼……」
「我業績這麼好,值得特別嘉獎吧?」
青年說得男人本來不太認真的推阻也跟著暫停了。
「你業績的確很出色……」
確實,青年的業績足足比第二名還好上一倍不止,這麼優秀的成績,身為老闆實在很難拒絕他的邀賞。
尤其他的聲音這麼撩人情慾。
「老闆……可以吧?」
首席業務彎起膝蓋蹭了蹭老闆腿間,嗓音嘶啞誘人。
「……我不反對。」腿間被蹭硬的男人只好別過頭,隨口應允了。
 
=待續=

〈拍鈣片的男人們〉節錄
 
小幸是個同性戀,但他不確定自己是否天生就是。
他出生在中南部的鄉下,母親是工廠老闆外遇的私生女,很不受元配與婚生子女待見,因此形成了寡言悶沉的個性。一直到就學時期,她雖然稱不上出色,卻至少乖巧,即使跟家人相處上互動不多,起碼也沒有闖過什麼大禍。
因為不善交際而總是獨來獨往的她,從小就是沒有同學或兄弟姊妹結伴,獨自一人上下學。高中的某個傍晚,就在她獨自走過田間鐵皮工廠中的無人小徑時,她被強暴了。
對方是附近不學無術的工廠小開,被指認時堅稱兩人在交往,然而她並不認識他;後來言語間又埋怨她衣著暴露走去人煙稀少的地方、故意引誘他犯罪,但她只是照規矩穿著學校統一發放、質料差勁的薄襯衫,跟一定要膝上十公分的百褶裙。
後來她被發現懷孕了,對方家庭才嚷嚷著願意負責娶她,就是不准報警;她的父母覺得私生女被強暴懷孕很丟臉,強制答應婚事,兩方家庭湊了點錢給兩人,喜宴也沒辦,登記完就把兩人趕到其他縣市自生自滅。
從頭到尾都沒有人關心少女本身的想法與意願。
 
就這樣被迫先有後婚的年輕夫妻,在外縣小市鎮落腳,買了一間小房子,男方也找了份勞力工作,幾個月後她順利產下一名男孩,成為專職家庭主婦,就連兩方家長也從漠不關心的冷淡改變和緩了點,紛紛在孩子滿月時送來紅包賀禮。
一夫一妻,頭胎生兒子,夫妻倆的生活看起來正常順利……除了她沒有告訴任何人,她根本不喜歡這個孩子,更從來沒愛過強暴她才成為丈夫的男人。
這個內裡空虛的家庭,很快地就連表面平靜都逐漸崩離。
 
男方在家鄉時就是仗著工廠小開的家境身分,整日不學無術、飲酒作樂;被迫結婚後看似收斂,很快又輕易揮霍家人給的結婚基金,沒多久就開始入不敷出。他先是酗酒,後來迷上賭博,最後染上毒癮,結果入獄後病死牢中。
小幸五歲以前,生父一喝醉就打老婆,打得她將自己的怨恨轉嫁給小孩,三餐有一頓沒一頓,所以直到上小學了、他看起來還是比同齡人瘦小。
開始上學後,小幸的母親開始打工貼補家用,常常忙到不回家,留他在家應付喝酒醉的父親,他便常常挨打。幾年後生父染毒了,脾氣更加暴躁,然後某次吸毒後性侵了他,之後便食髓知味,獸行一直到小幸國中、生父入獄為止。
 
小幸是個長相清秀的男孩子,直到國中了也還是身形纖細,襯著他柔軟安靜的性格,隨著成長越散發出中性美的魅力。
生父第一次壓住小幸的時候,扒光了他的衣服、到處撫摸要確定他是不是女生,插入以後不顧小幸的哭喊一直說著:『你就是女生,女生才會被雞雞插,你也硬了,所以你也喜歡被雞雞插,你就是個淫蕩的女生。』
他每次強姦小幸的時候都要重複類似說詞,像是洗腦兒子、也催眠自己,等小幸高年級以後,甚至會逼他穿著女生衣服被上。
差不多這時候,生父為了交換毒品,還會把小幸推給毒販獻身,有時候還跟毒販一起幹他。
這一切,小幸生母都知情,卻放任。
不討喜的兒子淪為犧牲品以後,她被毆打的時間就遽減了,男人入獄前不久、她就跟毒販私奔跑了,從此消失在小幸的生命中。
 
後來,形同孤兒的小幸,被阿姨一家收留了。
阿姨對這個不名譽妹妹被強暴而生的兒子不甚喜愛,卻維持著小幸日常的食衣住行所需、替他收拾出基本乾淨整潔的衣著外表,在小鎮鄰居間倒博得了美名。
姨丈則對小幸表現出極大的關愛,視他為兒子,讓他叫自己「爸爸」,夫妻倆收留可憐親戚留下的受虐兒、視如己出,一時在地方上傳為美談。
小幸在這個家裡至少擁有了不會餓著自己的母親、有個和藹的父親,還多了個沉穩寡言的哥哥,生活比起以前好得看似在天堂。
直到三個月後新父親趁夜摸上了他的床。
小幸才知道,他離天堂其實還很遠。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