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魔女】

關於部落格
十四虹的創作自耕農社團
黑子無節操本都出了以後好像沒有什麼不能萌的了(?
  • 509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新社員】戀愛與感冒都是期間限定

*個人前置設定是眾人雖然上不同大學、但是一起分層承租一整棟老吾家自有的豪華公寓
 
戀愛與感冒都是期間限定
 
「小八,我怎麼覺得……三三最近很浮躁的感覺啊?他不是天塌下來都依舊冷靜穩重的人嗎?超完美的執事什麼。」
「就是啊,活像是計算女朋友安全期到了沒的男人一樣,真是看不下去……小安你幹嘛這樣看著我?」
「不,我在想,妳怎麼能形容得這麼靈活靈現……妳不是沒有這種困擾嗎—」
安啟凡推推眼鏡、老實回答,在師葉月準備提出抗議前,本來默不作聲的裴世廣突然淡淡開口。
「夏天到了吧。」
他順手把玩手中的吉他刷出清亮的和弦。
隨之的一陣靜默中,小安與小八兩人於是頓悟……
「對吼,每年固定的那個……」
「一年一次的……」
阿廣再次刷過和弦,以表附和。
 
綽號老吾的都衍吾,每年夏天都會感冒。
然後等他感冒完,就會完全忘記發生過什麼事。
這是一票好友都知道的事,大概也是完美執事顧培三每年最期盼的日子。
而且這個日子,常常,大約在七夕。
 
*     *      *
 
都已經是夏末了,天氣還是一樣熱人,像是暑假永遠不會結束似的。
而對於幾個剛畢業的年輕人來說,那怕只是名義上最後的暑假,其實是該差不多結束了。
一眨眼大家都順利從大學畢業了,接下來等兵單的等兵單、準備求職的準備求職、等留學的等留學,老吾、三三、小安、阿廣、小八、莉莉絲幾個好友群聚一堂喝小酒亂聊天,聊過去、聊夢想、聊未來,難免感嘆。
因為連大學四年都住在同一棟(豪華)公寓裡,眾人總有種青春歡樂的校園社團生活永遠不會結束的錯覺。
但確實總有些事情會結束的。
 
雖然當初老吾用錢把讀大學的大家也聚集在一起,但包括三三在內的所有人都很訝異,即使到了分離在即的當下,向來「純真」的老吾竟然沒有講出用錢把大家都塞進自己公司、真正一輩子在一起的這種孩子氣發言。
「幹嘛,我是那種腦殘土豪嗎?我才不會這麼沒常識哩!」老吾瞪大眼,鼓著因為酒精泛紅的雙頰忿忿抗議。「我們家公司這麼難應徵,我哪有權利隨便塞人走後門啊!我才不會拿家族事業開玩笑好嘛!」
然後在大家不可置信的眼神裡,老吾才抓抓頭髮小聲補充。
「而且我才不要變成大家的老闆勒……我想要一輩子的朋友,才不是一輩子的員工……」
總是最孩子氣又最幼稚的都家富二代,現在越常會講出這種像是男子漢的發言了,總是聽得大家一陣驚嚇、驚悚,又不禁感動。
「噗……真是敢講欸你!」阿廣率先伸手就是往老吾頭上一陣亂揉。
「靠北裴世廣你衝三小啦!」
「老吾真是很會語出驚人耶。」小安笑到眼角出淚。「但這次就算你開掛直接免試錄取,我們也不一定都想去你家公司啦!」
「就是啊!」小八也笑到捶桌子。「要我把老吾當老闆、太難了啦!自尊心會受創……啊,三三,我不是針對你!」
小八連忙向一直在旁邊微笑倒啤酒的青年解釋。
「畢竟你和老吾的情況比較特殊,我想他維持當你一輩子的老闆比較好。」
「對啊!沒有三三照顧,老吾真的很讓人擔心耶!」小安嚴正附和。「會不會自己踩到褲管跌倒什麼……噗哈哈!」
「喂!!」
隨著老吾朝著小安的惱羞一撲,大家又嬉鬧成一團。顧培三依然微笑著隨伺一旁,內心卻不免苦笑。
 
是啊,因為他是都家的執事。
依照兩個家族的傳統,老吾確實會一輩子都是他的老闆吧!
而且所有人、每個朋友都這麼想,都這麼認定
他們會是一輩子的老闆與執事……
真的,一輩子嗎?
 
雖然老吾說過,他與三三不只是老闆和執事的關係。
還是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兄弟,會一輩子不分開。
但顧培三最近偶爾開始會認真地想……
或許,他不是真的,想把都衍吾當成一輩子的老闆。
雖然他還是想一輩子跟在老吾身旁,但是他其實想把他當成……
 
「欸,老吾趴桌了耶?」莉莉絲的驚呼將三三的思緒拉回現實。「哇喔,臉超級紅的—」
「蛤?不是這傢伙提議出社會前先來挑戰喝酒的嘛,這麼沒擋頭!」小八伸手在老吾眼前晃動。「欸!數得出來嗎?你欠我幾千?—」
「小八,謝謝妳費神讓老闆動腦,但我想他是真的醉了,不需要再測試。」三三上前挪開老吾拿著啤酒罐的手,順手一肩扛過他的手臂、另手摟腰,熟練支起老吾無力的身軀。「另外老闆上周末跟小八借的五十塊,剛才買酒的時候已經還妳了,也許妳忘記了。」
「欸小安你聽到了嗎,連五十塊都記得這麼清楚,果然是不讓主人吃虧的完美執事—」
「小八妳一凹就想要五千,誰會記不清楚啊……」
身後損友們的笑聲話語已遠,三三好笑嘆氣。
計算著已經到了無人注意之處,顧培三手一放、一勾,直接將自家老闆打橫抱起往臥室走去。
 
盥洗、刷牙、洗臉、漱口、更衣,三三將自家老闆順利安撫上床,動作洗鍊、一氣呵成,展現出從小做到大的熟練。
替老吾蓋好棉被,顧培三伸手探過他微沁著汗的額頭,從掌心傳來的熱度確定他不僅是醉酒,還發起低燒了。
如果是一個盡責的執事,應該要檢討探究竟是日常的哪個環節造成老闆的身體欠安:是因為晚上喝的啤酒太冰?沒關窗戶吹進的風太大?穿著背心就頂著太陽去採購、又滿身汗衝進冷氣房所以著涼?
顧培三沒忘記這些細節,也知道自己不加阻止的旁觀是如何疏忽失職。
但只有在夏天,只有在這麼特定幾天,顧培三會帶著罪惡感保留幾分私心,對於失職的結果有絲期待。
於是他放任老闆喝酒,由著少年第一次喝啤酒就好幾種不同口味輪著來、順利醉倒。而且恰好發起燒。
醉酒碰上低燒,機會太難得。
所以顧培三捨不得關燈,坐在床頭就這麼凝視著少年的睡容,目光執著、虔誠,還有毫不掩飾的溫柔。
如果是清醒的都衍吾一定會抗拒這樣的眼神與沉默、漲紅臉炸毛抗議吧!但現在他醉得意識昏沉、無從察覺……雖然老吾挑戰喝酒前嚷嚷著要鍛鍊出成功總裁的酒量,但似乎也只從一包酒糖巧克力、進展到一罐啤酒的等級而已。
想念起一度瀰漫唇齒間的橘子味,三三回味著久遠的酸澀、難忘的甜美……那份甘甜來自於橘子口味,更來自記憶深處的私藏獨享……
「衍吾……」
低聲地,輕輕地,不禁呢喃起他的名字。
 
雖然早就被少年要求過了,不能叫他老闆,更進一步被要求過,叫他的名字。
三三還是只敢叫他「老吾」。
唯有每年這個時候,穩重的執事才敢踰矩一次,真正叫出這個珍惜心底的名字。
只有趁著他不會記得的時候。
 
熟睡的少年沒有回應,張著嘴的睡容怎麼看都不像要準備出社會的人,卻符合至今仍相信有聖誕老人的這般天真。
雖然友人們對此深感憂心,顧培三卻寧可老吾永遠相信,這個世界有聖誕老人。
因為只要如此,他就永遠是被需要依賴的完美執事。
所以他心底總是有這麼一塊,忍不住自私祈禱,他的老闆可以永遠這麼孩子氣、任性、或是幼稚下去。
他才能在身旁繼續合理照顧他。
然而,別說孩子氣的老吾早已不知不覺有了成熟的一面,大學畢業也已經不是社會能容忍孩子氣的現實界線了,更別說他將來要走上的企業繼承人之路。
還有身為都家男丁,傳宗接代、延續家族薪火的責任……
 
思緒越繞越深遠,青年不禁心頭絞痛難耐。
他回憶起那個滿天星光的夏夜、思念起那天嚐到的巧克力的甜,那天留在口中的餘韻,其實是可可混雜酒精的苦澀。
他不是沒想像過這個傻呼呼的男孩有一天成為男人,他甚至可以篤定等他牽著新娘踏上紅毯的那天、旁邊的伴郎一定非自己莫屬(好吧也許可能還有阿廣跟小安,老吾一定不嫌伴郎多);他還能描繪出等老吾的兒子出生、自己從超完美執事變成超完美保母的畫面……
他都想像得出來,所以他知道
身為執事的自己,雖然可以一直留在他身邊,但是……每年夏天短短專屬於他的任性日子,恐怕已經所剩不多了吧。
 
種種情緒瞬時湧出,顧培三糾起眉頭,隱忍著、小心著俯下身,悄悄與熟睡的少年額頭相抵。
都衍吾不知何時闔上了嘴,三三伸指輕柔抹去他唇角的口水痕跡,接著用更輕柔的、彷彿微風拂過的力道,朝著那唇輕輕一吻。
 
一如記憶裡的柔軟觸感。
柔軟得幾乎融化了顧培三的心。
或者應該說,對著自家傻呼呼的老闆,三三的心大概從來就硬不起來過。
看著少年天真的睡臉,三三幾次握拳忍住撫過他頭髮的衝動、不敢打擾一片安詳的夢境,鬆開眉頭,他凝視著都衍吾的眼神溫柔得幾乎出水。
然而就在這樣靜謐永恆、心中的情感都融化的當下,顧培三卻尷尬察覺,身體的某個部分硬了。
一向完美的執事,覺得理智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戰。
 
顧培三是執事,都衍吾是老闆。
他不應對主人做出帶有邪念的行為……至少不可以當著主人的面做。
但是,現在夜色這麼美好、氣氛這麼靜謐,某人正醉到昏迷不會醒來、醒來也因為感冒不會記得……
雖然顧培三真心覺得這樣對老闆很冒犯。趁著老闆睡著、對著真人的臉在旁就地自己解決什麼的……簡直就是玷汙他純真又孩子氣的笑容。
但是每年僅此一次任性的日子、可能也沒幾次了。少年已經大學畢業了,他的未來會有一份既定的人生藍圖
反正,熟睡的少年不會看到、也不會記得……
而且三三想到自己晚上也有跟著喝了一點酒。
還是老吾親手灌的,說要幫總裁祕書練酒量。
所以,自制力、思考力都因為酒精有些遲緩,也是沒辦法的。
給自己找到開脫的理由後,顧培三紓眉、苦笑,深深吐氣,小心挪動身體、想要退到離床不遠處的茶几上
結果手才剛放到褲檔處,老吾就醒了。
而且一醒來,視線就對著三三褲檔處明顯的隆起。
 
「……」
「……」
「呃……那個……老闆、我……」
三三尷尬地下意識彎腰遮掩、挪動腳步想後退,更尷尬的是下身令人尷尬的泉源歷經驚嚇以後竟然沒有退縮,讓他想找藉口辯解都無法。
而老吾不知道是因為喝醉、還是因為發燒、或是因為驚嚇而呆滯,只是愣愣盯著自家執事的褲檔、以及遮掩在褲檔上欲蓋彌彰的手,再抬頭盯著本人看。
等顧培三受不了沉默準備告辭逃離時,都衍吾才像腦袋終於轉過來、瞬間恍然的樣子,張大眼睛。
「三三你……你、那個……你的小三—」
「老闆,請不要使用令人誤會的字眼。」顧培三嘴角抽動。
「總之那個……欸你……勃起了?」
 
三三感覺世界瞬間就安靜了。
然後接著就心中的世界就核爆了。
 
「是的、老闆!別擔心、只是生理現象而已!請容我暫時告退—」
「欸三三!」
故作鎮定、猛然起身的三三被一把抓住手,老吾一臉詫異地認真發問。
「你對著我勃起了?」
 
瞬間世界又安靜了,但三三卻腦袋一片轟隆響,心跳聲震耳欲聾。
揪緊眉頭,顧培三深深做了個呼吸,這才抬頭對上都衍吾的視線。
「是的。」
牙一咬,他緩緩點頭,低聲開口。
「老闆……老吾,你會覺得我噁心嗎?」
 
老吾又愣住了,他默默看了看自家執事的褲檔、遮掩在褲檔上的手,再抬頭盯著本人看,盯得顧培三又渾身發麻、故作鎮定掙脫被抓緊的手,退身又想離去。都衍吾反射性伸手一抓,這次抓到的是……三三家居褲褲頭的綁繩。
這一扯、一拉,寬鬆的家居褲跟內褲頓時被拉下一截,露出了原先隱藏在布料底下的隆起物真面目。
 
顧培三覺得世界瞬間就毀滅了。
自家老闆沉默的視線跟焦點讓向來沉穩的執事感到畢生前所未有的驚慌失措與難堪,又在各種因素下不敢貿然抽身,只能就這麼由著老吾像個好奇寶寶一樣打量自己的私處,而且看得一副興致盎然、點頭稱好,越看越……高興?
在三三覺得腦中一片混亂絕望驚悚的混沌暴雨中,老吾說出了宛如天雷閃電的勁爆發言。
「哈、哈哈!因為我搭帳棚,很好啊!」老吾笑得瞇起眼。「三三是我的!一輩子都是我的!全身都是我的!本來就只能為我硬啊!小三,我要給你獎勵!」
吐槽老吾是在對著那裡講話之前、疑惑猜測是不是整句發言有因為酒醉發燒漏字之前,三三先戰戰兢兢地謹慎發問。
「這是……老闆的命令嗎?」
 
老吾再次愣住,看著三三指指自己、指指他,最後指向被扯下褲頭的部位。
他漲紅著臉豎眉哼氣。
「怎麼可能啊!!哪個老闆會命令員工只能對自己勃起啊!!」
老吾一臉不可思議地抬眼瞪向三三。
「我才不想因為這種事上社會版哩!我才不會變成那種搞職場性騷擾的老闆!我—」
剩下的話還沒說完,便被猛然壓上的雙唇以吻堵住。
索吻的人沒有多餘動作、力道柔緩而強硬,只是僅僅一個呼吸的幾秒時間,便燃得兩人氣息灼熱升溫。
「衍吾。」
對著被吻到暈呼呼、眼神迷茫的老吾,三三低啞開口。
「你一定會是個好老闆的,我對你有信心。你也、絕對、不能對員工下這種命令。」他半跪下身,撥開老吾抓著褲繩的手、捧在手心,深深望著眼前的少年,低沉的聲音溫柔而堅定。
「你只可以……命令我。」
「我說了我不會當這種老闆!就算你是我的執事—」老吾不滿嘟噥。「所以命令是因為—」
「是,我知道。」顧培三將捧住的手順勢交握、貼近唇邊。「我都知道。」
正因為自家老闆的表情太傻氣,所以他沒講清楚的,顧培三都知道了。
 
—所以你知道嗎?
我對你硬,不是因為把你當老闆。
是因為總有些時候,我無法把你當老闆。
—你知道了嗎?
 
「反正你之後又會忘記,所以……」
三三呢喃著,欺身壓上床鋪、果斷掀開某人身上的薄被。
「忘記什麼?三三、等、唔……」
「衍吾—」
再一次強勢掠奪的吻。
唇瓣交疊交融傳遞的熱度,也許來自低燒、來自酒精、來自因慾望升高的體溫。而顧培三已經無意探究了。
 
—反正你會忘記。
忘記我對你做了這樣過分的事,忘記我這樣吻過你。忘記,我這樣深情喊過你的名字。
但是沒關係,我不會忘記。
所以,也許,只有這一晚。
直到你從夏天發燒的孩子體質長大成熟為止、直到我們的身分跟人生真正被區隔分離為止……
我想失去當執事的資格、我想忘記你是老闆。
—我想對你,為所欲為。
 
*     *      *
 
隔天,被日頭曬醒的都衍吾迷迷糊糊醒來。
他的記憶很模糊,只隱約記得昨晚跟死黨們喝酒,然後……好像醉倒了……然後……
然後一轉頭就看到睡在一旁的顧培三。
日光下,青年裸露在薄被外的上半身健壯精悍,光是目視就能感受到軀體下隱含的力量,連同樣身為男性的老吾都不禁著迷地盯著看,然後越看越有疑惑。
「總覺得好像哪裡看過三三這樣性感的裸上身……什麼時候看過的啊?」
而當記憶還在慣例模糊混亂之時,老吾更意識到另一件更重要的事。
 
『阿廣!怎麼辦!三三又發燒了!!』
電話一接通就傳來都衍吾音量過大的激動聲音,裴世廣不得不把手機拿離耳朵遠一點。
「又來了嘛,夏天你發燒完換三三發燒……」阿廣一邊跟小安交換別有深意的眼神,一邊敷衍回應。「只是發燒而已沒有什麼大問題吧……」
『但這次我也還在發燒啊!很怪耶!而且不是喉嚨痛,是腰痛和屁股痛耶—』
阿廣聞言一口豆漿差點噴出來,一旁因為老吾音量大所以被迫不小心聽到的安啟凡也張大眼。
「咳、喔,這樣喔,喔……我知道了,你別慌張,我等下拿藥給你們……」
『我該不會是腸胃炎吧?但是我昨天有拉肚子嗎?我不記得啊! 我雖然每次夏天會感冒但是還沒有這麼嚴重過啊……』話筒那邊的老吾還在滔滔不絕。『所以你要給我什麼藥?』
「你別多問了。」阿廣揉揉眉心阻止老友繼續爆料下去。
「口服跟外用兩種,反正等下你餵三三吃完口服感冒藥, 等他醒來他就會知道怎麼幫你用藥了……不不,口服的不是給你、給三三,反正聽我的—等他醒來自己跟你說—」
好不容易掛掉電話,饒是「用藥」經驗相對豐富的裴世廣也難掩臉紅,倒是旁聽的安啟凡神色自然。
「沒想到三三忍不住啦,真值得慶祝。」小安盯著餐盤上的水煮蛋思考。「要不要幫老吾煮紅雞蛋啊?」
「咳咳……」
小安的語氣太過認真、讓阿廣差點被豆漿嗆到,等氣息順緩下來以後,又莫名感到悵然。
「不過,這也算長大了吧,從小看他幼稚到大……感覺好怪。」阿廣的神情五味雜陳。「但偏偏選感冒的時候嘛,三三這個自虐的傢伙,怎麼這麼衝動……嘖。」
「我想應該不用擔心三三會失落……」知道阿廣在擔心什麼,小安倒是語帶欣喜。「之前那個嘛,前幾週三三去慣例的夏天集訓的時候。」
「喔,這次老吾難得沒有鬧脾氣嘛—」
「老吾跟莉莉絲借了很多『參考書』呢。」
「咳—」阿廣這次真的被豆漿嗆到。「那種『參考書』?」
「對啊,莉莉絲的那種『藏書』嘛。」小安遞上紙巾。
「所以衝不衝動、意外不意外、記得不記得……我想還很難說喔。」
 
裴世廣默默把豆漿喝完,這才繼續回到話題。
「所以……晚上的流星雨應該,他們會一起來看吧?」
「兩個人身體向來都很好,應該可以吧?」小安回應,順手發出『今天別去打擾三三跟老吾,午餐煮稀飯和紅蛋』的訊息給莉莉絲和小八。
「但是確定要邀請他們一起嗎?『光害』太嚴重會看不到流星的喔。」
「別講得只有他們是閃光一樣嘛……」
「新婚的光芒比較強啊。……」
 
大學剛畢業的準總裁都衍吾,每年夏天都會感冒,這是一票好友都知道的事。
然後每年老吾感冒期間、三三到底做了些什麼事……今年,可能,一票好友也要知道了。
至於這群損友們正在熱烈討論煮紅蛋還是紅豆飯的事,三三跟老吾目前還一無所知。
而今年英仙座流星雨的日子,剛好是七夕。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